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1090章:真相大白

第1090章:真相大白

        “我……我说的真的都是实话!”

        女服务员在袁珊的逼问下,显得更紧张了,双脚都在抖,不停地揉着手指,慌乱无比。

        “有没有看过刑侦电影?”顾家突然开口问道。

        “有……”女服务员没想到顾家会这么问,但还是点了点头。

        “顾家你到底在搞什么?想要威胁人吗?”启光不满的呵斥。

        “启大少,我在证明我的清白,跟你有什么关系?还是说你特别希望我背上这个黑锅?”顾家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我只是看不得人渣逍遥法外!”启光怒哼一声。

        “启大少还真是有正义感啊!”顾家嘲讽的瞥了他一眼,把目光再次投向这慌乱不已的女服务员。

        “一个人不管表面如何掩饰,表情都是内心想法最质感的表达。就算嘴上说谎,面部表情也很容易出卖他内心的真实想法。通过观察这些微表情,我们也不难猜透别人心中在想些什么,判断这个人是否正在撒谎。”

        “俗话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在与人交往时,我们的诸多感情都是从眼神中传递出来的。相对的,一个人在说谎时,眼睛也会有它的相应动作。说谎的人大都内心情绪不稳,会在说谎过程中频繁眨眼,这也是他面部表情不受控制的一种具体表现,就如同你现在这样!”

        顾家淡淡的道。

        “我……我没有!你胡说!”女服务员大声的反驳。

        但眨眼的速度更快了,还下意识用手抓了抓脖子。

        “当口头语言和这个手势不一致时,矛盾会格外明显。比如,某个人说“我非常理解你的感受”,但同时他却在抓挠脖子,实际上他并没有理解。”顾家依旧带着笑容。

        女服务员抓着脖子的手瞬间僵硬,然后用更大的声音来反驳。

        “我说的都是真的,这些东西就是我买来自己用的,因为觉得好玩,而且也没有人给我钱让我说谎!”

        “噢,忘记说了,一个人在说谎的时候,往常都会用很大的声音来为自己辩解,因为人自认为大声说话就能混淆视听,也是给人一种他被冤枉的愤怒的既视感,也是很想希望别人认同他的谎话,就如同常说的一句话,缺什么就喜欢炫耀什么!”

        顾家顿了顿继续道:“而且,我先前也没有说过,你收了别人的钱啊,你这是典型的不打自招!”

        “我……我……”女服务员一时语塞,下意识的看向启光。

        “当说出一个谎之后,说谎者本能的会害怕对方的目光,便会将目光移至别处,避免对视。如果是受人指使的话,目光更是会不由自主的看向幕后之人,你看向启大少,该不会是想要污蔑启大少就是给你钱来陷害我的人吧?”

        顾家说这话的同时,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启光。

        “顾家,我相信大家都没有时间在这里听你假设,也不要在这里装什么福尔摩斯,我们要的是证据!而你被我们现场捉住,就是证据!”

        启光恼怒的道。

        “你真的需要证据吗?”顾家意味深长的道。

        “不要给我整那些玄乎的,有本事就把证据拿出来。”

        看到顾家这眼神,启光的心里猛地一颤,但还是硬着头皮道。

        “行,我就给你证据!”顾家说完,对着袁珊耳语几句。

        袁珊的表情很明显一愣,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接着点点头,朝着外边走去。

        看到袁珊离开,启光心里那种不祥的预感更甚。

        五分钟不到,袁珊回来了。

        她手上拿着一个手机,手机的尾部连着一个u盘。

        她先是对着顾家点点头,然后走到徐凤的身边,把手机给她看。

        徐凤刚开始还大声的抗拒,说袁珊要威胁她。

        但看完手机里边的内容后,她的脸瞬间一阵惨白,嘴皮子都在哆嗦,眼神里的慌乱和恐惧怎么都掩盖不住。

        “说吧,是谁指示你陷害顾哥哥的!”袁珊站起身,厉声质问。

        先前还一口咬死顾家的徐凤,在看完手机内容后,如同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地,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

        看到她这反常的反应,在场的人都蒙了,一个个大眼瞪小眼,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袁珊到底拿了什么东西给徐凤,为什么她看完之后和死了爹妈一样,脸色这么难看。

        全场可能只有仅有几个人知道袁珊到底给徐凤看了什么。

        手机上不是别的,正是一则隐藏摄像头录下来的视频.

        在后花园的时候,烟忆寒跟他说过,所有的包厢里都装着隐形摄像头,目的就是为了掌控这些人。

        就算是服务员住的地方也不例外。

        不过这些东西自然不能都所有人知晓,要不然烟雨会所估计没人敢来玩,也没有人敢来上班了。

        “不说是吧?行!”

        袁珊点点头,拿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出去:“赶紧过来带走一个人!”

        听到这话,徐凤顿时吓得剧烈的颤抖起来。

        虽然袁珊没有明说要让人带她去哪儿,但袁珊是什么身份?

        袁百万的女儿!

        死在袁百万手中的人不少。

        徐凤这么一个娇滴滴的柔弱女子被带走,下场能好?

        “还有你,我说过要是你说假话,我就拔了你的舌头!”袁珊看向一旁瑟瑟发抖的女服务员。

        “我……我说,我全都说,不要拔掉我的舌头,这些东西不是我的,是启大少给我钱,说是我的!”女服务员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惊慌失措的道。

        “贱人,你胡说什么!”启光如同被老鼠踩了尾巴的猫,暴跳如雷。

        举起手就要打。

        但却被顾家给拦住了。

        “怎么?启大少这是打算要灭口吗?还是被人出卖之后恼羞成怒啊?”顾家用嘲讽的目光看着启光。

        “出卖?我没做过的事情,为什么要害怕,为什么要恼羞成怒。”启光冷笑一声。

        “我……我也说,这些鞭痕都是李总打的,跟顾先生无关,是启大少和李总合谋,让我给顾先生下套,让你们误会他,让他身败名裂,因为他抢走了袁大小姐。”

        这时徐凤也反应过来,哭着说道。

        说完她对着顾家和袁珊不听的磕头:“对不起,顾先生,袁大小姐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都是启大少指使我,让我这么做的,对不起,对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