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0099章:燕家老三【求解封】

第0099章:燕家老三【求解封】

        言城坐在宽大的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认真的看着手上的财经报。

        这是他多年以来的习惯,就算再忙他都会抽出两个小时的时间看看各种商业动向。

        尽管他喜欢玩车,不过对于商业知识他却不敢拉下。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三声火急火燎的敲门声。

        言城眉头微皱,知道他习惯的人这个时候不应该有人来打扰他才对。

        “进来!”言城放下财经报,沉声道。

        进来的是光哥。

        他似乎有什么急事,光溜溜的脑门上全都是汗珠,看起来更是油光发亮。

        “小光,什么事?”看到是光哥,言城脸上也露出个笑容。

        “言少不好了,小白……小白被人给废了!”光哥喘的上气不接下气,他刚才太着急连电梯都没等,一口气冲上28楼,差点没断气。

        “小白是谁啊?你情人?”言城拿起桌上的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

        这茶是从老爸言厚德哪里克扣下来的,听说是武夷山正中的大红袍,味道苦涩中带着丝丝甘甜。

        当茶水顺着舌尖划过喉咙,给人一种清宁的感觉。

        “小白就是狂飙车神,昨晚被人废了!”光哥赶紧解释。

        “噗!”言城还没喝进肚子里的茶水瞬间喷了出来,难以自信的看着光哥问:“你刚才说啥,狂飙车神被人废了?”

        这狂飙车神可是他现在的宝贝,要是被废了,拿谁燕老三的人比赛?

        “对啊,现在小白还在医院里接受治疗,我问过医生说他的手已经废了,手都成了一堆烂肉,根本接不起来,就算能恢复以后也不可能开车了。”光哥重重的叹了口气。

        要知道这一次的比赛至关重要,要是输了言城在请流失的地位可能很堪忧。

        而且双方都已经下注了,光是外盘的赌注就达到了好几百万,至于这言城和燕老三下的赌注,直接是一公司一年的销售!

        “操!”言城暴怒的把茶杯重重的砸在地上,破口大骂。

        “肯定是燕老三的人做的。”

        越想言城就越生气,这燕老三实在是太不讲江湖道义了,居然对自己的车手下手。

        “可是言少,我听说是因为昨天晚上在超时空量贩ktv,是小白先调戏了别人的女人,所以才被废掉的,会不会跟燕老三无关?”光哥疑惑地问。

        言城气的胸膛不停地起伏,冷笑道:“这不过是障眼法罢了,不然的话为什么偏偏的把他的手给打断?”

        光哥心想也是这个道理,接着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弯下腰对言城道歉。

        “言少,对不起!”

        “小光,你好端端的跟我道歉干嘛?”言城一头雾水。

        “是这样的,我怀疑这一次小白被打断手,是因为上次我在地下停车场碰到了跟着燕老三混的李耀,而且还逼迫他拍了一些照片。”

        光哥说完从身上拿出一个u盘递给言城。

        当言城打开入盘里的内容时,眼睛瞬间瞪得比牛都大,接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小光你……你这爱好还真是特殊啊!”言城不由得倒吸口冷气,要是这一份光盘流出出去,李耀还有脸做人吗?

        李耀是燕老三的走狗,都说打狗也要看主人,想必燕老三知道李耀拍了这些刺激的照片,脸色一定很精彩吧?

        而且据说燕老三还有一些特殊的爱好,这李耀指不定就是他的小情人,一旦他看到自己这小情人拍了这种照片,估计能气疯过去。

        “言少,既然燕老三做出这种事情,我们要不要把这视频的内容公布出去?”光哥想了会儿询问道。

        “暂时不用,不过可以单独发给燕老三,让他好好欣赏欣赏,顺便给他提个醒,让他把打了小白的人教出来!”言城沉思了会儿才缓缓说道。

        说完不等光哥开口,言城继续说道。

        “你现在马上给我去重新找一个车手回来,然后调查一下打断小白手的那家伙,都说打狗也要看主人,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子把老子的财神爷给打了!”

        “是!”光哥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等下!”言城突然喊道。

        “言少,还有什么要吩咐?”

