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1039章:顾家

第1039章:顾家

        蓝鹏是杀猪店的老板,今天四十多岁。

        老婆因为生女儿的时候难产,找找去就去世。

        可以说女儿是蓝鹏一把屎一把尿带起来的,两人相依为命过了二十来年。

        别看现在猪肉涨价,蓝鹏还开了一家杀猪店,但猪都不是养的。

        准确的来说,是帮人养猪,杀猪,一个月赚不了几个钱。

        以前还好,一个月大概能挣一万多,现在估计一个月四五千都难。

        毕竟真的需要蓝鹏杀猪的话,都是一些村子里的客人,又或者酒店饭店的老板。

        像是城市里的普通人很少会杀一头活猪,都是去菜市场买个一两斤。

        所以蓝鹏的生意并不是很好,生活可以说是很节俭。

        就他现在身上穿着的那件衣服,都好几年没换过了,这里破一个洞那里破一个洞。

        不过好在现在是热天,对于他们这种干粗活的人来说,很凉快也不怕脏。

        蓝鹏的女儿蓝月儿是个很孝顺的姑娘,用自己勤工俭学的费用给蓝鹏买了几件衣服,但蓝鹏都没舍得穿。

        说那些破旧的衣服凉快,平时杀完猪还可以顺便擦擦手啥的,破了补补,实在不行还可以当抹布使。

        可现在的新衣服太娇贵,轻轻碰下就拉丝了,浪费。

        “对了,小顾,等会儿你帮我去接月儿,今天她放假了,寝室很多东西都要搬回来,你搭把手。我等会儿要去乡下帮忙杀猪吗,那户人家要举办杀猪宴,晚上我会带点猪下水回来给你们。”

        蓝鹏对着在角落里默默围着猪食料的年轻男人说道。

        这个年轻人是他去乡下的时候捡回来的。

        据那家主人说,是下海捕鱼的时候在海边救回来的,浑身都是伤,在家里躺了足足半个月都没有好转,时而清醒时而昏迷。

        总体来说昏迷的时间比较多。

        救人的这一家子都是老实人,生活也是饱一顿饿一顿,当时是不忍心看到小顾死在海里,所以把他捡回来。

        也找过乡下的医生帮忙看过,可是医生都直摇头说没办法,只能送去大医院,也许就救醒。

        可是那家人哪儿有钱啊,就放着小顾没搭理,每天就喂一点稀饭,保证他能活下来。

        也不是这家人不舍得,心肠坏,而是他们家真的没钱,一家人过得紧巴巴的,怎么可能还顾得上一个外人。

        而且这个外人还是个病人,随时都要人照顾。

        后来蓝鹏看到的时候多嘴问了遍,那户人家说如果实在没办法的话,他们只能把小顾丢到山里。

        蓝鹏也是心软,心想小顾要是真被丢到山里,这不是害人命吗?

        蓝鹏把小顾带走的时候,那户人家也很郑重的告诉蓝鹏,说算了,你家也不宽裕。

        而且当初救起来的时候,这人浑身都是伤口,指不定是个逃犯什么的,最不济恐怕也是个黑恶势力的,跟人火拼被人丢下海了。

        这才是这户人家不愿意一直把小顾留在家里的原因。

        当初蓝鹏也犹豫过,但后来要是善心大过于一切。

        把小顾用拉猪的板车拉回家之后,就由蓝鹏和蓝月儿两人一起照顾。

        应该也是老天开眼,在回到蓝鹏家不到半个月,小顾就醒了,跟个正常人一样,只不过失忆了。

        而且那一头的头发,全都是白色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的还是染的。

        “小顾!”看到小顾没听到,蓝鹏忍不住又加大音量喊了声。

        这孩子什么都好,做事麻利,不嫌脏不嫌臭,猪栏里的屎尿他都可以清扫,从来没说过一句埋怨的话。

        就是脑子不太好使,经常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而且还经常说梦话。

        总是在叫一个人,顾什么。

        由于不知道这失忆男人的名字,蓝鹏就只能叫他小顾。

        但蓝鹏还是帮小顾暂时的起了个名字,叫顾家。

        家人的家,家庭的家。

        “蓝叔,你去忙吧,我收拾收拾就去学校接月儿。”顾家抬起头看了蓝鹏一眼,又低下头,继续给猪喂食。

        眼睛里闪烁着迷茫,和浓浓的哀伤。

        “哎,希望你能想起以前的事情吧!”看着顾家又陷入了沉思,蓝鹏深深的叹了口气。

        不知不觉,几个小时过去了。

        顾家一看墙壁上的时钟才反应过来,他忘记去接蓝月儿了。

        放假是下午三点,现在都三点半了。

        想也没想,顾家锁好家门,撒腿向学校的方向跑,中途还拦了一辆三轮车,花了好几块钱。

        “蓝月儿,晚上欧少爷请客去炫彩ktv,你去不去?”

        女生寝室里,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坐在梳妆台上,翘着腿。

        那精致的面容上画着浓妆,上身穿着一件露背的吊带裙,把大半个背部露了出来,下身是巴掌大的热裤。

        浑身都充满了风尘气息,此时正在无聊的把玩着手机,说话的时候头都没抬起来。

        “卢佳,我就不去了,你们玩的开心。晚上我想看看资料,找个好点的公司去应聘。”蓝月儿抱歉的道。

        说完她小心翼翼的把衣服和平时的习俗用品放在床单上,然后打劫,打算把被子这些东西都带走。

        整个寝室,或者说整个学校像是蓝月儿这样就把被褥和平时用的生活用品带走的,可能不超过十个。

        这些东西对于其他人来说,是累赘,而且拿回去也是丢了。

        但是对于蓝月儿来说,这些都可以接着用,而且她平时很爱护,都不脏。

        “我说蓝月儿,你白白长了这么一副好面孔,说你不好看嘛,现在的人又喜欢你这种外边清纯的,说你身材不好,你偏偏长了一双大长腿,就是前边得做个手术颠颠,打个硅胶啥的,然后在化点妆。”

        “忍忍痛买一点好看的衣服好好打扮打扮,到时候还需要你努力工作?顺便就能嫁入豪门好不好?”

        “就算嫁不了豪门大少爷,最起码能榜上个大老板对吧?”

        “在花费点心思,一套一平米五六千的房子,不就是你的了?在撒撒娇让他给你整辆十多万的小汽车,算是少奋斗二十年吧?”

        卢佳放下手机,恨铁不成钢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