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983章:被狮子嫌弃了

第983章:被狮子嫌弃了

        一人一狮子面对面站着,谁也没有轻举妄动。

        冷汗,像是下雨一样哗哗的顺着金铭的脸颊两边往下淌,衣服都能拧出水来了。

        被冷风一吹,他忍不住的打了哆嗦,却不敢动弹。

        白狮小白不停地绕着金铭慢慢的徘徊,它那宽大而浑圆的脑袋轻轻的摇摆,审视着它的猎物。

        炯炯有神的眼睛射出犀利而威严的光芒,看得金铭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那一头长长的鬃毛像白色的鬈发左右摆动了几下,嘴里一声长吼,四面回响;迈开步子,威风凛凛。

        “妈呀!”金铭忍不住咽了口唾沫,想要往后退,可是双脚却像是被人灌了铅一动都动不了。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里会有一头狮子?为什么大草原上的产物会出现在这里?

        可怜的金铭,一点准备工作都没做,如果他提前调查一点,只是一点点,就不会不知道,小白是杨旭家里养的。

        就在这时,小白转过身撑出一只爪子,伸了一个懒腰,接着就张开嘴巴,从容地打了一个哈欠,吐出舌头来舔眼圈上的尘土,洗了个脸。

        然后把脑袋往金铭的身上探了探,那副神气的模样,就算是十个金铭也会吓得筋酥骨软。

        “咕噜!”金铭再次咽了口唾沫,一步步的往后退。

        然而,他刚刚退后一步,小白那钢鞭似的尾巴轻轻一扫,抽在了金铭的身上。

        “哥……哥我不好吃的,你放过我吧!”金铭都要哭出来了。

        金铭不说话还好,他刚说完,小白那巨大的爪子轻轻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在这一瞬间,金铭仿佛感觉到了死神的镰刀夹在脖子上,小白那从嘴巴里吹出来呼哧呼哧的热气喷在他的脸上。

        “镇定,千万要镇定!”金铭死死地掐着自己的大腿,让自己变得更镇定一些。

        脑子里闪过无数种遇到狮子怎么自救的方法。

        他隐约记得以前小时候看到过的动物世界里,有遇到狮子,该怎么样自救。

        好像是不要怕,不要慌,先看狮子什么反应,只是看看你,然后没什么动静的话就慢慢离开。

        不过这一招好像不怎么灵验啊,这家伙一只爪子搭在他肩膀上,这算不算的上有动静?

        还有一个好像是要保持自己的威严,一般动物都有很强的危险意识,在面对比自己强悍的动物面前,他们不敢主动发起进攻。

        金铭深吸口气,鼓起眼睛努力的摆出一副我很厉害的样子,喉咙里也发出类似于野兽发怒的声音。

        金铭试了两声,他都被自己的低吼声吓到了。

        果然,面前那头白狮好像被吓到了,它很明显的愣了下,那恐怖的脑袋也往后挪了半分,就连搭在他肩膀上的爪子也放了下去。

        果然有用!

        “啪!”

        还没等金铭兴奋,脑袋上突然矮了重重一巴掌。

        狮子一巴掌下来有多大力气?一巴掌就把金铭打翻在地,眼前全都是飞舞的白色小星星。

        一口气差点没喘上来。

        不是说好了只要保持威严,狮子就不敢进攻吗?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金铭努力的控制着自己的表情,想要摆出更威严的表情,然而他的脸被小白一巴掌抽的歪到了一边。

        他这么一咧嘴,看着就像是马戏团里的小丑在笑。

        “吼!”

        小白嘴里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狮吼,震得金铭耳膜生疼,张开的血盆大口如同一具红色的棺材。

        就算金铭在不了解动物,也知道这头雄狮被他给激怒了。

        “吱吱吱!”

        应该是被狮子的吼声镇住,原本安静异常的树林里突然传来各种虫子的鸣叫声。

        听到这声音,金铭才想起来,自己是蛊师啊,他怕个啥啊?

        虽然他不能和师父金霸一样,在下蛊的一瞬间就能控制住敌人,然后斩杀。

        可是他能为自己争取逃跑的时间啊。

        想到这,金铭激动地嘴皮子都在颤抖,接着他手一抖,刚要释放出蛊虫。

        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感觉到头上一大片的阴影闪过,遮住了他头顶的亮光。

        金铭纳闷的抬起头,看到了四根长长的獠牙,鼻子也闻到了一针巨大的口臭味。

        这是他在世界上看到的最后景象。

        小白呸的一口,把金铭的脑瓜子吐了出来,很是嫌弃的用前爪踢开,就像是踢球一样,把金铭的脑袋踢飞两米远。

        这味道太难吃了,还没有家里做的饭菜好吃。

        “咔嚓!”

        小白对着金铭的胳膊一口咬了下去,这味道让它忍不住干咳两声。

        这手的味道太酸了。

        “咔嚓!”金铭的大腿被咬断,但很快就被吐了出来。

        肉质太老,难以下咽。

        小白那巨大的身子围着金铭四分五裂的尸体走了两圈,最终一脸嫌弃的摇了摇头,慢悠悠的朝别墅的方向走去。

        都是那个死老头,骗自己这里有好吃的,还没有家里的饭菜好吃。

        如果金铭还活着,一定会被憋屈死。

        这狮子把他咬死,还嫌弃他的肉不好吃?

        更过分的是,还拿他跟农家菜相比?

        侮辱,刺果果的侮辱!

        又过了半个多小时,一辆小车缓缓驶了过来,车身漆黑,也没有开灯光,在黑夜中如同一辆幽灵车。

        就连车牌号都被黑色的布料遮挡住,看起来很神秘。

        接着车子无声无息的停在了金铭死亡的那树林的小路旁,从车上跳下来两个身穿黑衣的瘦小男人。

        两人先是警惕的观察了四周一圈,发现没有可疑之后,快步的钻进了树林。

        “六子,大师兄的信号最后在这里失去联系的。”其中一个留着寸板头的黑衣人看了一眼手表上闪烁的红灯,压低了声音道。

        “赶紧找吧,我感觉大师兄好像出事了,这信号一直停在这里。”被称为六子的那人,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眉头直皱。

        “六子,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怀疑大师兄出事了,要不然信号怎么就没了!”寸板头说完忍不住打了哆嗦。

        “别废话,赶紧找!”六子不耐烦的瞪了寸板头一眼,后者也不敢再说话。

        也不敢开灯,就在周围小心翼翼的搜索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