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979章:受到了一万点侮辱

第979章:受到了一万点侮辱

        “累死老子了,你这家伙功夫不行,不过却挺抗揍啊!”

        狗子甩了甩发麻的手腕,夸奖道。

        我功夫不行?

        金铭银牙都要咬碎了,要不是那个大叔在那里,老子整死你这个龟孙子。

        金铭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狗仗人势,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傻大个,你打就打了,还要羞辱我,你给我等着!”

        金铭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恨恨的瞪着狗子。

        他是真的不敢还手,那个大叔给他带来的阴影不亚于狗子害怕鬼的程度。

        其实在金铭刚刚被徐庆年抓住的时候,就想过放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根本催动不了蛊虫。

        金铭能够很清晰的感觉到,他在催动蛊虫的时候,蛊虫的害怕!

        连蛊虫都害怕的人?

        那个大叔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别等着了,我们练武之人,有什么事情当场就解决,我现在让你一只手,你来啊!”

        狗子一脸不屑。

        他就不明白了,这世界上怎么有这么厚脸皮的人,打又打不过,还一天嚷嚷着给我等着,好像下次他就能报仇了一样。

        “傻大个,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真要这样侮辱我?”

        金铭皱了皱眉。

        他从小到大都没有受到过这种侮辱和嘲讽,可是徐庆年坐在,他根本不敢还手。

        但让金铭说服软的话,他又说不出口。

        毕竟让他这么骄傲的人说出求饶的话,和杀了他差不多。

        “我侮辱你?你叫我傻大个,还说我侮辱你?”

        狗子猛地一瞪眼。

        “狗子哥,这什么情况?”

        这时,一大帮汗流浃背的汉子走了过来,一脸好奇的看着金铭。

        他们都是陈光和唐彪派来保护别墅安全的,今天刚训练完就看到狗子和一个被揍得满脸是血的家伙在吵架,不由得而好奇的围上来。

        “这家伙刚才装鬼吓唬我,被我揍了一顿不服气,还骂我是傻大个。”狗子指着金铭大声道。

        “你这个臭乞丐,居然敢骂狗子哥,不能忍!”

        “哥几个给他点颜色看看,让他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

        “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撒野也敢来这里!”

        “一直都是和兄弟们对练,这么久没有打架了没意思,要不哥几个拿他来练练手?”

        众人眼神不善的看着金铭,七嘴八舌的讨论。

        金铭的脸色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这帮人比起狗子那个傻大个还要废物,一群废物还想要教训老子?

        “怎么?你看起来很不服气的样子啊?”其中一个汉子不爽的道。

        金铭的脸色瞬间憋得涨红,接着铁青一片。

        今天出门是没看黄历吗?还是说这个地方有毒啊!

        一群混子都敢嘲笑他。

        咯咯咯!

        金铭的拳头都要捏碎了,你脑门上青筋暴起。

        “既然不服气,兄弟们干他!”先前说话的那汉子脾气也比较火爆,见金铭满脸恨意,他更来气了。

        一个乞丐也敢在这里嚣张?

        不知道这里是引龙一号别墅?不知道这里是杨少的地盘?

        话音刚落,汉子一拳头就砸向了金铭的脑袋。

        金铭吓了一大跳,一个侧身躲过了那汉子的攻击。

        “还敢躲?兄弟们一起上!”汉子一拳落空,感觉自己在兄弟们面前丢了面子,不由得怒吼一声。

        其他人一看,顿时一哄而上。

        一群人打一个,舒坦!

        金铭虽然功夫好,但是他不敢还手,而且一下子涌上来十几号人,他就算是在灵活也躲闪不及。

        而且这帮家伙还很聪明的把他围成了一个圆圈,圆圈在慢慢的缩小,他的活动范围也跟着缩小。

        下一秒,金铭的嘴里突然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一个家伙居然很无耻的攻击他的下盘,这一脚差点没把金铭踢成废人。

        疼!

        疼到了骨子里,那种痛比先前手臂被折断疼上十倍不止。

        “躲啊,你在继续躲啊!刚才不是很牛吗?让老子丢脸,老子整死你!”

        那汉子说着,一肘子把金铭打翻在地,抬起脚对着金铭受伤的地方狠狠地踩了下去。

        “噢!”金铭疼的浑身直冒冷汗,豆大的汗水像是不要钱似的哗啦啦往下掉。

        脸部的肌肉也在疯狂的抽搐,脸色铁青一片,接着变成惨白。

        此时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然而,这不过是开始罢了。

        先前金铭仗着自己动作快,左躲右闪的,已经激起了这帮人心里的怒火,此时看到他倒在地上,哪里还会给他机会?

        拳头如同雨点般狠狠地砸在他的身上。

        “让你躲,在老子面前跳来跳去,你是打算表演凌波微步是吧?”

        “在杨少的地盘嚣张,真当自己是根葱了!”

        “老子弄死你,就跟弄死一只蚂蚁这么简单!看我佛山无影脚!”

        金铭双手死死地护着脑袋,感觉有些头晕目眩,疼痛一阵阵传来。

        在暗处的徐庆年嘴角扬起一丝玩味的笑容。

        一个小小的蛊师也敢来别墅?真是不知死活。

        从金铭出现在别墅周围的那一刻,徐庆年就已经知道了,见他没有什么动作,徐庆年也懒得管。

        主要他不危害别墅里的人就行。

        谁知道狗子也大老粗却吓得大喊大叫,徐庆年没办法才出手,要不然吓坏了果果可不好,会给孩子留下阴影的。

        ……

        “大哥……大哥们,别打了,别打了,再打要死人了!”

        五分钟后,金铭实在是忍不住发出了求饶的惨叫。

        他怀疑坐在这么被暴打下去,这帮人会活生生的把他打死。

        求饶也总比被打死的好,丢脸就丢脸一些,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大哥,他求饶了咋办?还打吗?”一个汉子又狠狠地揣了两下,停了下来。

        “我总感觉他在侮辱我!”先前和狗子说话的那汉子摸着下巴道。

        “有吗?”

        “肯定有,打了这么久他才求饶,这不是侮辱我们吗?侮辱我们的拳头不够使劲!”

        “听老大你这话的意思,好像有几分道理啊!”

        “那我们还打吗?”

        “必须的啊,要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才行!”

        “那要是打死了咋整?”

        “死了就算了,敢来杨少的别墅闹事,打死也是他活该,不过还是算了,家里有孩子,万一这家伙死在这里了晦气!”

        “那就打个半残?”

        “这个可以有!”

        十几个人围着金铭七嘴八舌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