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0088章:请开始你的表演【感谢振7591、Zx6e打赏】

第0088章:请开始你的表演【感谢振7591、Zx6e打赏】

        “啪”。

        很响亮的巴掌声在空旷的停车场里响起。

        光哥一个踉跄往前走了几步,感觉到脑袋上火辣辣的疼。

        他送完赛车手的资料给言城后,就到珠宝店买了个钻石戒指准备给小情人。

        谁知道刚来到停车场刚打开车门,装着戒指的盒子就从口袋里掉了出来,戒指也不知道掉哪儿去了。

        他视力不是很好,在车旁边转悠了半天,结果莫名其妙的被人抽了一巴掌。

        光哥摸着火辣辣的脑袋转过头,看到李耀时不由得一愣。

        “看你大爷呢?信不信老子给你开瓢!”李耀气的又是一巴掌拍在光哥的脑门上,骂骂咧咧的。

        光哥的眼神也开始变得阴沉。

        心想上次老子以为你是杨少的朋友,给你打了一顿,你还打上瘾了是吧?

        “打的舒服吗?”光哥摸了摸光亮的脑门,咧开嘴笑。

        “就打你咋了?”

        被光哥那阴沉的眼神盯着,李耀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一想到昨天光哥那赔笑的表情,他胆子就大了几分。

        光哥阴沉的笑了两声,指着他身后道:“你瞅瞅你身后!”

        闻言,李耀转头往后一看,吓得脸瞬间都变形了。

        在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二十多号人,每一个都是彪形大汉,留着小平头,穿着显肌肉的背心,手臂的肌肉鼓鼓的。

        看到他看过来,那二十几个大汉还从后腰拿出匕首在手上把玩。

        在停车场昏暗灯光照射下,寒光闪闪。

        “怎么?仗着人多威胁我?我爸是李奇山!”李耀虽然心里很害怕,但装出一副强硬的态度。

        他知道这些在社会上混的人,都是欺软怕硬的角色,你一旦让他们知道你害怕,那你就算是求饶也没用,一定要装出高不可攀,深不可测的模样才行。

        “哎哟,原来是李奇山的公子!”光哥突然装出一副怕怕的样子,眼神都写满了惊恐。

        “知道就好!”李耀一昂脑袋。

        “啪!”

        一个清脆悦耳的巴掌声响起,李耀的右边脸颊瞬间出现五个通红的手指头印。

        “你敢打我?”李耀瞬间就怒了,一脚踹在光哥的肚子上。

        光哥没想到看到自己身边有这么多人李耀居然还敢动手,一个不留神被踹倒在地。

        “你们还等什么?给我把这个小杂种干趴下!”光哥狼狈的从地上爬起,粗着脖子对着二十多个彪形大汉喊。

        李耀虽然是跆拳道黑带,不过面对这几十个拿着家伙的大汉,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就被干趴下,脑袋被一只脚踩着。

        第二次了!

        今天第二次被人用脚踩在脑袋上了。

        李耀疯狂的挣扎,但换来的却是雨点般的拳头,打他的浑身的骨头像是散架了一般。

        “你们居然敢打我,我爸是李奇山,奇山电子有限公司的李奇山!我要弄死你们,弄死你们!”

        李耀难以自信的怒吼,想要站起身却无能为力,脸上被一只42码的鞋子踩着,除了吃一嘴泥以外并没鸟用,反而还把脸给磨破皮了,火辣辣的疼。

        “李奇山的儿子,我好害怕啊!”

        光哥骂骂咧咧的抓着李耀的头发,强迫他抬起头来,狠狠一巴掌抽了过去,“你爸见到我都要恭恭敬敬的喊一声光哥,你算个什么东西?”

        什么!

        李耀内心的震惊大过于脸上的疼痛,惊诧万分。

        不可能,老爸怎么会对这种不入流的混混毕恭毕敬,这不可能!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昨天被自己羞辱,在听到老爸的名字时,他为什么会对自己道歉!

        “不可能,这不可能!”李耀还是感到难以自信。

        “啪!”

        光哥没有说话,一个耳光把李耀打回了现实。

        也是这一个耳光让他浑身猛地一激灵,脑海中仿佛闪过一道闪电。

        他仿佛想明白了什么。

        难道昨天光哥气势汹汹的要找自己麻烦时突然害怕……

        对,是害怕!

        当时光哥露出的表情好像真的是害怕,而且是在自己说出老爸名字之前就露出来的表情。

        还有言少之所以把自己等人安排进入天字号包厢,还送上价值二十万的名酒,赔礼道歉并不是因为自己是李奇山的儿子?

        是因为包厢里的某一个人?

        对,应该就是这样了。

        毕竟言少已经和燕老三斗的水深火热,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是燕老三派系的,既然知道怎么可能会跟自己道歉?

        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包厢里有谁会让光哥和言少都感到畏惧,害怕到让言少都出来道歉。

        可能打死李耀他都想不通,光哥和言城之所以道歉,并不是因为他爸是李奇山,也不是以为他是燕老三的人,而是因为光哥误认为他是杨旭的朋友!

        在很多年以后,在清流市流传着这么一句话,宁做杨旭友,不作神仙仆!

