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0002章:误闯女厕

第0002章:误闯女厕

        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清脆且震惊的声音:“小旭你……你还活着?”

        “我在清流市。”

        “什么?你在清流市?你不怕他们找到你吗?你怎么会在那里!”

        “我需要钱,五十万!”杨旭深深的叹了口气。

        “我现在还在燕京,今晚才会到……”

        “姐,你转账给我就好了。”

        “我必须要见你,想要钱就到金茂大厦,老何在哪里。如果你不去,那么别想要五十万。”说完像是害怕杨旭会拒绝,对方急匆匆的挂断电话。

        “好!”杨旭挂上电话,深深地吸了最后一口香烟,随手弹飞。

        猩红的烟头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准确的掉进了垃圾桶里。

        该来的,始终会来,怎么都躲不过。

        很快,杨旭来到了金茂大厦。

        金茂大厦位于市中心,有八十八层楼之高,算得上是清流市的标示性建筑物。

        能来金茂大厦上班的人都是实力的代名词,是精英中的精英,这里的人都带着一种优越感,就和古时候能在皇宫里当差的官员差不多。

        看着高耸入云的金茂大厦,杨旭握了握拳头,目光闪出一道让人不敢直视的光芒,大步走进大厦。

        “先生,请问你是来应聘的吗?”前台服务小姐脸上挂着甜甜的笑容,双手叠加在小腹处,微微弯腰恭敬的道。

        “呃……我是来找何光荣的。”杨旭淡淡的道。

        何光荣?这名字好耳熟啊,好像在哪里听过。

        “噗呲。”突然耳边传来一声轻笑。

        杨旭扭过头,看到一个身穿ol制服的美女掩着小嘴笑出声,那丹凤眼在他身上穿的那套廉价衣服上来回打量。

        “你找何……何光荣?”张晓燕花枝招展的朝着元涛走了过来,吸引了不少男士如牛般的目光。

        “恩,有什么问题吗?”元涛点点头,疑惑的看着这女人,有些不明白她笑什么。

        “没有,没有。我带你去。”张晓燕嘴角微微翘起,肩膀还有些耸动,像是强忍着笑意。

        “谢谢!”杨旭虽然觉得这女人笑的很奇怪,但还是很有礼貌的道了声谢,然而他却没有发现张晓燕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狡黠。

        这是什么鬼?

        杨旭一脸震惊的看着散发着尿骚味的女卫生间,脑子一片空白没转过弯来。

        这女人怎么把他带到厕所来了?

        何光荣虽然是杨家的仆人,但也不至于混得这么惨吧?姐姐还让他来找老何拿钱,这家伙混的这么惨,还能给自己借五十万?

        难怪这女人刚才笑的这么怪异,感情老何是洗厕所的。

        “你不是找何光荣吗?他在里边清理厕所,你自己去找他吧。”张晓燕朝着女厕所指了指,扭着硕大的臀部一扭一扭的离开了。

        杨旭站在女厕门前,有些疑惑的喊了两声老何。

        不过等了好几分钟却没有人回应。

        进还是不进?

        杨旭犹豫半响,想到果果的事情,又想到和顾寒霜有些亲密的范宏,他一咬牙,推开了女厕所的门。

        然而杨旭却没有发现,先前离开的张晓燕此时正躲在拐角处,捂着嘴阴险的笑。

        在她的身旁还站着不少男女,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等着看笑话。

        “我去,燕姐,你真的把这傻子忽悠进去女厕所了?”

        “这傻子,一来就找何董,还以为他是谁啊?何董是他想见就能见得吗?正好姐姐今天刚失恋,就拿他来开开唰。”张晓燕咯咯直笑,“你们知道这个男人是谁吗?”

        “谁啊?该不会是燕姐以前的男朋友吧?”有人打趣道。

        “就他这个屌丝样?给我舔鞋都不配。”张晓燕不屑的哼了声,“他是杨旭!听过吧?”

        “杨旭?这个名字好熟啊!”

        “好像在哪里听过,啊!我记得了,这男人不就是顾主管的男人吗?”

        “原来是这个有名的废物啊,听说这家伙就是个窝囊废,还要靠顾寒霜养活,真是丢了我们男人的脸!”

        “什么顾主管,不过是个离职的贱人罢了!”张晓燕咬着牙狠狠的道。

        当时张晓燕来上班,路过前台的时候正好听到有人大言不惭的直呼何董的名字,她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谁知道一看竟然发现是顾寒霜的废物老公。

        不整他整谁?

        在场的人都知道张晓燕和顾寒霜之间的恩怨,听她这么一说所有人都闭嘴了。

        “话说你们知道现在厕所的女人是谁吗?”张晓燕眼中闪过恶毒的光芒。

        “谁?”

