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1017章:你不叫天真,叫蠢

第1017章:你不叫天真,叫蠢

        徐毅懵了,瞪大眼睛看着万文,似乎不敢相信耳朵所听到的。

        “万总,你刚才说的都是骗顾小姐的?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徐毅脑子还是没有转过弯来,不过心里却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为什么要这么做?很简单啊,因为她是个女人,还是个漂亮的女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吗?”万文冷笑道。

        “可是……可是这样你也追不到顾小姐啊,而且据我所知,顾小姐已经结婚了!”徐毅不敢置信的道。

        “追?”

        万文呵呵冷笑一声:“我什么时候说我要追了?我是需要徐总你帮我把她弄到手。”

        “我?”徐毅指着自己的鼻子,有些不镇定。

        “没错,等会儿你帮我邀请她上来,然后给我把她灌醉,明白了吗?如果她实在不喝的话,你帮我把这东西倒进她的饮料里。”

        万文说着,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包不明物体,丢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这一下,徐毅总算是明白万文想要做什么了。

        “万总,我一直都很敬重你,也把你当做前辈看待,你怎么可以这么对一个女人?”徐毅有些生气的道,声音也提到了几个分贝。

        “徐毅啊徐毅,你知道为什么你做这么多年为什么公司还是没有起色吗?”

        万文也没有解释,而是掏出一根巴西雪茄放在鼻子上深深地嗅了一口,闭着眼睛很是陶醉。

        徐毅没有说话,阴沉着脸。

        “就是因为你太单纯了,说白了就是太蠢,简直是蠢得无可救药,所以你老婆才会离开你,所以你公司做了这么多年不光没有起色,还快要破产!”

        万文拿出雪茄剪,把雪茄的头减掉,叼在嘴里,嘲讽的道。

        “万总,我是来参加发布会的,不是来听你嘲讽的,你刚才交代我的事情我做不到,我也全都忘了。”

        徐毅怒喝一声,转身就要离开。

        可是他刚转身,就被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壮汉挡住了去路,眼神不善的盯着他。

        “万总,你这是什么意思?”徐毅强忍着怒气质问。

        “没什么意思,我就是想和徐总你好好地聊聊。”万文拍了拍身边的沙发,示意徐毅坐过来。

        徐毅看了一眼那两个身材高大的保镖,有些犹豫。

        他知道万文和他说这些话,是不可能让他这么轻易离开的。

        想了会儿,徐毅只好在万文身边坐下。

        “这就对了,这才是聪明人的选择!”

        万文很是热情的拍了拍徐毅的肩膀,递给他一根雪茄:“徐总,试试这雪茄,一支可是要一千美金。”

        “不好意思,我抽不惯,味道太呛!”徐毅黑着脸拒绝,接着从口袋里掏出一包香烟,抽出一根点上。

        不识抬举!

        徐毅的眼中闪过一抹凶光,一瞬而过。

        “徐总,刚才我和你说的那件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万文拿起一瓶人头马,给徐毅倒了一杯。

        “万总,我还是刚才那句话,我徐毅做不出来这种事情!你另找高明吧。”徐毅看了一眼万文递过来的酒,碰都没碰。

        “没办法,谁让徐总你最合适呢?在这里你和她最熟悉,而且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她心里多少对你都会有信任和依赖感,不找你找谁?”万文拿起面前的另一杯洋酒,一饮而尽。

        “万总,你这是要陷我于不仁不义之地啊!”徐毅愤怒的道。

        “徐总,你这句话就过了,我这是给你机会,明白吗?”万文拿起酒瓶给自己的杯子再次倒满。

        缓缓说道:“我知道你的公司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你说如果这一次的发布会,你们公司的设计方案没有被选上,你说你的公司还能撑多久?”

        “万总,你用得着这么狠吗?”徐毅愤怒的想要站起身,但屁股刚刚离开沙发,就被一只手摁在肩膀上,强行让他坐下来。

        “放开我!”徐毅转过头恶狠狠的盯着那个压着他肩膀的保镖。

        “怎么能对我们尊贵的徐总无理呢?放开徐总。”万文故作恼怒的瞪了一眼那压着徐毅肩膀的保镖。

        保镖啥也没说,松开了徐毅的肩膀。

        “徐总,我记得你好像有个儿子很不成器啊?你公司之所以周转不灵好像就是因为你帮你那个烂赌鬼的儿子还了很多钱对吧?其实我这个人很讨厌赌博的人,所以我很同情你!”

        “万一你破产了,你那个烂赌鬼儿子还不上钱你说会怎样?我记得有个朋友也是喜欢赌博,本来一米七的个子后来变成了一米三,啧啧啧,腰部以下都没了,真是可怜啊!”

        “你想干什么!”徐毅愤怒的站起身,指着万文的手都在颤抖。

        “对了,你还有个女儿,好像是你前妻在离开你之前怀上的,听说很漂亮,穿的和个小公主一样,现在还在上初中吧?”

        万文似乎没看到徐毅那因为愤怒而扭曲的脸,翘着二郎腿摇晃着酒杯自言自语道。

        “万文,你要是敢动我的儿子女儿,我要你的命。”徐毅愤怒的扬起拳头。

        可还没等到他的拳头落在万文的脸上,就感觉到肚子上传来一阵剧痛。

        在整个人像是虾米一样疼的弯下腰,嘴巴大大的张开,不停地西旗

        刚才打在他肚子上的那一拳,差点没让他把隔夜饭都给吐出来。

        还没等徐毅这口气喘上来,头发被人抓住,脸重重的压在了面前的玻璃茶几上。

        两只手也被扭到身后,动弹不得。

        “徐总啊徐总,和你好好说话你怎么就不能也跟我好好说话呢?非要动手动脚,你说是不是找虐?”

        看着被压在茶几上不停挣扎的徐毅,万文嘲讽的摇了摇头,端起酒杯缓缓地把酒倒在了徐毅的头上。

        酒顺着徐毅的头发往下滴,这让徐毅感到了无尽的屈辱。

        “万文,你不得好死,你就是个人渣,败类!”徐毅大声的咆哮。

        “你说的不错,我就是个人渣败类,所以你千万不要惹怒我,要不然我会做出更败类的事情,比如说你的儿子,女儿?或者你那个一直等着你复婚的前妻,又或者……”

        万文顿了顿,嘴角勾勒起一个残忍的笑容:“又或者那个一只脚迈进棺材的老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