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1060章:神经病打死人不犯法

第1060章:神经病打死人不犯法

        女人是善良的,也是妒忌的。

        有时候为了一点点小事,就能让一个女人对另外一个人恨之入骨。

        这种恨有可能只是一点点小事情引起,比如说,看到某个比自己漂亮的女人,妒忌的种子就种在了心里,然后滋生成擎天大树。

        “跪下道歉?我长着大还没有人打过我,老子告诉你们这件事情没有这么简单,我可是黑三的叔叔,懂吗?除非让这个小妞陪我一晚,在让这个男的跪下来对我磕三个头,不然这件事没完!”

        自称是黑三叔叔的陈展嚣张的道。

        看向蓝月儿的眼睛也在冒着绿光。

        蓝月儿本身就漂亮,只是平时不怎么打扮罢了,今天为了工作穿着一身男人都抵抗不了的制服,又化了淡妆,颜值顿时上升了好几个高度。

        看看蓝月儿,又看看身边的卢佳,陈展顿时觉得卢佳这女人不香了。

        “啪!”

        顾家没有说话,而是从口袋里掏出一样东西丢在陈展和卢佳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

        “怎么?现在想要来收买我?晚了!”陈展看都不看地上的东西一眼,脑袋昂得老高,用鼻孔看人。

        “你还是好好看看吧!”顾家说着亲自走过去弯下腰把地上的本本捡起来,塞到陈展的手中。

        “什么东西?”陈展警惕的瞪了顾家一眼,才疑惑的低头看了下手里的本子。

        本子是最普通的病历本。

        打开,里边夹着一份医生的报告。

        “你……你有神经病?”陈展瞪大眼睛满脸惊恐。

        “所以说,你现在最好不好惹我,要不然我就算打死你,你等于白死,懂吗?”顾家嘴角扬起一个邪魅的笑容。

        看到这笑容,陈展忍不住艰难的咽了口唾沫,下意识的退后两步。

        他自然知道疯子打死人是不犯法的,他可不愿意被疯子当街打死。

        “你真是神经病?”卢佳也有些害怕,抱紧了陈展的胳膊。

        “试试?”顾家眉头一挑。

        陈展赶紧摇头。

        别看一些疯子平时挺正常的,真要发起病来,那和一头暴怒的雄狮没有什么区别。

        “我告诉你,不要以为你脑子不正常我就怕你,等会儿……”

        “闭嘴!”卢佳本想还说些什么,但被陈展狠狠的扯了下胳膊,对着她使眼色,示意她不要说了。

        “不用跟他们争执,让他们在嚣张一会儿,你先去应聘,不要让人给等急了,等会儿出来找机会收拾他们!”

        陈展拉住还想说话的卢佳,揉着发疼的胸口怨毒的看着顾家。

        刚才那一脚踹的他差点没喘上气,现在胸口还隐隐作痛。

        而且这脸全都丢尽了。

        不过让他去跟一个神经病争执,他不敢。

        “哼!”卢佳不甘不愿的哼了声,也没在说话。

        反正等到所有的面试结束以后,她会让陈展把黑爷叫来,到时候看蓝月儿和这个神经病男人还有什么嚣张的资本。

        自己就可以用胜利者的高傲姿态狠狠地羞辱她!

        看着卢佳和挽着陈展离开的背影,蓝月儿嘟起小嘴哼了声。

        “哥,你这假证件从哪儿买的啊,看把他们两个人吓得够呛!”蓝月儿捂着小嘴咯咯直笑。

        “这可不是假的,是真的!”顾家淡淡的道。

        “真的?哥,你该不会……该不会真是神经病吧?”蓝月儿的瞳孔射出一丝惊恐之色。

        但很快她就抓紧了顾家的手,哽咽的道:“哥,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月儿都不会丢下你的,我会努力赚钱帮你治好病的……哎哟,你打我干嘛?”

        蓝月儿委屈的摸着头,泪眼巴巴。

        她说得这么动情,顾家打她干嘛呀。

        “谁告诉你我是疯子的?我只是脑袋受伤了,神经病指神经系统发生的器质性疾病。根据神经所在的位置和功能不同,可以把神经系统分为中枢神经系统和周围神经系统。根据神经所支配的对象的不同,又可以把神经系统分为躯体神经和内脏神经。”

        “而你们说的疯子那个叫精神病,指严重的心理障碍,患者的认识、情感、意志、动作行为等心理活动均可出现持久的明显的异常。”

        “不能正常的学习、工作、生活,动作行为难以被一般人理解,显得古怪、与众不同。”

        “在病态心理的支配下,自杀或攻击、伤害他人的动作行为,有程度不等的自知力缺陷,患者往往对自己的精神症状丧失判断力,认为自己的心理与行为是正常的,拒绝治疗,一般这种人称之为疯子。”

        “停停停!”蓝月儿听得头都大了两圈。

        “哥,那也就是说,你的病例是假的?你不是疯子?哎哟……你干嘛又打我。”蓝月儿话还没说完脑袋上又被顾家狠狠敲了一下。

        “你怎么希望我是疯子啊?不打你打谁?”顾家强忍着笑,瞪了蓝月儿一眼。

        “我就说嘛,我哥哥长得这么帅,怎么可能是疯子!”蓝月儿嬉皮笑脸的再次挽住顾家的胳膊,笑颜如花。

        如果顾家真是脑子有问题,变得不正常蓝月儿也不会离开他,如果没有病,那就再好不过了。

        耀龙地产三十二楼的大厅里,已经坐满了人。

        不时地有人从办公室走出来,有的带着笑容,有的则是垂头丧气,看样子是没选上。

        “老公,下一个就到我了,我有点紧张!”卢佳搂着陈展的胳膊,娇滴滴的道。

        说完她高傲的瞥了蓝月儿那边一眼。

        “不用紧张,我都已经交代好了,你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多谢老公!”

        卢佳‘吧唧’一口亲在陈展的脸上。

        看着蓝月儿那边故作大声的道:“人和人真是不同命啊,我是找了个好老公办事一句话就行,不像是某些人,还妄想野鸡变凤凰,真是吃人梦。”

        蓝月儿气的浑身都在颤抖。

        “放宽心态,我先去个洗手间!”顾家轻轻地拍了拍蓝月儿的手背,朝着卫生间方向走去。

        等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顾家拨通了袁珊的电话。

        “顾哥哥,你怎么有空给我打电话?”很快,袁珊兴奋地声音从电话那头响起。

        “你认不认识一个叫陈展的家伙?”顾家冷冷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