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00104章:嚣张的蛇哥【感谢大伙解封】

第00104章:嚣张的蛇哥【感谢大伙解封】

        静!

        周围的空气仿佛在一瞬间凝固了。

        顾寒霜不知道是开心还是难过,或者是愤怒?

        开心的是包厢里的人并不是杨旭,难过的是她捉奸捉到了自己的父亲顾得友身上,然而这一切的缘由都是因为范宏。

        范宏也愣住了,张大嘴巴傻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这杨旭怎么就变成了顾寒霜的老爸了?这里是大庆门03号包厢没错啊。

        “寒霜你听我解释,寒霜!”范宏急得头上的汗珠哗啦啦的往下淌。

        顾寒霜冷冷的瞪了他一眼,关上包厢门,毕竟顾得友和那个女人还有些衣冠不整,万一被人看到这名声不好。

        出了包厢以后,顾寒霜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杨旭。

        “杨旭,你到底在哪?”

        “我在医院啊,怎么了?”杨旭虽然疑惑,但还是老实交代。

        医院?

        “那刚才和你说话的那个女人是谁?就是刚才我给你打电话时,有个女人跟你说话。”顾寒霜更疑惑了。

        “噢,刚才那个是催我交费的护士。”杨旭也没有隐瞒,把那天在紫金阁和今天的事情交待了一遍,包括他送张碧桐来医院的事情。

        “寒霜你是不是生气了?如果是的话我现在就回去。”说完杨旭紧张兮兮的道。

        “不用,你先忙你的,我这里还有事我先挂了。”顾寒霜柔声道。

        当她挂上电话看向范宏时,眼中的柔情已经完全被愤怒和失望所代替。

        一想到范宏费尽心思的拆散她和杨旭,顾寒霜内心的怒火怎么都压制不住。

        如果最后不是杨旭打昏了张碧桐,那么自己赶来之后岂不是误会了杨旭?

        想到愤怒的地方,顾寒霜扬起手狠狠一巴掌打在范宏的脸上。

        “你太恶毒了,从今以后我们不再是朋友,现在你给我滚!”顾寒霜眼中冒出熊熊怒火,指着走廊的尽头对着范宏吼。

        范宏嘴皮子上下哆嗦了两下,看样子像是有话要为自己辩解,不过最后却只能淡淡的说:“寒霜,我是真的爱你,杨旭配不上你的。”

        “杨旭配不上,你这种阴险恶毒的小人就能配的上了?你让我感到恶心!”顾寒霜很想用一万种恶毒的语言去辱骂他。

        范宏没有在说话,低着头有些垂头丧气的离开了大庆门饭店。

        只是打死他都不明白,为什么杨旭会变成了顾得友,而且表姐的电话还打不通。

        在范宏离开之后,03号包厢门再次打开,顾得友和那个女人鬼鬼祟祟的走了出来。

        看到顾寒霜就站在包厢门外边,顾得友脸上出现极度尴尬的表情。

        “女儿啊,今天这事情你看……”顾得友满脸羞红,支支吾吾的有话都说不清楚。

        在顾寒霜面前他一直都充当一个好父亲,至少所有的形象都是正面的,可今天和小情人约会却被女儿给撞见,他恨不得在地上挖个地洞钻进去。

        “爸,我没想到你竟然会做出这种事!”顾寒霜深吸口气,冷冷的看了一眼顾得友身旁的女人。

        “其实爸,爸也是被逼无奈啊,爸知道错了,真的知道错了!”顾得友满脸愧疚的道,说完他又看了一眼身旁的女人,用眼神示意她先离开。

        “爸,难不成找女人也是被逼无奈吗?”顾寒霜冷笑,为什么每个男人找女人给会给自己找个冠冕弹簧的借口呢?

