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1041章:画

第1041章:画

        和往常一样,顾家做饭,蓝月儿洗碗。

        蓝月儿也没有把今天在寝室里发生的事情告诉顾家。

        一个是不想让顾家担心,第二个是说了也没有用。

        难不成让顾家去打人?

        下午六点多的时候,蓝鹏打电话来说可能这几天都不回来了,村子里有一个老人去世,要吃三天的饭。

        这几天他每天都要杀猪,然后帮忙,让顾家和蓝月儿自己照顾自己。

        对此两人都习惯了,互相问候了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等蓝月儿洗好碗之后,和往常一样趴在顾家的身边,用手托着腮帮看他画画。

        蓝月儿很喜欢看顾家画画,但却有些吃味,因为每次顾家画的都是一个女人。

        看着顾家那修长的手指拿着铅笔,在一张白纸上轻轻地勾勒出优美的线条,蓝月儿就忍不住痴迷。

        她感觉这是世界上最好看的线条,可惜她却不是这无数根线条组成的人儿。

        “顾哥哥,这是你的妻子吗?”蓝月儿看着画纸上那倾陈倾国的人儿,羡慕嫉妒的道。

        这个女人很漂亮,漂亮到无法形容,就像是从油画中走出来的仙女。

        只可惜顾家只是画人脸,从来不画身子,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感觉这女人跟我很熟悉!”顾家在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充满了柔情。

        那种浓浓的情谊,让蓝月儿看的心里堵得发慌,也很难受。

        在顾家来的这第三年里,蓝月儿发现她好像喜欢上了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

        尽管他想不起来自己是谁,想不起来以前是做什么的,而且还顶着一头的白发和那软无无力的身躯。

        就连杀猪的时候,拿着刀的手都会颤抖。

        可是蓝月儿就是喜欢,喜欢他的静,喜欢他的与世无争。

        喜欢他发呆时候的沧桑和眼神里的落寞。

        什么是孤独?

        真正的孤独不是情绪的失落,而是灵魂的无奈。

        举世皆睡我独醒,举世皆浊我独清。

        “顾哥哥,总有一天你什么都会想起来的!”蓝月儿握紧粉拳,鼓励道。

        眼中的落寞一闪而过,并没有被顾家发现。

        她现在很矛盾,很希望顾家想起来所有的事情,但又不希望他想起来,因为……

        顾家想起来了,也就代表他要离开了。

        “有时候,我在想,我以前到底是个什么人呢?”顾家停下笔,若有所思的道。

        “嗯!”蓝月儿歪着脑袋,轻轻地道:“顾哥哥,我觉得你以前可能是个大人物!”

        “大人物?”顾家顿时就被逗乐了。

        自嘲的笑笑:“一个连拿杀猪刀都会手抖,每天清扫猪圈的大人物?”

        “才不是呢!”

        蓝月儿摇了摇头,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

        “我觉得你以前一定是大人物,而且是那种一手遮天的大人物,可能是什么社会大哥之类的!”

        社会大哥?

        这小丫头还真看得起自己啊,还一手遮天。

        顾家哈哈大笑两声。打趣道:“好,等我变成大人物的时候,以后谁欺负你,我就把他绑起来,在脚上绑上两块大石头丢进河里喂鱼。”

        好像电视上的黑恶势力都这么说的吧。

        蓝月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指着顾家的那张画道:“顾哥哥,你有没有发现这张画有些怪异?”

        “怪异?是哪儿画的不好吗?”顾家为之一愣。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蓝月儿急忙摆手,歪着脑袋盯着那副画道:“你画的很漂亮,一点瑕疵也没有,就是给我感觉很怪异,好像……好像……”

        “好像什么?”顾家笑着问。

        “说不上来!”蓝月儿想了半天也想不出来到底哪儿怪异。

        “想不出来就不说了,行了,我要去上夜班了。”顾家伸了个懒腰,从椅子上站起。

        随手那一沓纸盖在了刚画好的那张画上。

        晚上屋子里很闷热,一直都开着纱窗,风大会把这画纸吹得乱飞。

        “顾哥哥你去忙吧,回来的时候注意安全!”蓝月儿点点头乖巧的道。

        “走了!”

        顾家头也不回的摆摆手,离开了房间。

        他白天在家里帮忙养养猪,打扫猪圈,晚上七点多还要去ktv上班。

        总不能一直在家里闲着让别人养活自己不是?

        而且顾家也想多接触接触这个社会,指不定会想起什么来。

        从窗户探出头看着顾家的身影离开,蓝月儿的嘴角挂着一抹淡淡的笑容。

        她有一种错觉,好像自己就是目送丈夫去上班的小妻子。

        这种错觉让蓝月儿很害羞,也很甜蜜。

        一直到完全看不到顾家,蓝月儿才从窗户缩回脑袋,然后把纱窗关好。

        接着习惯性的开始帮忙整理顾家画画后的战场。

        比如擦擦桌子,又或者帮忙把铅笔削好。

        但每次顾家都弄得真整齐,像是一些橡皮擦用过的脏垃圾从来都不会留下。

        基本上是不需要蓝月儿帮忙的。

        而且顾家的我是很干净,尽管只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以及一个从地摊上买回来的廉价布衣柜,但都收拾的井井有条,很干净。

        比一般女生的卧室都干净。

        不过蓝月儿就喜欢帮忙收拾,尽管根本用不上她帮忙,但这对于蓝月儿来说是一种只能藏在心里的小小幸福。

        每次收拾顾家的房间,给她的感觉就像是,她是家里的女主人。

        就在蓝月儿准备把顾家先画好的画抽出来在仔细看看时,手突然僵在了半空中。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副画,好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这画上的女人很漂亮,但是会给人一种怪异的感觉了。

        因为这幅画上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一个人!

        而是很多人组成的。

        由于画上有东西压着的缘故,只露出一双眼睛,蓝月儿才发现问题所在。

        她把画上的另一大白纸挪开,把那张眼睛盖起来,露出了下半张脸。

        果然!

        每一个五官都很立体,漂亮,组合在一起就是一张绝美,就算是全世界最好的整容专家也挑不出一丁点毛病的脸。

        但如果拆分开的话,就能很明显的看出,眼睛是另外一个人的,嘴巴,鼻子,包括脸型都是其他人的。

        蓝月儿推断,画上的女人人,至少是由四个人组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