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1040章:观念不同,不相为谋

第1040章:观念不同,不相为谋

        对于卢佳的话,蓝月儿只是笑笑,并不说话。

        她不赞同,但也不反驳。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人生,掌握在人的手中,就看自己如何选择。

        卢佳以前刚进入学校的时候也挺单纯的,说两句话就会脸红,可能是被男朋友伤害过之后,又见惯了城市里的灯红酒绿,想法自然也发生了变化。

        她变得爱慕虚荣,变得和从前是天差地别。

        按照她说的,想要走的远,千万不要带脸出门。

        “我说月儿,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今晚可是欧少爷请客,你真不打算去吗?这是你飞黄腾达的机会,以后你们父女就不需要这么辛苦了!”卢佳一脸认真的劝说。

        欧少爷已经说了,只要把蓝月儿叫来,这个月最新出的限量款包包明天就到她手里。

        这可是价值十三万的包包,就算不背着,一转手可以原价卖掉,或者更多。

        毕竟对于女人来说,限量款是致命的诱惑,想买还没有渠道。

        “卢佳,真的不好意思,我今晚真的没时间。”蓝月儿抱歉的道。

        “我说蓝月儿,你真是给脸不要脸啊,欧少爷都已经请了你这么多次,每一次你都拒绝,你知道欧少爷要是生气起来,会发生什么吗?”

        “欧少爷能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知道有多少女人想要贴上欧少爷都没有那个机会吗?”

        “这是你祖坟冒青烟了,懂吗?”

        蓝月儿一次次拒绝,卢佳也忍不住有些恼火。

        这典型的就是给脸不要脸。

        “卢佳,我和你不一样,我不喜欢欧少爷,我也不需要出卖自己的身体换取荣华富贵,我相信靠着我自己,我一样能走出一片天!”

        蓝月儿转过头,一脸认真的道。

        “蓝月儿啊蓝月儿,我看你真是养猪养傻了,你还以为是几十年前?有才华就能找到一份好工作,现在都是拼爹的时代。”

        卢佳满脸嘲讽:“等到你去应聘,别人问你的家庭情况你要告诉别人你爸爸是杀猪的?你觉得一个好公司会要一个家里是杀猪的?”

        “杀猪的怎么了?我们靠自己不靠别人!”蓝月儿眉头紧皱,也有些生气了。

        卢佳一口一个杀猪的,言语中充满了讽刺。

        难道杀猪的就必须低人一等吗?

        “行行行,我说不过你,我只是告诉你一声,这是欧少爷给你的最后机会,他说了,如果你今晚真的还要拒绝的话,以后你不要想在川市找到工作。”

        卢佳抱着胳膊冷笑不已。

        这话一出,蓝月儿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惨白。

        欧少爷是欧氏集团的大少爷,虽然在川市只能在前十徘徊,可真的要整她蓝月儿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真的不需要多大功夫。

        没有人会为了一个身价十亿的大少爷,帮一个穷家女。

        “月儿,我觉得你还是好好地考虑一下吧,当了欧家大少奶奶,你什么没有?也不需要吃这么多苦了。”

        捡蓝月儿神情低落,卢佳抓着她的手柔声劝说道。

        “不需要!”

        蓝月儿用力挣脱卢佳拉着的手,眼圈有些发红。

        “我就不相信欧少爷在川市一手遮天,就算川市找不到工作,我也不会像他低头,我去别的城市。”

        蓝月儿说完,吃力的扛起了那装满了被子衣服的袋子扛在肩上,艰难的一步步朝着寝室门外走去。

        她本想等着顾家来帮她收拾的,可现在她一秒钟都不想跟卢佳待在一起。

        “蓝月儿,你一定会后悔的!”

        卢佳在后边气的直跺脚,眼神里充满了怨恨。

        这个该死的蓝月儿,让她少赚了十几万。

        ……

        等顾家赶到学校时,正看到蓝月儿顶着大太阳站在烈日下等公交车。

        “月儿,你怎么自己扛着这么一大包东西跑出来了,怎么不在寝室里等我?”

        顾家一路小跑到蓝月儿身边,把放在她脚边的包袱拎在手里。

        “我以为你不来接我了。”蓝月儿歪着头露出个甜甜的笑容,脸蛋还有些微红。

        看到顾家,先前所有的烦恼早已经被丢到爪哇国去了。

        “怎么会呢?今天我想一些东西耽搁了,不好意思啊!”顾家溺爱的伸出手揉了揉蓝月儿的秀发。

        “你是不是想家了?”蓝月儿脸红红的拍掉顾家的手,轻声问道。

        “家?”

        顾家的眼睛里闪烁着迷茫,他的家在哪?

        他有家吗?

        顾家的脑袋很疼,每次一想到这个问题他就头疼无比,脸庞的肌肉也下意识的抽搐,五官也跟着变得有些狰狞。

        “顾哥哥,别想了,走,今天我放假,我请你吃麻辣烫!”

        看到顾家这模样,蓝月儿有些心疼,咬咬牙,鼓起勇气轻轻地挽住了顾家的胳膊。

        “还是我请你吧,平时你上课这么辛苦!”顾家捏了捏蓝月儿高|挺的鼻梁,笑容温和。

        “顾哥哥,你能不能不要总捏我的鼻子,万一鼻子塌了就不好看了!”蓝月儿娇嗔道。

        “难道鼻子高就好看了吗?”

        “对啊,我们学校很多人都去垫鼻子呢,鼻子高五官就比较立体!”蓝月儿点了点头。

        说完她一脸兴奋,又略带期待的问:“顾哥哥,我的鼻子高不高?”

        “高,而且很实用!”顾家很认真的点头。

        “实用?”蓝月儿有些懵。

        “对啊,家里的猪鼻子不就很高,鼻孔还是朝天的,下雨都能当盆接水了!”顾家说完扛着包袱转身就跑。

        看着顾家跑远的背影,蓝月儿这才反应过来,气的脸色通红,狠狠地跺了下脚。

        “顾哥哥,你才是猪,你这头大肥猪!”

        ……

        回去的时候,顾家用身上仅有的钱请蓝月儿吃了一份麻辣烫。

        看着蓝月儿吃的满头大汗,嘴皮子都被辣的有些红肿,他不由得莞尔一笑。

        他也点了一份,五块钱的。

        因为他体质不好的原因,不能吃辣,只能吃清淡的。

        看着眼前这一碗素雅的麻辣烫,顾家摸了摸鼻子自嘲的苦笑。

        麻辣烫不放辣,还叫麻辣烫吗?

        就如同他的人生一样,平平无奇,无风无浪,已经平静到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