        “既然他们先对我们的人动手,你亲自带两个人去找燕老三的车手,把他给我废了,他做初一我做十五,既然他先不仁也不要怪我不义了!”

        言城说到最后眼中已经闪烁着浓浓的杀气。

        ……

        同时,艾薇尼私立医院的高级病房。

        全身被纱布包裹成木乃伊的李耀躺在病床上,脸上写满了痛苦的神色。

        那天被光哥拍完羞辱的照片之后又被暴打了一顿,直接把他给打住院了。

        在病床的另外一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二十多岁上下的年轻人。

        这年轻人长得很俊秀,穿着一身剪裁得体的西装,留着碎发。

        刘海微微遮住眼眸,脸色白的有些清冷,让他看起来显得有些阴柔,那细长的眼睛时不时的闪过一抹阴狠的光芒。

        在他的身后还站着两个孔武有力的黑衣保镖,从他们那高高鼓起的太阳穴和手腕虎口上的老茧能看出,这两人是个练家子。

        这年轻人正是燕家的燕老三,据说是燕家未来的继承人,也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因狠角色。

        在清流市被人成为恶狼,只要惹到他,只有死路一条。

        就算是家人也不能幸免。

        “燕少,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啊。”李耀躺在病床上,脸上写满了委屈和愤怒。

        一想到那天在地下停车场受到的侮辱,他就感觉胸腔里有一团怒火蹭蹭的往上冒。

        “据说言城找来的车手被打断了手,是不是你找人做的?”燕老三从果篮抓起一个苹果,拿着锋利的小刀缓缓转动。

        不一会儿,一个精致的果肉出现在他的手心里。

        “燕少冤枉啊,我都躺在病床上了,我怎么可能叫人动手,虽然我很想报复言城和那个死光头,但是我也知道没有燕少的吩咐,我根本不敢动。”李耀慌忙解释。

        脸色已经白的毫无血色。

        别看燕老三平时对自己很好,还让人二十四小时贴身保护自己,还开了个特护病房。

        但李耀知道,如果燕少真怀疑他,他也就走到尽头了。

        “别紧张,吃个苹果!”燕老三嘴角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把苹果塞到李耀的手中。

        拿着苹果,不知道为什么李耀的心猛地一颤。

        下一秒,一把锋利的刀子抵在了他的喉咙上。

        一股寒气从刀子上传来,李耀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豆大的汗珠顺着脑门滚滚落下,被刀子压着的地方已经起了一圈鸡皮疙瘩。

        “真的不是你?”燕老三细长的眼睛闪烁着骇人的光芒,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燕少,真……真不是我。”李耀动都不敢动,汗水流的更急了。

        燕老三微微眯起眼睛盯了李耀一会儿,才缓缓的抽回刀子,在刀身上已经积累了一小摊的汗珠。

        等燕老三把刀子收回,李耀才长长地松了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燕少,想必言城他们已经怀疑是我们的动手,我们该怎么办?”李耀强忍着发麻的头皮问。

        就在这时,燕老三的手机短信铃声突然响起,是言城发来的几张照片。

        他掏出手机一看,眼睛里顿时爆发出一道浓烈的杀意,但很快就被掩盖住了,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既然怀疑,就让他们更怀疑一点好了!”

        燕老三轻笑两声,拿着刀子在眼前打量着上边的汗珠,接着突然放进嘴里微微一抿。

        闭着眼睛,露出享受的表情,好像是尝到了世界上最美味的清泉。

        病房里没有人敢大口喘气,全都当做没看到。

        “更怀疑一点?”李耀不解。

        燕老三没有说话,拿起刀子挑起李耀病号服的一颗扣子。

        随着刀尖轻轻一挑,扣子向两边弹开。

        身后的两个保镖依旧目不斜视,只不过身子往旁边微微一侧,很巧妙的把病房门口上的窗户挡住了。

        “找个身手麻利的,去医院送送那狂飙车神。”燕老三眼中闪过一抹令人不敢直视的杀意。

        “是!”

        两个保镖点了点头,离开了病房。

        紧接着病房里隐约传来一阵怪异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