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980章:被打哭了

第980章:被打哭了

        听着这帮人的对话,金铭想死的心都有了,肠子更是悔青了。

        他前面在坚持什么?他为什么不喊疼?

        而且这帮人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吗?

        人家电视里,小说里都写着,被打的人一声不吭,敌人都尊称他一声汉子的好吗?

        为什么在这帮人眼里,自己不叫,就是侮辱他们?

        很快,金铭的惨叫声再次回响起来,这一次他的惨叫声就悦耳多了。

        为了让这帮人感受到自己的诚意,金铭是往死里惨叫。

        “徐爷爷,外边是什么声音啊?好吵啊!”果果从门里钻出脑袋,小脸上写满了疑惑。

        “噢,杀猪呢!”徐庆年赶紧用手遮挡住了果果的眼睛。

        “果果还没见过杀猪呢,果果要看!”果果用手巴拉着徐庆年的手。

        “果果,杀猪不好看的,看了晚上睡不着觉,我们去找小百玩。”

        徐庆年赶紧把果果抱了起来,走进别墅关上门。

        金铭一直观察徐庆年的一举一动,见到徐庆年走进别墅,还关上门,他差点就哭出声了。

        走了,他终于走了。

        这个魔鬼终于走了,只要他走了,自己就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把这帮羞辱自己的人打死,然后在用最快的速度逃跑。

        再也不来魔都了!

        打死也不来了!

        十几个练了一身肌肉疙瘩的混混,也敢对高傲尊贵的蛊门大弟子动手,真是不知死活。

        颤抖吧,凡人们!

        在徐庆年领着果果回到别墅,当别墅门观赏的那一刻。

        正被暴打的金铭突然爆发。

        一脚踹翻两个打的最凶的汉子,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跳了起来,身上散发着强大的杀气。

        那感觉就像是一头野兽。

        野兽在捕猎的时候也许不是最凶猛的,但受伤的野兽却是最凶残的。

        “靠,这小家伙居然还敢反抗!”一个被金铭打了一拳的家伙摸着嘴角,怒骂道。

        “都说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我看他是要拼命了!”

        “那就把他给打残了!”

        “蝼蚁们,看样子你们真的是打上瘾了!”

        金铭嘴角扬起一抹嘲笑,活动了下发麻的身子,笑的越来越癫狂。

        “这小子该不会是被打傻了吧?他还笑?”

        “他叫我们蝼蚁?”

        “我估计是脑子被打坏了!”

        “莫名的,我感觉我们有点小残忍啊!”

        “管他残忍不残忍,既然这个小子自己作死,怪不得我们了,兄弟们,干他!”那领头的汉子大喝道。

        至于狗子则是站在一旁抱着手,他不屑一起动手打人。

        虽然他也看出来了金铭的气质有所转变,不过他想着让这帮家伙锻炼一下也好。

        练得再多也不如实战。

        “你们……给我一起去死!”金铭的嘴角扬起一抹讥讽的笑容。

        不过,在金铭准备率先发起攻击的时候,别墅门再次被打开。

        徐庆年走了出来,看了一眼众人,淡淡的道:“动静不要闹得太大,果果玩累了要休息会儿,不要吵醒她!”

        我勒个去?

        金铭身子都已经冲出去半个身位,看到徐庆年,他好不容易鼓起来的勇气,瞬间化为泡影。

        这家伙有有病吧?

        你出来干啥?玩我呢?

        徐庆年在,金铭根本不敢动弹。

        尽管徐庆年刚才只是轻轻地扫了他一眼,可是给金铭带来的压力却如同一座泰山压顶。

        而且那饱含深意的眼神好像在告诉自己,千万千万不要动手,要不然,我会用一根小拇指碾死你!

        “砰!”

        一个拳头狠狠地打在了金铭的脸上,把他打得原地转了两圈,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还混合着几颗牙齿。

        “啊!大哥们……大哥们我错了,别打了,别打了!”金铭倒在地上,捂着脸不停地哀嚎。

        整个人已经缩成了虾米,哪还有先前的王霸之气?藐视众生的气势?

        这一幕把狗子等人都看傻眼了。

        这家伙脑子真不会被打坏了吧?

        刚才还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现在咋哭喊的这么惨?

        “徐大叔说了,不要让他吵醒小小姐,把他的嘴巴给我堵上!”

        “把他舌头罢了,柱子刚子,你们两个去压住他,别让他喊出声。”

        很快,雨点般的拳头再次打在了金铭的身上。

        可怜的金铭被两个人压着,感受着这‘泰式按摩’,还有一个家伙在拔他的舌头,让他根本发不出声。

        金铭心里那个悔恨啊,他为什么想要报仇?

        刚才他为什么不跑?

        要是那个时候跑了,不就啥事情也没有了?

        “我去,这小子还真是抗打,这么久都打不晕!”一个汉子甩了甩发麻的手臂,抱怨道。

        “确实抗打,我突然有个主意,要不然我们不放他走了,以后留下来做我们的沙包吧?我发现打沙包还没有打人来的过瘾!”

        “我同意!”

        “有道理,留下他好了,每天就拿他来训练了。”

        听到众人一边暴打自己,一边还想着把自己留下来,金铭想死的心都有了。

        一股委屈突然从心底深处升起,到最后怎么都控制不住,鼻子一酸,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他……他好像哭了?”

        “我们是不是太残忍了?把人都给打哭了。”

        “要不算了吧?”

        看到金铭哭的像个孩子一样,众人也不好在动手,实在是太惨了。

        估计他母亲看到他都不一定能认得出来,暴打了半个小时啊,整个人都肥了一圈。

        不是,是肿了一圈。

        好像一百斤的人突然变成了两百斤的胖子,太惨了!

        看到金铭那嚎啕大哭声,徐庆年心里也有些不忍,看把这孩子欺负的。

        “哎!”徐庆年摇了摇头,背着手再次走进别墅。

        也就在徐庆年刚刚进入别墅的那一刻,金铭突然哇的一声大哭。

        这一声哭声很大,吓得为何金铭的人都愣了下,接着他们就看到一道黑红的的影子刷的一下消失在自己面前。

        “刚才什么东西从我眼前消失了?”

        “好像是……是刚才我们打的那个乞丐!”

        “被暴打了半个小时,还能跑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