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1089章:现场断案

第1089章:现场断案

        “杨……顾先生,事情的经过真是这样的吗?”

        木青柠看向顾家,差点又要叫出杨旭的名字。

        “我相信顾哥哥,他不会做出这种事!”

        还没等顾家开口,袁珊就护犊子的开口。

        看到袁珊这么紧张,木青柠冷着脸不由的露出一个微笑。

        “你就是耀龙地产,袁董事长,袁百万的女儿,袁珊吧?”木青柠温柔的道。

        袁珊给她的印象很好,也许是因为她一直护着顾家,明明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顾家不利,她还是护着。

        就如同木青柠百分之百的信任杨旭一样。

        也可以说是同病相怜吧。

        “木小姐你……你认识我?”袁珊感到有些意外。

        木青柠点了点头,也没有过多的解释,而是笑着问道:“你就这么相信他?”

        “对!顾哥哥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袁珊没有任何的犹豫,坚定的点头。

        “就算是你已经亲眼见到,亲耳听到了?”

        “没错!因为……因为……”

        袁珊说到这,突然变得吞吞吐吐起来,俏脸也有些羞红。

        她先是红着脸害羞的看了顾家一眼,才用蚊子般的声音轻声道:“因为……我刚才和顾哥哥表白了,他都没接受我。”

        哗!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用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看着顾家,想砸开他的脑袋看看他脑子里装的是不是屎。

        袁大小姐和他表白,居然被拒绝了?这还有天理?

        要是这件事情换到任何一个男人身上,别说他单身了,就算是有了老婆孩子,也会毫不犹豫的离婚好吧。

        毕竟对方可是袁珊啊,要长相有长相,要背景有背景。

        而且看她这么死心塌地的对一个男人,就算是这个男人有什么特殊的癖好,恐怕她都能答应。

        这可是能让自己一辈子都不用奋斗的女人,不用像其他那些给自己老婆过七十大寿才能换来一辆宝马这么有屈辱感。

        全场脸最黑,也是最愤怒的应该就是启光了。

        他的眼睛里全都是红血丝,脑门上也是暴起的青筋,牙齿都要咬碎了。

        贱人!

        袁珊这个贱人居然跟一个屌丝表白?他也配?

        “我明白了,我觉得现场的人应该都明白了!”木青柠突然笑着道。

        是啊,都明白了。

        根本不需要什么证据,光凭袁珊表白被拒这一点就能看出,顾家不可能对徐凤做出这种事情。

        徐凤和袁珊对比,就是野鸡和凤凰。

        一个连凤凰都拒绝的人,他会用这种卑鄙的手法碰野鸡?

        除非他脑子有坑。

        “木小姐,我觉得你这话有点片面了,这是对徐凤小姐的不公平,而且这个世界上人心里想什么只有他才知道!”启光有些失去理智的道。

        这个时候,如果换成是平时的他,应该知道这件事情就这样让它过去才是最正确的。

        毕竟很明显的,木青柠一直都是站在顾家那边,要是在争论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果然,木青柠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怎么?你在质疑我?”木青柠沉声道,隐约中还有一丝怒意。

        “不敢!我……我只是提徐小姐感到不值,毕竟这种事情发生在一个女人身上,这可是一辈子的阴影。”启光咬着牙,硬着头皮道。

        “我看,感到不值的不是徐小姐,而是你吧?启大少!”

        一直没说话,也没有对这件事情有任何解释的顾家嘲讽道。

        “你说什么!”启光瞪着凶狠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顾家。

        “不得不说你们为了陷害我,还真的下了很大血本啊,看看这皮肤被打的还真是皮开肉绽,还真下得去手。”顾家冷笑道。

        “你到底想说什么?你想说在这鞭痕是我打的?”启光不怒反笑。

        “我没说是你,问问她就知道了。”顾家的目光投向徐凤。

        “我身上的伤就是你打的,不要以为有袁大小姐和木小姐站在你这边,你就……就可以承认,今天我就算是奈何不了你,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受到惩罚的,就算是告到天上去,我也要告你!”

        徐凤歇斯底里的咆哮。

        不知情的人看到,还真以为她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不用等以后了,就现在吧!”

        顾家叹了口气,转过身对着众人道:“我身上没有带包,试问这鞭子我怎么带进来的?”

        听到他这话,在场的人都是一愣。

        对啊,他有没有和女人一样带包,怎么可能拿着这根鞭子?

        而且看放在地上的鞭子,光是握把就有二十公分了。

        “也许是……是你藏在身上的,又或许是你提前放在这里的!”徐凤很明显有些慌乱,而且眼睛下意识的朝着启光瞟。

        启光也是心底一沉。

        他起先想的是袁珊进来,然后看到顾家这模样之后失望的离去。

        鬼知道现在还要搞什么查案?

        “我事先放进来的?”顾家冷笑一声,“这会所,我可是第一次来,试问我又怎么提前进来里的?”

        “徐小姐,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木青柠沉声道。

        “我……我当时太紧张,没注意,也许是这些东西本就在这里的!”徐凤根本不敢和木青柠那双冰冷的眸子对视。

        “启大少,住在这间房间的是哪几个服务员,叫出来问问这些东西是不是她们的就清楚了!”木青柠冷声道。

        这……

        启光顿时有些哑口无言,但他也并不是很慌乱。

        毕竟只要有钱,什么事情办不到?

        很快,四个女服务员被叫了过来。

        这帮女服务员哪见过这种场面,一个个吓得面无血色。

        其中一个看起来比较娇小的女服务员红着脸说,这些鞭子什么的,都是她之前买的,因为觉得有趣。

        “有趣?”袁珊往前踏出一步,死死地盯着她的双眸:“你知道我是谁吗?”

        “知……知道,袁大小姐!”女服务员头都不敢抬起来,结结巴巴的道。

        “既然知道我是谁就好,我现在告诉你,如果你敢说谎,我把你舌头给拔了!”袁珊不带一丝感情的道。

        千万不要质疑一个女人的话,特别是当她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时候,就算是一个柔软的女人,她也能做出很疯狂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