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1036章:噩耗传来

第1036章:噩耗传来

        “爸爸!”

        在酣睡中的果果突然尖叫一声,浑身大汗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睡在一旁的韩若水也被果果的尖叫声惊醒。

        “果果,是不是做噩梦了?”韩若水抱住果果柔声安慰,还不停地给她扇风,抹掉头上的汗。

        “奶奶,果果梦到……梦到爸爸全身都是血,爸爸要死了,爸爸要死了!”果果哇的一声嚎啕大哭。

        晶莹的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地往下淌。

        听到果果这哭声,韩若水心头也是猛地一咯噔,右眼皮狠狠地跳动了几下。

        “爸爸不会有事的,爸爸和妈妈在西海玩呢,这两天就回来了,果果乖,奶奶抱抱!”韩若水心疼的抱住果果不停地安慰。

        可果果却哭的更大声了,不停地叫爸爸,喊得韩若水心烦意乱。

        这两天她也是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总是感觉心慌气闷,总觉得有什么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而且刚才,她也梦到杨旭好像出事了。

        “哇!”

        门外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声传来。

        韩若水赶紧抱着果果拉开门跑了出去,发现刘霞抱着小浩宇不停地摇晃,脸上写满了心疼和慌乱。

        “亲家,浩宇怎么了?”韩若水一边哄着果果,一边焦急地问。

        这两个小子一个声音比一个大,就连顾得友和徐庆年都被吵醒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先前还好好地,我正要给浩宇冲奶粉,他就一个劲的哭个不停,我还以为是孩子饿了,可是他也不吃,也没有尿裤子!”刘霞解释道。

        看着小浩宇放声大哭,她的心都要碎了。

        “我看看!”徐庆年走上前一把抱过浩宇,皱着眉头打量了会儿。

        “老徐,怎么回事?浩宇没事吧?是不是发烧了?”韩若雪连忙问道。

        刘霞和顾得友也是紧张万分。

        小浩宇可是杨家的唯一血脉,是他们的心头肉啊,牵挂着每个人的心。

        “不是发烧,是受到惊吓了。”徐庆年淡淡的道。

        受到惊吓?

        韩若水下意识的看着已经停止哭声,还在更咽的果果。

        真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

        “我给小旭打个电话。”韩若水把果果交给顾得友,慌里慌张的跑到房间拿出电话打了过去。

        当她听到手机里传来对方已关机的提示声时,脸瞬间变得无比苍白。

        “怎么了?”

        看到韩若水表情不对,徐庆年沉声问道。

        “小旭的电话关机了!”韩若水脸上写满惊慌。

        “现在才早上六点,估计是没睡起来吧,或者手机没电了!要不你打给寒霜。”顾得友插了句。

        “对,可能是小旭手机没电了!”韩若水自我安慰的拍了拍急速跳动的心脏。

        她感到很慌乱,至于为什么慌她也说不上来,就是感觉心里沉甸甸的,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

        “寒霜的电话没人接!他们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这可怎么办啊!”韩若水急的眼泪水在眼眶中直打转。

        听到这和话,现场所有人的脸色瞬间变得有些难看。

        杨旭电话关机,顾寒霜的电话没人接听,这么凑巧的吗?

        “不会是碰到什么事了吧?怎么可能两个人都不接电话!”刘霞也不顾不上嚎啕大哭的小浩宇,急的直跺脚。

        “别慌别慌,按我说他们是还没起床,有杨旭在,不会出什么事情的,而且陈光和唐彪都在呢。”顾得友脸上也写满了焦急,但还是出声安慰。

        以前他们两口子一直针对杨旭,但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们早已经改变了当初的思想。

        只想着一家人能够平平安安的就心满意足了。

        “先别急,我打给陈光!”徐庆年轻轻地拍了拍韩若水的肩膀,柔声宽慰。

        “对对,赶紧给陈光打电话。”韩若水紧紧地住着徐庆年的手,手指骨都有些泛白。

        “嗯!”徐庆年点点头,拨通了陈光的电话。

        嘟嘟两声之后,电话接通了。

        “徐叔!”陈光沙哑而低沉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这声音极度沙哑,就像是一个渴了三天没喝过水的人发出来的声音。

        同时,电话里的背景声也很嘈杂,隐约听到杨少两个字。

        从来都是临危不乱,无论碰到什么事情都面如止水的徐庆年眼皮也是狠狠一抽。

        “杨旭……”

        “呜呜呜……”

        徐庆年刚说了两个字,手机了突然传来了陈光嚎啕大哭的声音。

        这声音之大,就连韩若水,刘霞几个人都听到了。

        “老徐,到底怎么一回事啊,我怎么感觉听到陈光的哭声!”韩若水抓着徐庆年的胳膊,急得不行。

        “没事,这小子失恋了!”徐庆年淡淡的解释道。

        “打开免提,你赶紧打开免提!”韩若水疯了一样对着徐庆年怒吼,眼泪水啪啪的往下掉。

        心头那种不安的预感越发的强烈。

        从陈光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徐庆年就隐约猜出来发生了什么事。

        他本想用别的借口再次敷衍,可看着三个人眼中里的担忧,他重重的叹了口气,打开了免提。

        “徐叔……我对不起杨少,对不起阿姨,杨少昨晚被死神和金霸偷袭,已经……已经……”陈光声音更咽,再也说不下去。

        “小旭!”

        韩若水如遭雷击,撕心裂肺的喊了声,眼前一黑晕死过去。

        “亲家,亲家……”

        “若水!”

        屋子里的人顿时乱作一团,两个孩子的哭声更大了。

        引龙一号别墅里充斥着浓浓的悲痛。

        西海特护病房。

        顾寒霜缓缓睁开眼睛,有些头疼欲裂。

        “顾小姐,你醒了?”

        一个年轻的小护士惊喜万分的看着顾寒霜,还用手在她面前晃了晃。

        “医生,顾小姐醒了,医生!”小护士兴奋的对着医生喊道。

        医生?

        顾寒霜看了一眼四周洁白的墙壁,痛苦的抬起手想要揉揉脑袋,可手臂刚抬起来,她就感到胸口传来一阵专心地疼痛。

        “顾女士,你别乱动,你胸口肋骨断了三根,现在需要好好地休息。”

        一个穿着白大褂,头发花白的老医生连忙说道。

        对于顾寒霜,他们的态度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