        “何董的秘书,赵雅。”

        “嘶,这下有好戏看了!要是被何董知道,他就死定了,要知道何董在清流市一手遮天,欺负他的女秘书,不死也脱层皮,说不定顾寒霜都要被牵连进来。”

        厕所里,杨旭看着空荡荡的厕所,一脸疑惑。

        那个女人不是说何光荣在这里清理厕所吗?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正在他疑惑时,其中一间厕所门打开,一个身材高挑,面容精致的女人从厕所隔间里走出来。

        两人相识对望一眼,都愣住了。

        两秒钟过后赵雅惨叫出声,捂着胸口指着杨旭眼中满是惊恐。

        她怎么都没想到,在公司居然还有人敢光明正大的闯到女厕所来。

        “来人啊,有流氓!”

        看到这女人尖叫,杨旭脑子一片空白,想也没想一把捂住她的小嘴,飞快的解释:“美女,你别误会,我不是流氓……啊!”

        话还没说完,手就被重重的咬了一口,疼的他忍不住叫出声。

        “美女,你听我解……”

        杨旭的话还没说完,赵雅已经慌忙夺门而出,一边跑一边喊抓色狼。

        等到杨旭走出女厕时,发现门外已经站了一圈的人,还有几个孔武有力,手拿电棍的保安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看到这架势,杨旭冷汗瞬间就下来了。

        “就是这个色狼闯进女厕所,给我抓住他!”赵雅羞愤的指着杨旭。

        “小子,没想到你还真是胆大包天,何董的秘书都敢调戏,真是胆子长在王八身上了!”一个保安阴沉着脸朝着杨旭走来,手中的电棍也‘滋滋’地闪着蓝色的火光。

        “现在这社会什么变态都有,以后你们睁大眼睛了,不要什么色狼都放进来。”说话的这人正是先前骗杨旭进女厕所的张晓燕。

        “你陷害我!”杨旭怒火中烧,他怎么都想不通这女人为什么要陷害他,他没得罪过这女人啊。

        可怜的杨旭哪里知道,以前张晓燕暗恋的对象却喜欢上了他老婆顾寒霜,所以张晓燕把怒火全都洒在他的身上。

        “我陷害你?搞笑了,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万人迷小贝吗?”

        张晓燕不屑的冷哼声,对着保安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他抓起来扭送派出所,最好搜搜他的身,看他有没有携带什么偷拍软件,现在的变态多着呢。”

        听到张晓燕这么一说,周围的同时顿时炸开锅了,特别是女同事。

        “对,保安快搜他身,手机什么的都拿出来,万一他偷拍了传上网,我还怎么做人啊!”

        “这种死变态就应该把他眼珠子挖出来,割掉作案工具。”

        “实在是太吓人了,快报警,要不然我以后都不敢上厕所了!”

        面多众人的指责,杨旭百口莫辩,看着两个保安不怀好意的一左一右抓着自己的手要搜身,他心里的怒火蹭蹭的往上冒。

        刚要还手,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个熟悉而威严的声音。

        “怎么回事?闹哄哄的成何体统?”

        话音刚落,人群自动的让开了一条路。

        接着一个年龄大约五十岁上下的中年男人龙行虎步的走了过来,虽然他并没有刻意的板着脸,不过却能让人感觉到那不怒自威的神韵。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金茂大厦的主人,清流市一手遮天的首富何光荣。

        “何董来了!”

        “这下子有好戏看了,什么地方不好去,偏偏来金茂大厦偷窥,这窝囊废死定了,不知道顾寒霜知道去派出所领她男人的时候,会不会一头撞死。”

        众人心里都带着幸灾乐祸的念头,谁让杨旭这个窝囊废把清流市的大美人给娶回家了?他配吗?

        “何董,就是这个色狼,闯进女厕所想上厕所,我们已经让保安把他抓起来了,正准备扭送派出所。”

        看到何光荣现身,张晓燕更是喜出望外,媚笑的走到何光荣身旁,对着杨旭泼脏水。

        顾寒霜啊顾寒霜,你不是高傲的女人吗?我倒是想看看你男人安上这种龌蹉的罪名,你还能高傲到哪儿?

        偷窥?

        何光荣的脸色突然阴沉下来,太阳穴气的直跳。

        今天大小姐刚打电话给他,说是杨家少主要来找他。

        如果不是特别交代他一定要保持低调,何光荣早就下楼去等了,结果在办公室激动万分的等了半天也没见到少主的身影,就迫不及待的下楼等着。

        路过一楼大厅的时候却听到乱糟糟的,传来吵闹声,这还得了?

        好像是有人在女厕偷窥被逮到,现在还听到这成何体统?

        要是让少主看到还以为他管理无方,

        “我倒是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胆……”

        何光荣怒哼一声。

        待他的目光看到被两个保安左右夹击的那一抹熟悉的让人心颤的身影时,凌厉的话语再也说不下去,眼珠子瞪得老大。

        少……

        少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