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995:宰客

第995:宰客

        那开车的师傅很健谈,说话也很风趣。

        一路上这三轮车师傅都在跟杨旭几人介绍西海的风土人情,还跟他们说了很多避免被坑的招数。

        “如果你们以后自己要买海鲜的话,就到我刚才介绍的那家去,因为现在作假的实在是太多了。”

        “这边装海鲜都用黑色的塑料袋,像是你先前选的是活的,可是到塑料袋里就是死的了,别问为什么,问了我也不知道。”

        “知道魔术吧?他们的手法很快,和变魔术一样,等到你们把海鲜拿回来就是死的了,而且分量不足。”

        “不过只要你们去刚才我交代的那个地方买的话,如果感觉到自己被坑,你们可以来找我,我去骂他。”

        “放心啦,我推荐人去的绝对没错。”

        三轮车师傅滔滔不绝的说着,一边说一边拍胸脯保证他人格担保。

        除了顾寒霜这个呆头鹅之外,基本上没有人回应,三轮车师傅也不介意,他说他的。

        过了十来分钟,三轮车师傅把杨旭一行人送到了一家名为快乐久久的海鲜楼。

        这海鲜楼装修的很大气,足足有三层楼,一进去就感觉到金碧辉煌。

        在海鲜楼的外边放着一长排的水族箱,光是这个水族箱的价格就不菲,里边全都是活蹦乱跳的生猛海鲜。

        光是螃蟹的种类就七八种,各种虾,象拔蚌,生蚝,鲍、鱼,就连小鲨鱼都有,看的人望而生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西海海鲜宰客太厉害,还是因为这个时间点大伙都去海边玩了,饭店里的客人并不多。

        也就两三桌人,看样子全都是游客,一个本地人都没有。

        “这价格也不算贵嘛,看到装修的这么豪华,我还以为很贵呢!”顾寒霜凑到装着石斑鱼的鱼缸前看了看上边贴着的标价。

        一斤45。

        石斑鱼不贵,在西海的海鲜市场卖的话一条无论多大都是四十到四十五左右,不过这是饭店,比不了,肯定是要贵一倍到两倍这都是正常的。

        毕竟人家也要加工费不是,你总不能买来生啃吧。

        先前顾寒霜在网上做过科普,说在西海最好不要去饭店吃,装修越高大上越黑,真要出去吃,就远离景区,去那些不起眼的大排档,最好是停很多本地车牌的地方吃。

        这样被宰的几率不是很大。

        不过看到这海鲜酒楼的这价格,顾寒霜一直担忧的心也终于落了下来。

        应该是严打过,所以这帮人不敢这么嚣张的宰客了。

        为了确保万一,她还多看了几个品种的价格。

        生蚝一元一个,也有五六块钱一个的。

        明虾五十一斤,都挺划算。

        而此时那个三轮车师傅也从车上下来,对着门口坐着的一个汉子大声喊道。

        “游老板,来客人了。”

        坐在门口的那汉子长得五大三粗,穿着一身黑色的t恤,衣服都撩起来露出那比孕妇还大的啤酒肚,下身穿着一条沙滩裤,露出两条毛茸茸的大腿,穿着人字拖,脚一颠一颠的。

        脖子上还挂着一根拇指粗的金项链,看起来很是暴发户。

        “是黑山啊,你又给我拉来客人了!”游老板哈哈大笑的拍了拍黑山的肩膀,从口袋里掏出一包华子,递给他一根。

        然后又客气的递给杨旭几人,不过他们都没要,只是说不会抽烟。

        “游老板,我跟你说啊,这几个都是我老乡,你千万不能宰啊,价钱也给我算便宜点,按照进货价来算!”黑山指着杨旭几人大声的道。

        “黑山,我这小本生意不好做,按照进货价来,我要亏死啊!”游老板一脸不情愿。

        “怎么?你是不给我黑山这个面子吗?不给的话以后别想让我给你介绍客人,我现在就拉他们走!”黑山粗着脖子怼了一句。

        说完还对着杨旭一行人吆喝:“走走走,我带你们去海鲜市场买菜,然后到我家里吃,都是老乡难得这么有缘,今天我做东!”

        “别啊黑山,我叫你山哥了行不?我就给进货价,行了吧!”游老板赶紧讨好的拉住黑山。

        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杨旭的道:“兄弟,我也是看在山哥的面子,保证给你们最新鲜,最生猛的海鲜,价格公道,我们的厨师还是五星级大厨退下来的,保证你们吃的开心!”

        杨旭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嘴上说着多谢老板了。

        心里却冷笑不已。

        演,接着演。

        你们两个人不拿个奥斯卡小金人都委屈你们了。

        不过这都是拉客人的手段,说白了就是让客人对这家店有好感。

        杨旭也没有揭穿,都是做生意的。

        “那行了,我还要去拉别的客人,这几位老乡你都给我照顾好了,要不然我拆了你的店!”

        黑山虎着脸发着狠话。

        游老板自然是连连点头,说必须招待好。

        “哥几个,还有两个大妹子,我先去忙了,要是游老板招呼不好你们,回头我收拾他!”黑山大声道。

        “山哥,麻烦你了!”顾寒霜点了点头。

        黑山客道两句,然后骑上他的三轮车一溜烟离开了。

        “这个山哥人还真好,一路上给我们讲解这么多,还帮我们跟老板说话!”顾寒霜看着黑山离开的背影,感叹道。

        “希望是真的好,那才好!”杨旭若有所思的道。

        顾寒霜虽然觉得杨旭这话有问题,但也没有问出来,而是指着鱼缸里一条石斑鱼道:“老板,这条鱼有多少……”

        “啪!”

        顾寒霜嘴里剩下的那个斤字还没说出来,就看到游老板拿着一个渔网把石斑鱼给捞了出来,直接摔在地上,接着又操起一根木棍,对着那石斑鱼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

        瞬间那条石斑鱼就死了。

        这一顿操作行云流水,不带一点犹豫的,看的顾寒霜目瞪口呆。

        她没想要这条鱼,只是想问一下这条鱼多少斤,这老板咋弄死了?

        “游老板,我只是问问,你怎么就打死了?”顾寒霜柳眉微皱。

        “我还以为你要这条鱼呢,不过现在打都打死了也不能放回去是不?放回去也活不了了,反正价格也不贵,你们就当尝尝鲜,我这里的师傅做石斑鱼味道一绝,尝尝?”

        游老板虽然是用试探性的口吻,但手却不慢,已经递给了一旁的服务员让他送去厨房。

        看到这,顾寒霜的眉头皱的更紧了,但也没说什么。

        她没有买过菜,还以为都是这样的。

        杨旭在一旁抱着胳膊冷笑不已。

        这游老板的心还真是黑啊,黑山才走了没半分钟,他就开始下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