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981章:踏破铁鞋无觅处

第981章:踏破铁鞋无觅处

        金铭一路狂奔,不要命的往前冲,身上的痛好像不存在了。

        甚至见头都不敢回,就生怕一转头又看到那张笑容温和的脸。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金铭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身上早已经被汗水给打湿,就像是刚从水里打捞出来一样。

        “应该,应该没追上来了吧。”金铭瘫软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扭过头往后看去。

        此时天已经黑透了,大地已经沉睡了,除了微风轻轻地吹着,除了偶然一两声狗的吠叫,冷落的街道是寂静无声的。

        周围除了寂静还是寂静,夜黑风高月黑风高杀人夜天上亮,地上黑,仿佛寒气把光也阻隔了似的。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夜雾袭来,仲夏的夜晚倒有点凉意。

        以前这种黑夜对于金铭来说就是他的天堂,因为从小他已经习惯了和金霸在黑夜中生活。

        因为也只有晚上一些特定的虫子和蛇才会出现,而且晚上的空气比白天更加好吸收。

        可是此时此刻,面对着无边的黑夜,金铭却感到了一丝恐惧。

        他惊恐的看向四周,生怕哪里会蹦出来一个人,对他说:你不是能跑吗?继续啊!

        金铭恐怕会疯掉!

        好在。害怕的事情没有发生,这样金铭忍不住长舒口气。

        在休息下赶紧回南陵,这不是人待的地方,然后告诉师傅,这里有个高手。

        是逆天的那种。

        金铭从身上掏出手机想看看时间,可手机刚拿出来却绝望的发现,手机屏幕竟然碎了,开机都开不了。

        金铭气的破口大骂,狠狠的把手机丢了出去。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人倒霉起来喝凉水也会塞牙缝。

        都是那一帮子废物傻大个,对着自己爆打半个多下小时,把他手机也给打坏了。

        金铭是气得破口大骂。

        然而他却忘记了,他一个劲骂别人废物,自己却被口中的废物给打哭了。

        “哎,走着吧!”金铭无奈的叹了口气,在黑夜中寻找着方向。

        刚才光顾着跑也没有看清路,现在跑到那条公路都不知道。

        不过金铭也没有担心,在顺着公路一直走,只要找到人,他分分钟可以抢一辆车。

        然而就在金铭休息过后,准备起身离开时,敏锐的第六感让他突然毛骨悚然。

        在黑暗之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自己。

        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森林里被饿狼给盯上。

        金铭瞬间一动都不敢动,浑身的血液仿佛在这一刻都僵硬了。

        他紧闭呼吸,瞪大了眼睛,竖起耳朵,仔细的听着周围的动静。

        一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金铭就这样一直站着一动不动,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这般长久。

        让他害怕的事情没有发生。

        “奇怪了,难道刚才是我的幻觉吗?”金铭扭过僵硬的脑袋,甚至都能听到自己转动脖子时,因为身子僵硬发出来的咔嚓声。

        身后漆黑一片,什么都没有。

        “应该是太紧张了,可能是野狗吧!”金铭喃喃自语,又开始往前走。

        此时,他对于狗子和那十几个汉子的恨,已经深入骨髓。

        金铭发誓,今天的仇他一定会报回来,要让狗子他们生不如死。

        至于徐庆年那个变态还是算了吧,金霸可能都不是对手。

        想到徐庆年,金铭加快了脚步,他要回去告诉金霸,千万千万不要再来魔都。

        自己出来了这么久,就怕也没有联系上自己,万一他找过来碰到徐庆年,那就麻烦了。

        突然,路口一道橘黄色的灯光亮起,金铭浑身一震。

        有车!实在是太好了。

        看到那道橘黄色的灯光,金铭差点就哭出声来。

        就像是一个落水之人看到了救命稻草。

        那种激动之情根本不能用言语来表达。

        “停车,快停车!”金铭站在马路中间,疯狂的挥动着自己的双手。

        灯光越来越近。

        一辆皮卡车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求你,求你送我去车站!”

        金铭双眼通红,说出来的声音都是沙哑的。

        如果换做平时,他根本不会说求这个字。

        可此时金铭浑身疼痛,双脚无力,因为太长时间没喝水的缘故,他的嘴皮子已经干裂,嘴唇发白。

        他是自己可以开车,但是如果有人送的话,何乐而不为呢?

        车窗缓缓摇下。

        金铭的心里跟着激动的颤抖了起来。

        “麻烦你,送……”

        金铭激动的刚要开口,就发现一个脑袋从窗口探了出来,是一个满脸酒气的中年人。

        “呸,你个臭乞丐,想死滚一边去。”中年人一口浓痰吐在了金铭的脸上,就是一脚油门,车子扬长而去。

        夜,是无声的。

        风,是寒冷的。

        冷入骨髓。

        金铭傻愣愣的站着,在夜风中凌乱。

        他居然,被人吐了一口浓痰,还被人骂做乞丐。

        这应是他今天第二次被人骂做乞丐了。

        “我要杀了你,我一定要杀了你!!!”金铭愤怒的对着车子驶去的方向大声的咆哮,发泄的心中的怒吼。

        此时的他,感觉到了什么叫做虎落平阳被犬欺!

        就在金铭大声咆哮时,又是一道灯光亮起。

        “这一次直接拦车,强行拦车,不给就把他给弄死了!”金铭攥紧了拳头,心中发狠。

        这一次,他要抢车。

        车子缓缓停下,还是一辆皮卡。

        看到皮卡,金铭就有一种杀人的冲动。

        第一次碰到皮卡的时候,就是苟狗子用铁链拖着皮卡在走。

        因为觉得这个傻大个有趣,所以金铭才想着戏弄他,才就会闹成今天这种局面。

        第二次碰到皮卡,那个中年人朝他吐了一口痰。

        这一次下来的无论是谁,就算是官差,金铭也要把他给弄死。

        “你给老子下……”

        “哟呵,是你这个臭乞丐啊?”金铭的话还没说完,一张熟悉的脸从驾驶座探了出来。

        是今天那十几个打自己最厉害的,领头的那个。

        看到这张脸的时候,金铭第一感觉就是恐慌,这接着是震惊,再然后就是无边的愤怒。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