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0094章:猎物上钩【感谢承影的解封】

第0094章:猎物上钩【感谢承影的解封】

        “德海!”

        看到丰德海被一酒瓶爆头,顾乐瑶不由得惊呼出声,想要去搀扶起他。

        不过身子却被张威死死的搂住,让她动弹不得。

        虽然说在她看到张威,坐上劳斯莱斯幻影的时候,她也想过如果能谈成这笔生意,勾搭上张威的话,自己是真的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到时候什么顾家的财产在她看来就是个屁。

        不过想归想,可现在当着丰德海的面,她做不到。

        “你……你放开我老婆!”丰德海捂着额头上鲜血,从地上爬起来,怒视着张威。

        难不成有钱人都这么嚣张的吗?还有没有道理可讲了?

        然而张威却忘了在三天之前他和顾乐瑶是怎么欺负顾寒霜的,用孩子威逼顾寒霜交出公司股份,这对顾寒霜来说不一样是无法弥补的伤害吗?

        “既然想和我谈生意,就要拿出诚意来,小美人你说对吗?”张威嚣张的哈哈大笑,把顾乐瑶抱坐在椅子上。

        看到自己女人被人调戏,丰德海是真的怒了,血液蹭蹭的往头上窜。

        “你再不放开我老婆,我弄死你!”丰德海面红脖子粗的拿起一个空酒瓶就要冲上去。

        不过还没跑两步就被张威贴身跟随的保镖控制住,像是拎着小鸡一样拎在半空中,那肥胖的四肢在空中不停地挥舞挣扎,却没任何用处,只能破口大骂。

        “既然不想谈,那就算了。”张威说着有些粗暴的推开顾乐瑶。

        顾乐瑶哎哟一声倒在地上,也顾不上身体的疼痛和照顾丰德海,对着张威道:“张董,我们想谈,想谈。”

        “既然想谈就拿出你们的诚意。”张威脸色冰冷的道。

        诚意!

        顾乐瑶浑身一颤,这所谓的诚意是什么?不就是陪他……

        可丰德海还在一旁看着啊,她怎么能这么做。

        “看你的样子是没有诚意了,那就要顾寒霜来吧!”张威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张董等等,我们谈!”一看张威要离开,顾乐瑶赶紧喊道。

        本来她还拿不定主意,可一听到顾寒霜这三个字,她心内的憎恨的嫉妒就涌上大脑。

        是啊,顾寒霜为什么能拿到幻科公司的股份,为什么能帮丰德海拿到西陇片区的工程,不就是陪人睡吗?

        她能做到自己为什么不可以?

        上次祭拜大爷爷的时候看到顾寒霜开着几百万的玛莎拉蒂顾乐瑶就眼红的不行,发誓总有一天一定要开上更豪华的车,这是最好的机会啊。

        听到顾乐瑶说要谈,丰德海顿时火了。

        “乐瑶你,你居然……”丰德海气的浑身都在颤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

        “张董您等等!”顾乐瑶站起身对着张威露出个妩媚的表情,轻声道。

        “快点,我不习惯等人!”

        张威点点头,那贪婪的目光却在顾乐瑶身上放肆的巡视,一巴掌拍在顾乐瑶的身上,嚣张的哈哈大笑。

        “讨厌!”顾乐瑶嗔怪的白了张威一眼,扭着腰肢走到丰德海跟前把他从地上搀扶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平时让自己感到自豪的女人,此时在丰德海的眼前却无比的厌恶。

        他粗暴的甩开顾乐瑶的手,阴阳怪气的道:“乐瑶啊乐瑶,我没想到你居然是这种女人,我一直知道你爱慕虚弱,没想到你竟然到了这种地步,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老公?”

        最后这句话丰德海几乎是用吼出来的。

        顾乐瑶的脸色也很难看,紧接着一巴掌重重的打在丰德海的脸上,怒喝道:“你有什么资格说我?”

        “你……你敢打我?”丰德海捂着发疼的脸感到不可思议,紧接着是愤怒。

        “我打你是在救你!蠢货!”

        顾乐瑶故作惊恐的看了一眼张威,压低了声音对丰德海道:“难不成你真以为我是顾寒霜那种为了钱陪男人睡觉的贱女人吗?”

        “难道不是吗?”丰德海冷笑不止,都亲眼看到了还能有假?

        “德海,我跟你在一起这么久你说我有没有做过出格的事情,我……我……”说到这,顾乐瑶用力挤出两滴眼泪,眼睛红红的。

        “我都是为了你啊,虽然说二爷爷很看好你,但是你终究不是顾家的男儿,你只是个女婿,我为什么要帮你争取这一次的合同?我为的不还是帮你在顾家争取威信?你想想,我帮你拿到顾寒霜手里的股份,帮你争取西陇片区的工程,我拿到过什么好处吗?”

        说着顾乐瑶竟然低声梗咽起来。

        丰德海原本很生气,可是听顾乐瑶这么一说,好像真是这么一回事。

        但一想到自己的女人即将被别人占有,他内心就不舒服。

        “可……可我也不能让你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啊。大不了我们这一次合同不要了。”丰德海紧紧的拉着顾乐瑶的手。

        “德海,难不成你觉得我不答应,你真的能走出去吗?”顾乐瑶说完看了一眼门口出站着的保镖。

        “难不成他……他威胁你?”丰德海顿时一愣。

        顾乐瑶没有说话,一个劲的抹眼泪。

        一直到丰德海着急不行,她才缓缓说道:“在车上的时候,他已经隐约提示我了,说如果我今晚不陪他,那么我们顾家都会遭到劫难,可能你……你也不会看到明天的太阳。”

        不会看到明天的太阳?

        丰德海脸色顿时惨白的毫无血色。

        看到丰德海吓得浑身瑟瑟发抖,顾乐瑶嘴角不由得向上翘起,但很快就露出无助,可怜的表情。

        “德海,我知道从今以后我就是个不干净的女人,可是为了你不受到伤害,我宁愿牺牲自己,我很想拒绝,可是我真的害怕,顾家就算被毁灭,我也认了,但是我真的害怕你会受伤,在我心里,你才是第一位,可你……你却不理解我,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顾乐瑶说完,嚎啕大哭两声,脑袋想要往桌子撞去。

        “乐瑶!”

        丰德海大吃一惊,赶紧抱住顾乐瑶,深情的道:“你在我心里就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一点都不脏,是我错怪你了,乐瑶,我爱你!”

        顾乐瑶心里长舒口气,总算是摆平了,害老娘流了这么多眼泪。

        看着两个抱头痛哭的女人,张威嘴角扬起一抹邪意的笑容,手伸进口袋里快速的发了一条短讯。

        “杨少,猎物已上钩。”

        看到张威发来的信息,杨旭收起手机,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已经陷入熟睡的顾寒霜,嘴角扬起一抹温暖的笑容。

        寒霜,我不会在让任何人伤害你。

        在过几日,我便给你一个干净的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