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0020章:一只脚踏进鬼门关

第0020章:一只脚踏进鬼门关

        杨旭背着手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沉浸在夜色中的城市,一声不吭。

        言厚德浑身哆嗦的站在一旁,大气都不敢喘,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打个喷嚏都会导致遭难降临。

        他现在是怕到了骨子里,尽管强行忍着,可上下牙关还是因为害怕,忍不住撞击,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杨少!”

        最后还是言厚德忍不住了,忐忑的喊了声。

        他宁愿杨旭大发雷霆,可对方却一声不吭,这种死一样的寂静让他的身体,心灵都受到了强烈的惧意。

        就像是有一直看不见的大手不停地掐着他的神经。

        “你今晚做的很好!”杨旭转过身,淡淡的看了言厚德一眼。

        同时心里也庆幸,好在当时答应了何光荣去和言厚德谈生意,接着顾寒霜又突然出现。

        要不然的话,言厚德根本那就不认识他,那么今天晚上……

        好像真的是应了那句话,冥冥之中只有定数。

        听到杨旭的话,言厚德还以为杨旭是讽刺他呢,顿时吓得不行,脸惨白如纸,下意识的说道:“杨少……我,我真不敢了,如果让我知道是顾小姐,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我不是那个意思,刚才是我冲动了,刚才多谢你给我打电话了!”杨旭重重的拍了拍言厚德的肩膀。

        “杨少,啊不!爷,您就别玩儿我了,求求您放过我吧!”言厚德差点吓尿了。

        他误认为杨旭是怪罪他为什么这么晚才给他打电话。

        一般牛逼的人不都是喜欢拐着弯说话吗?因为言厚德也经常喜欢这样装逼,来一个大反转,这样看起来更是牛逼轰轰。

        言厚德已经确定了,杨旭这话是故意来挤兑他的。

        “算了,我不想跟你说了!”杨旭见言厚德有误会了,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

        都说越有钱的人脑子里想的越多,明明一句很简单的话,可能对于他们来说会分解成无数种的可能性。

        轰的一下,言厚德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不想跟自己说话是什么意思?

        他还摇头!

        是不是想把自己像是没用的棋子一样抛掉?接着多年后在某个大山之中发现一具无名尸体?

        很有这个可能!

        毕竟今天晚上自己可是想要上了人家的媳妇啊,言厚德时没上,但是鬼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

        在想到这些之后,言厚德瞬间感觉心脏都要被那种恐惧感给挤爆了。

        他吓得“哄通”一声跪在了地上,眼泪瞬间就出来了。

        “杨少,我真的一根手指头都没有碰过顾小姐,您大人不记小人过,看在何董的面子上,看在我今天打电话通知您的份上,您就当我是个屁放了吧,那五十亿的项目我不要了。我……我愿意把我所有钱都拿出来,请您放我一条生路!”

        说完,言厚德论起巴掌朝着自己的脸狠狠的抽了好几下,“啪啪啪”的声音响起,很是清脆。

        不到短短几分钟的时间,言厚德的整张脸都肿成了猪头,嘴角也流出鲜血,看着很是渗人。

        比起命来说,钱和面子都是就可有可无的东西,越是有钱的人越怕死。

        钱没了可以再赚,要是命都没了还赚个屁啊!

        看到言厚德这这样,杨旭真的很无奈。

        这家伙的脑路还真是清奇,他在想什么呢?

        “你先起来吧!”杨旭无奈的坐在沙发上,瞧着二郎腿掏出烟盒,拿出一根香烟放在鼻子前闻了闻。

        言厚德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掏出打火机准备给杨旭点上。

        杨旭刚把脑袋伸过去,眼睛突然看到了那虚掩的房间门,不由得对着言厚德摆了摆手。

        言厚德不由得一愣,心里更恐慌了。

        杨少都不让他点烟,这是什么意思还不明显吗?是不原谅他啊。

        想到这,言厚德差点再次跪下。

        “寒霜不喜欢我抽烟,问到烟味不好。”杨旭淡淡的道,把香烟放在鼻子前深深地嗅了一口,又放回烟盒。

        听到杨旭这话,言厚德这才长松口气,但是心里的那个弦也绷得紧紧的。

        这杨少太喜欢顾小姐了,这点小细节都能注意到,也幸好自己真的没对顾小姐怎么样,要不然现在自己也许是一具尸体了吧。

        “杨少,今晚的事情都是何求搞出来的,用不用我现在给他打个电话,把他叫过来让您发落?”言厚德恶狠狠的道。

        要不是何求这个老东西,他怎么会沦落成现在这个样子?

        听到何求这个名字,杨旭的眼中再次暴涨凶光,吓得言厚德不由自主的退后两步。

        “今天就算了,稍后我自己处理!”杨旭强行把那股杀意压制下去。

        杀一个何求倒是简单,想要让他破产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不过杨旭害怕顾寒霜知道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杨旭不想让顾寒霜心里有任何阴影。

        这些年她承受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又要照顾家里,又要顶着所有人的压力。

        而这些压力都是自己带给她的。

        杨旭只想顾寒霜活的轻松一些,普通一些就好。

        “你先回去吧,今天晚上的事情不要和任何人说起,明白吗?包括何求那边,要不然你的脑袋就像这个杯子一样!”杨旭冷冷的看了言厚德一眼,目光里充满了威胁。

        接着拿起桌子上的被子,用力的一捏。

        只听到‘咔嚓’一声,那杯身上瞬间布满了蜘蛛丝一样的裂痕。

        让人惊奇的事,这玻璃杯都碎成这样了竟然还没有裂开,可见这力度控制的有多好。

        “不敢不敢!只要今天晚上泄露出一个字,让我不得好死!”

        看着那裂开的玻璃杯,言厚德吓得脸都白了,竖起三根手指对天发誓。

        “嗯,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杨旭说完转过身走进了房间。

        一直到走出酒店大门,被午夜的寒风一吹,言厚德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全都湿透了。

        自从他创办起千海集团以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巨大的压力和死亡带来的威胁。

        今天,他算是一只脚踏进了鬼门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