        “怎么不喊了?”光哥阴沉的看着李耀,用手轻蔑的拍了拍他的脸。

        李耀浑身一震,瞬间就怕了。

        打又打不过,抬出老爸人家根本不怕,说出燕老三的话自己更惨。

        此时除了屈服,李耀别无他法。

        “光……光哥我……我错了。”李耀吓得脸都白了,眼神闪烁着惊恐的光芒。

        “哪儿错了?”光哥饶有兴致的抱着胳膊看着李耀。

        “我……我不应该招惹光哥,有眼无珠不识真佛,求光哥当我是个屁放了我!”李耀可怜巴巴的道。

        “老子可放不出你这种又臭又大的屁。”光哥拍了拍李耀的脸,哈哈大笑起来。

        那群小弟也都笑的合不拢嘴,各种嘲讽声钻入李耀的耳朵,听得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红。

        “还记得我昨天给你表演的酒瓶开瓢吗?”光哥用手摸了摸脑袋,嘿嘿一笑。

        看到光哥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李耀吓得背后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你想干什么?”李耀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不想干什么,就是想让你也给我表演一下!”光哥说完打了个响指。

        很快一个小弟从suv车尾箱里扛出一大箱的核桃。

        “酒瓶没有,我是个斯文人自然不会对你用这么暴力的手段,这样吧,你把这箱核桃用脑袋砸开,这事就算过去了。”

        光哥翘着二郎腿坐在打开的车尾箱上,冷笑道。

        用……用脑袋砸开核桃?

        李耀双腿都在打颤,这核桃普通人有时候一脚都不可能踩碎,更何况用脑袋砸?

        “光……光哥,这会死人的!”李耀吓得魂都飞了,牙关都在咯咯作响,声音更是颤抖的都有点走音。

        “昨天让我用酒瓶子爆头的时候你咋怕我死?难不成你的命比我还要珍贵?你看不起我?”光哥随手拿起一个核桃朝着李耀扔了过去。

        ‘咣’的一下,核桃重重的砸在李耀脑门上,疼得他眼冒金星,眼泪都出来了。

        反观那个核桃,连一条裂缝都没有。

        “行了,我也没时间跟你啰嗦!”光哥摸了摸脑袋,点上支香烟,对着身后两个手下招呼道:“既然他不行,你们帮帮他!”

        两个彪形大汉阴笑着拿起核桃,丝毫没有手软的对着李耀头上砸。

        一声堪比杀猪的惨叫响起。

        那两个彪形大汉却仿佛没有听到,越砸越过瘾。

        鲜血像是不要钱似的顺着李耀的脑门往下流。

        这帮人下手很有分寸,专门往李耀脑门最硬的地方砸,除了痛以外,想昏死过去都不可能。

        只砸了三四个,李耀就扛不住了,鼻涕眼泪都下来了,哪里还要偏偏公子哥的风范?

        李耀从小娇生惯养,啥时候受到过这种罪啊?

        “光哥我真的错了,在玩下去要死人了。”李耀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虽然被两个人架着,但还是虚空对着光哥磕头。

        “老子还没死,你特么的拜谁呢?”光哥骂了声,用脚把烟蒂踩灭。

        双手插在裤兜里,饶有兴致的围着李耀转了两圈,嘴里啧啧有声,看的李耀头皮发麻。

        “这才砸了几个核桃你就不行了?男人应该硬气点!流点血算什么?女人每个月流这么多不都没事?就你娇贵!”光哥摸了摸下巴嘲讽道。

        “光哥,我真的错了,你让我干什么都行,在砸下去我会死的。”李耀可怜巴巴的道。

        他脸也肿了,脑门也破了,凄惨不已。

        “这样吧,我也不想为难你,你只需要做件事就好!”光哥说完对着夹着李耀的两个大汉挥了挥手,示意他们放开。

        “什……什么事?”李耀咽着口水问。

        “很简单啦!”光哥帮李耀整了整有些凌乱的西装,俯下身在他耳边轻语几句。

        下一秒,李耀的脸色惨白如纸,豆大的汗珠顺着脑门外下流,疯狂地摇头。

        “光哥我……我做不来,我不会!”李耀腿都软了,结结巴巴的道。

        一想到刚才光哥说的内容,他就头皮发麻,恶心的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不会?”

        光哥脸色一冷,怒道:“既然不会那就继续砸核桃,我告诉你,我车里还有两大箱核桃,老子有时间慢慢陪你玩。”

        还砸?

        李耀眼睛都直了,刚才砸了五六颗核桃他都感觉到生不如死,没被用脑袋砸过核桃的人不会明白那种生不如死的痛。

        “考虑清楚了吗?”光哥低沉的问道。

        李耀咬着牙,低着头身子颤抖不已,像是坐着什么艰难的决定。

        “我……我不砸核桃。”

        刚说完这句话,李耀像是在一瞬间被人抽干气的皮球,瘫软在地上。

        “这就对了!”

        光哥满意的点头,手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超清dv摄像机,对着李耀做了个请的手势。

        “请开始你的表演。”

        慢慢的,李耀伸出手开始解开西装的第一颗纽扣……

        紧接着空旷的停车场不停地传来光哥的大笑声。

        “对,表情要妩媚点。”

        “动作,手抬起来,动作要妖娆,你没去桑拿玩过一条龙吗?什么?没玩过?没玩过总看过电影吧,老子一看你就是老司机,别撒谎,小心我让有特殊爱好的兄弟教教你。”

        “对对对,有进步,乖孩子,兰花指卷起一丝头发,做出撩人的动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