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0113章:吴德,猝!【求大佬解封】

第0113章:吴德,猝!【求大佬解封】

        顾寒霜没有说话,只是委屈的摇头,然后扑进杨旭的怀里嘤嘤的哭了起来。

        虽然出来工作以后她受到了很多苦,也见过很多形形色色想要占她便宜的人,可被人绑架还是头一遭。

        一想到如果之前不是光哥拼命的阻拦,不是杨旭及时赶到,也许她……

        抱着顾寒霜瑟瑟发抖的娇躯,感受着她内心的害怕,杨旭平静的双眸再次并发出道道寒光。

        “好好休息一下,睡一觉就没事了!”杨旭柔声说道。

        手放在顾寒霜的颈部动脉微微一点,顾寒霜就沉沉的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场面,还是不要让她看到才好。

        见到杨旭后,光哥瞬间兴奋起来,他知道杨旭一定会来,所以他一直咬着牙护在顾寒霜的跟前,他终于等到杨少了。

        “杨少!”光哥激动的从地上爬起,三十多岁的彪悍汉子竟然流出两行泪水。

        “嗯!”杨旭点了点头,弯下腰把光哥搀扶起来,重重的在他肩膀上拍了下:“我欠你个人情!”

        这句话对光哥来说比中了五百万彩票还要开心激动。

        这可是杨少的承诺啊。

        当吴德看到杨旭那张脸时,猛地反应过来。

        这不是在大庆门饭店把自己揍了一顿的那小子吗?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到闯进来!”吴德指着杨旭的鼻子怒骂,似乎还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劲。

        “当初在大庆门饭店,我就应该把你打残!”杨旭目光阴冷的看着吴德。

        如果当初把吴德打残,也许就不会有现在的事了。

        “想打残我?”吴德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起来,“你也不看看你这里是哪里,蛇哥的地盘!”

        “你说的蛇哥是不是这个家伙?”杨旭冷笑两声,对着只能在地下室门口的言城招了招手。

        下一秒,一个浑身鲜血淋漓的家伙被无情的丢到吴德的脚下。

        吴德吓了一大跳。

        定眼一看,当他看到这血人是蛇哥时,吓得啊的叫了声。

        “蛇哥你……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吴德惊讶的有些语无伦次。

        我为什么变成这样不是因为你吗?

        蛇哥眼睛瞪得比牛还大,怨恨的看着吴德,那眼神很不得把吴德给生吃了。

        吴德不傻,看到蛇哥这模样瞬间反应过来。

        双腿直打哆嗦。

        他是真害怕了,蛇哥在自己的地盘上都被人虐待成这样,他算个屁啊?

        他毫不犹豫的冲杨旭跪了下来:“大哥,我错了……真的错了。求求你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我真是被猪油蒙了心,我啥也没干,真的,我碰都没碰过她!”

        吴德是真的怕到了骨子里,哭的像个孩子一样,嘴唇也干裂了,身子不停地颤抖。

        他知道自己完了。

        光哥在一旁看得热血沸腾,杨少就是杨少。

        话都没说敌人就跪下了。

        一看到刚才对自己百般凌辱的蛇哥和吴德像是两条死狗一样跪着,虽然不是跪自己,但还是让光哥感到一阵热血。

        “做错事就要做错事的觉悟!”杨旭说完把手里的刀子丢到吴德面前,“你自我了断吧。”

        吴德吓得魂都飞了,脸上的肥肉都在颤抖。

        自我了断是什么意思?他要杀我?

        一想到死,吴德就连跪着的力气也没有。

        没有人不怕死,越是有钱的人越怕死。

        他们这么努力的挣钱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生活好过,拥有超级多的钞票,搂着别人梦中的女神,开着豪车装逼?

        死了以后就什么没有了。

        “大……大哥,是我有眼无珠,您放过我,我有钱,我有很多很多钱,我把我所有的都钱和我的矿山都给你,求你给我一条生路!”吴德连忙从地上爬起,扬起手对着自己的脸死命的抽。

        一时间巴掌声不停地响起。

        不一会儿他的脸就变成了猪头,但没有杨旭的命令吴德不敢停下。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吴德打死也不敢得罪顾寒霜,就算是给她舔鞋都愿意。

        只要能保命。

        “既然他不想动手,你们谁帮帮他!”杨旭再次缓缓开口。

        这句话对于吴德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像古时候在行刑场上等待的‘杀无赦!’。

        横竖都是死,还不如拼了!

        吴德见没有了生存的希望,恶向胆边生,抓起地上的刀子,嘴里大喝一声朝着杨旭扑了过去。

        谁也没有想到吴德竟然想要鱼死网破,光哥拖着浑身是伤的身子挡在了杨旭的面前。

        眼看刀子即将扎入他的心脏,也不知道哪来的一张椅子突然狠狠地砸在吴德的脑袋上。

        “砰!”

