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1038章:那个男人叫徐庆年

第1038章:那个男人叫徐庆年

        又是一个多小时过去。

        经过一夜的搜救,还是没能找到杨旭。

        不少人都感到心力交瘁,渐渐地失去了希望。

        经历了这么严重地爆炸,还掉落悬崖,现在进入地下河,人真的能活下来吗?

        如果杨旭没受伤的话,几乎有一半以上的人想不想就会说,就这?

        因为在他们看来,杨少就是无敌的,没有什么能打败他。

        曾经的以一敌百,在面对袁英枪弹的威胁下,七进七出取敌方首级。

        可是在身受重伤的情况下,杨旭真的还能在这种惨烈的事故中活下来吗?

        不少人早已经放弃了搜救,包括官差和一些志愿者。

        起先他们救人,是纯粹的为了救人,后边是为了钱,到最后,早已经放弃了。

        除了沈青莲和陈光他们从魔都带来的人之外,几乎都在休息。

        然而,也不是所有从魔都来的人都在找人。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和沈青莲还有艾丽丝一样,不要命的找杨旭。

        经过近十个小时的寻找,早已经累的是人仰马翻,只能休息一批,然后换一批接着找。

        “青莲,休息一下吧!”

        “刚才已经休息过了,我们……是你?”

        沈青莲双手捏着衣服下摆,用力一拧,汗水哗啦啦的滴了下来。

        她抬起头一看,当她看到穿着病号服,脸色苍白,眼睛同样布满红血丝的顾寒霜时,不由得一愣。

        紧接着心头噌的一下生气一团快要压制不住的怒火。

        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如果不是这个女人乱吃飞醋,如果不是这个女人到处乱跑,杨旭根本不会受死神和金霸的袭击。

        沈青莲死死地攥紧拳头,咬着牙愤怒的控制着情绪。

        这一刻,她真的很想杀了顾寒霜。

        “青莲,休息一下吧。”顾寒霜把手里的两瓶矿泉水递过去。

        她的声音同样沙哑,头上那豆大的汗珠刷刷的往下掉。

        这一路赶过来,尽管是坐车,但胸口还是刺痛的厉害,随着车子每一次颠簸起伏,她都感觉像是有人拿着大锤子砸胸口。

        顾寒霜没有喊过一声痛,更没有叫司机开慢点,而是不停地催促,在快点,再快一点。

        他很想见到那个男人,很想,很想!

        “不用!”沈青莲看都不看顾寒霜递过来的矿泉水,艰难的朝着地下溶洞走去。

        这已经是她第六次下洞了。

        看着沈青莲那瘦弱的身形渐渐消失在眼圈,顾寒霜眼神复杂,小嘴微张,有些彷徨。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发现,原来最应该陪着杨旭的,不是她,而是沈青莲。

        这种感觉让顾寒霜的心酸酸的,也有些堵。

        不过……

        她攥紧了拳头,目光闪着坚定地光芒。

        如果能找到杨旭,如果他还活着,那她可以让沈青莲和杨旭在一起。

        就算是让她离开,她也愿意!

        只要杨旭还活着。

        这时,另一道身影走过顾寒霜的身边。

        “艾丽……”

        顾寒霜下意识喊道,可是那个‘丝’字还没叫出口,艾丽丝已经走远了。

        甚至看都不看她一眼。

        顾寒霜没有愤怒,也没有埋怨,更没有用大夫人的态度来命令艾丽丝跟自己道歉。

        因为顾寒霜知道,这一切都是她亲手造成的。

        看了看手中的两瓶矿泉水,顾寒霜一咬牙,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也跟着一起下了溶洞。

        ……

        魔都最好的私人医院。

        韩若水躺在病床上,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天花板,没有一丝生气,眼神很空洞。

        无论别人说什么她都没听到,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从她醒过来到现在几个小时到现在,一个字都不说。

        那种失去一切希望的眼神,和那呆滞的目光,让在场的人心痛不已。

        顾得友,刘霞,还有也在医院住院做心理康复治疗的顾乐瑶在旁边不停地安慰。

        但都没有起任何的效果。

        至于木青柠等人,还不知道这个消息,要不然病房里的人会多的站不下。

        “徐先生,相信你也看出来了,韩女士因为受到精神刺激,所以情绪很不稳定,不过你放心,我们已经联系了最好的专家,一定会治韩女士的!”

        韩若水的主治医生,史学文对着站在窗口旁吸烟的徐庆年道。

        徐庆年没说话,目光平静地看着远方,整个人平静的吓人。

        就如同他手中夹着香烟头上那徐徐上升的青烟。

        平时每天只抽两支香烟的徐庆年,此时已经抽了第五根。

        这是他两天的量。

        看到徐庆年不说话,史学文也不敢开口,安静的站在一旁。

        他不知道这个看着很普通的男人的身份,这个看起来如同最普通的小市民一样的中年大叔给他的感觉很可怕。

        尽管徐庆年什么都没做,只是静静地在一旁听,但却给史学文,以及整个医院的所有人一种世界末日来临的压抑感。

        让他们感觉此时不是在医院,而是在地狱的第十八层。

        “麻烦你了!”徐庆年掐了灭手中的烟蒂,平静的对史学文道。

        烟抽完了,该杀人了。

        三天!

        整整三天时间,整个魔都的上流社会和地下世界发生了史诗级的地震。

        一个男人,凭着一双铁拳硬生生的打穿了整个魔都。

        杨家最有威望成为杨家继承人的杨子墨,四肢被废,全世界最顶尖的骨科医生有办法医治,却没有一个人敢出手。

        因为那个男人说了,谁医,谁死!

        偌大的杨家,顶尖死伤过百,无人能挡。

        杨家放话花十亿欧元请天榜高手出面调停此事,却无一人敢插手。

        至于天榜之上高高在上的执法者青烟,就这么站在杨家面前,怀里抱着一把古剑,无一人敢动。

        “杨家之人若敢踏出杨家半步,杀!”这是青烟的话,没有人敢反驳,也没有人敢反对。

        因为反对的都死了。

        就连病入膏肓的杨博易都出来求情,换来的则是利剑封喉,最后只能悻悻离去。

        没有人能让青烟离开,因为他只听那个把杨家搅得天翻地覆的人的命令。

        那个男人,叫徐庆年!

        小旭,你目前做不到的,徐叔叔帮你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