        “我发誓,我这真的只是第二次。”被自己女儿嘲讽,顾得友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说说你和那个女人的事吧。”顾寒霜头疼的揉着太阳穴,操心完老公,又要操心父亲,真够累的。

        “你也知道你妈那个人,喜欢攀比,嘴巴臭,脾气大。只要有一点不顺心的事情就破口大骂,就连我也不例外,爸毕竟是个男人不是?也要面子,你妈当街骂我的时候不少吧?我出去和老朋友见个面,人家抽的啥烟?几十上百一包的,我不是想和人攀比,而是我抽几块钱的烟,根本就拿不出手啊。而这个时候小丽出现了,看到她我仿佛年轻了二十几岁,她对我的关怀是你妈给不了的。”

        顾得友连连哀叹。

        “可是……可是你也不能做对不起妈的事啊!”顾寒霜叹了口气,也没有先前这么愤怒了。

        说到底,杨旭和顾得友一样,如果不是刘霞看不起杨旭一口一个废物的叫,也许就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是,是爸糊涂!”

        顾得友拿起酒杯喝了口闷酒,眼睛都有些发红,脸上满是悔恨之色。

        “寒霜你放心,我今天就和小丽那个女人断绝关系,你千万不能告诉你妈啊,要不然,要不然她发起疯来你爸可就完了。”

        “你……你真的会和那个女人断绝联系?”顾寒霜轻声问。

        对方是她的父亲,她能说什么?

        “真的,我发誓,我一定会和她断绝来往的!”见顾寒霜松口,顾得友赶紧竖起三根手指发誓。

        “爸,你先回去吧,我不会告诉妈的,我想一个人静静。”顾寒霜摆了摆手,感觉脑子乱成一团。

        任谁碰到这事都不会好受。

        “那寒霜我就先走了,你早点回家。”顾得友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女儿,走出了包厢。

        ……

        大庆门饭店外。

        已经聚集了十多个体型健硕的男人,唯独领头的那人身材比较矮小,只有一米五左右。

        他脸色有些苍白,眼睛深深的凹陷进去,一看就是个被酒色掏空身体的家伙。

        身上穿着一身不合体的西装,看起来就像是小朋友偷穿了大人的西服,嘴上还叼着根香烟。

        看到路边有美女走过时,倒三角的眼睛时不时闪过一抹贪婪之色。

        “蛇哥,打我的那小子就在里边!”吴德指着大庆门饭店对着那倒三角眼道。

        “行,你吴老板的事情就是我啊蛇的事,兄弟们走,去给吴老板找回场子!”蛇哥把掉在嘴里的香烟吐了出来,双手插在口袋里一摇一摆的走向饭店。

        看到蛇哥一伙人气势汹汹的走进饭店,领班吓了一跳,但还是笑着迎了上来。

        “哟,这不是蛇哥吗?今天来照顾小弟的生意啊。”

        经理说完对着一旁发愣的服务员吼:“还可愣着干什么,没看到蛇哥来了吗?赶紧给几个大哥找个安静的包厢。”

        “今天不吃饭,我就是想来你这里找个朋友!”蛇哥斜着眼睛看了经理一眼,阴沉沉的道。

        “不知道哪个不懂事的家伙招惹了蛇哥,要不蛇哥你在外边等等,我帮你把他叫出来。”经理讨好的道。

        有客人在他饭店吃饭,他怎么可能把蛇哥放进去找人?要是客人出了事以后谁还敢来他这消费?

        “老子是你能指手画脚的?老子就要进去找,咋的?”蛇哥踮起脚尖一手拧住经理的耳朵,不屑的吼。

        蛇哥身高不到一米五,可是经理有一米七五的个子,此时却被矮他好几截的蛇哥拧着耳朵,场面看起来有些喜剧。

        不过在场的人多多少少听说过蛇哥,谁也不敢笑出声。

        “蛇哥,疼……疼!”经理脸都疼成了猪肝色,豆大的汗珠顺着脑门往下淌。

        “疼?”蛇哥脸上露出个阴沉沉的笑容,再次用力旋转耳朵:“现在还干拦着我不?”

        再看经理的耳朵,已经开始有血丝渗透出来。

        “蛇哥,可这是……是光哥罩着的场子!”经理疼的都快哭了。

        “就是那个大光头?咋了?用一个死秃驴压我是吧,我让你压我,压我!”

        蛇哥突然暴起,一只手拧着经理的耳朵,抬起手不停地抽着经理的巴掌。

        周围吃饭的客人都吓了一大跳,不少胆子小的女性都惊恐的叫出声。

        至于有两个饭店的保安更是缩在墙角仿佛没看到。

        见经理脸都被打成猪头,蛇哥才嫌弃的扔开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大步朝着03号包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