        被椅子砸中,吴德当即趴到了地上,脑袋上满是鲜血,趴在地上不停地哀嚎。

        更让他震惊的是,这个砸凳子的人不是别人,正是蛇哥。

        蛇哥气喘吁吁的放下凳子,双腿一软瘫倒在地,也顾不上疼痛,跪在杨旭的面前,指着吴德道:“杨少,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个家伙策划的,也是他跟我忽悠我这么干的,如果我知道顾寒霜是您老婆,给我一万个胆子我也不敢啊!这件事情真的跟我没关系,求杨少放我一条生路。”

        此时已经不再是讲义气的时候,谁也不想死,蛇哥只能尽可能保全自己,把所有的责任都往吴德身上推。

        对于蛇哥这样的人,杨旭没有丝毫好感。

        他淡淡的道:“小光,你刚才被打的这么惨,想要报仇就去吧!”

        光哥很心动,但却只能强行压制这内心的躁动。

        毕竟此时不是他做主,而且他也相信是个和吴德的下场好不到哪儿去。

        “还是交给杨少处置吧!”光哥咧了咧嘴,道。

        杨旭满意的点点头,接着把目光投向蛇哥和吴德。

        “既然你们两个都想活,那就看你们自己的本事了,谁把对方干趴下,他就能活!”

        杨旭话音刚落,蛇哥再次毫不犹豫地拿起地上的椅子挥舞着朝着吴德的脑袋砸去,这一次的力道比刚才还要重好几倍。

        但此时吴德也反应过来了,嘴里骂了声快速的往旁边翻滚了几圈,躲过了这致命一击。

        指着蛇哥骂骂咧咧的道:“你居然想弄死我?我平时给你这么多钱,真是喂了狗!”

        蛇哥阴冷的笑了两声,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恶狠狠的道。

        “给我钱?老子平时帮你做了个多少事情?你矿里出了这么多事那件事不是我帮你摆平?前两年隔壁县城的想要来抢矿,老子可是为了你损失了两个手下,还有,上次你强、暴女大学生那件事,也是我帮你威胁她家里人,不然你早就坐牢了!”

        “呸!”

        吴德吐了口唾沫,飞快的从地上捡起刀子,紧紧的握在手里对着蛇哥,冷声道:“你帮过我,老子也帮过你不少,不是我给你钱,你能接触燕老三?老子让你帮我和燕少搭跟线你都不愿意,真是忘恩负义。不过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你买房子金屋藏娇的那个小美人,是我玩剩下的货色。”

        蛇哥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扛着椅子朝着吴德冲了过去:“原来上次老子在她家里发现了一条男士裤子是你这头死肥猪的,我还纳闷老子去哪有这么大一条裤子,既然连我女人都睡,老子弄死你!”

        为了活命,两个人相互揭对方的底,就为了让对方暴怒失去理智,为自己争取活下来的机会。

        尽管蛇哥双脚先前被杨旭用刀扎了好几个血洞,不过他终究是出来混过的,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身手也不错。

        虽然不能和杨旭相提并论,但要收拾一个满脑肥肠的吴德还是可以的。

        拼着被吴德砍了一刀的间隙,他用凳子狠狠的砸在吴德的脑袋上,用折断的凳子腿朝着吴德的脖子扎了进去。

        鲜血,瞬间喷了出来!

        染红了蛇哥的脸。

        吴德惊恐的捂着流血不止的颈部动脉,感觉到生命在一点点的流失。

        他不想死,一点都不想!

        随着死神的来临,吴德缓缓向后倒去,一直到死眼珠子还睁得老大,眷恋的看着这个世界。

        “杨少我……我把他弄死了,是不是可以放我条生路了?”

        蛇哥丢下手里断掉的椅子腿,顾不上身上传来的剧痛,像条狗一样匍匐在杨旭的脚前,眼中写满了对生的渴求。

        “杀人可是犯法的,跟我有什么关系?”杨旭轻蔑的看了蛇哥一眼,对着发愣的言城道:“还不报警?现在可是出人命了!”

        言城从愣神中回过神来,先是惊恐万分的看了杨旭一眼,这才拿出手机报警。

        同时心里也在暗暗发誓,杨旭这人得罪不得。

        就算做不成朋友也不要做敌人,太可怕了。

        以后一定要抱紧杨旭这大腿才行,他可不想成为第二个吴德或者蛇哥。

        听到警笛声越来越近,蛇哥一脸绝望的瘫坐在地,双眼空洞洞的。

        他完了。

        光凭着他这些年所做的事情,枪毙一百次都不够的。

        这一切,都因为一个女人,把他这些年辛苦打拼下来的基业全都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