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977章: 悲哀的金铭

第977章: 悲哀的金铭

        “妈呀!”

        狗子吓得浑身一哆嗦,下意识的抓紧了绑在身上的铁链,好像这样更能给他安全感。

        那双红色的眼睛血红血红的,刚一对上狗子瞬间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一个漫天的尸山血海。

        有鬼!

        狗子打了个哆嗦,连忙退后好几步,再次定睛一看时,什么都没有看到。

        “奇怪,人呢?”狗子用力的揉了揉眼睛,却什么都没看到。

        难不成是自己眼花了?因为太过于劳累?还是饿了?

        狗子摸了摸肚子,一脸迷惑。

        “应该是饿了,等训练完也到吃饭时间了!”狗子挠了挠头,拖着皮卡车继续往前走。

        突然,一阵冷风吹来,狗子止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这股风阴森森的,还有些熟悉。

        就像是……

        就像是刚才的那股冷风,类似于有人在脖子背后吹气。

        “咕噜!”

        狗子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慢慢的转过头,啥也没有看到。

        “难不成又是幻觉?”狗子吓得头皮都要炸开了。

        他啥也不怕,就是怕鬼,这是从小就有的毛病。

        狗子莫名的想起了小时候的遭遇,这童年阴影一直伴随着他到现在,别看他个头大,到了晚上不开灯狗子根本不敢睡。

        狗子刚上六年级的时候就见过那些不干净的东西。

        当时他后山玩,就碰到了和他一样年纪的小孩子,当时小孩子心性哪里知道这些可怕的东西。

        一直在大山里玩了两天,几百号人一直找,两天后发现狗子在一个小坟包上拿着一个没烧完的纸人玩的不亦乐乎,那小小的坟头都要被他给踩平了。

        当时人们找到狗子的时候,狗子还抱着那个纸人说,要带他回家,还跟纸人对话,吓得狗子他母亲当场就晕死过去。

        回到家的时候狗子还把这两天的经历全都说出来,说和那个小朋友玩捉迷藏啥的,当天晚上就发高烧。

        烧到四十度,连夜送去医院整整昏迷了三天,住院一个多月才好。

        好了以后脑子就有点短路,人也有点憨。

        ……

        “妈呀,不会又碰上脏东西了吧。”狗子吓得拉着铁链狂奔。

        头也不敢往回看,就生怕被背后的那怪物抓到。

        “狗子,你跑啥啊?”

        狗子刚跑到别墅门前,正好看到徐庆年接果果放学。

        “叔,有……有鬼。”狗子累得上气不接下去,整张脸惨白惨白的。

        “鬼?”徐庆年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狗子。

        “狗叔叔,哪里有鬼啊?”果果瞪大眼睛,满脸好奇的左看看又看看。

        “在,在我背后,刚才一直追我来着,一个劲的给我吹冷气,那眼睛血红血红的,老吓人了。”狗子一边说,一边打着哆嗦。

        脑袋还不敢往后看。

        果果本来挺好奇的,听到狗子这话,吓得嘴巴一瘪,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乖,果果乖,不怕不怕,这个世界上没有鬼,你狗子叔叔逗你玩呢!”徐庆年狠狠地瞪了狗子一眼,赶紧抱起果果不停地哄。

        “徐爷爷,真的没有鬼吗?”

        过了半分钟,果果才停止哭声,抹着眼泪怯怯的道。

        那粉嫩的胳膊死死地抱住徐庆年的脖子,死活不松开手。

        “真的!”徐庆年赶紧点头。

        “妈呀!有鬼!”这时,狗子又是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吓得果果微微一愣,又是一阵大哭。

        这混小子。

        徐庆年恨不得一巴掌把狗子拍在地上,这么大一个人了,鬼哭狼嚎什么,看把我孙女吓得。

        不就是一个垃圾吗?用得着害怕成这样?

        “果果乖,你狗子叔叔看错了,只是一个布娃娃罢了。”

        徐庆年说着身子一闪,来到几米远的绿化丛中手一抓,把躲藏在暗处的金铭抓到了手中。

        五根手指像是铁钳子一样掐住了金铭的脖子。

        ……

        金铭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大叔竟然这么厉害,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金铭早就躲在引龙一号别墅周围,想着法子进去别墅。

        刚要进去就看到一个大块头拖着一辆皮卡车出来,然后还以为他是鬼,一路狂奔。

        金铭从来没见过这么蠢的家伙,一时好奇之下就一路跟着,逗着这个傻大个。

        然后,一个领着孩子的大叔就出现了,像是抓小鸡仔一样抓着他的脖子。

        金铭想要反抗,可是他却惊恐的发现,在这个家伙的手里,他根本没有反抗的资格。

        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浑身发软,别说反抗了,连声音也发不出来。

        这一刻的金铭内心是崩溃的,也是惊恐的。

        这种惊恐就像是人类在面对原子弹爆炸时的无能为力。

        面对这个一脸平淡的哄着孩子的大叔,金铭感觉自己就是一只蚂蚁,随时都能被这个家伙捏死。

        “果果你看,这就是个布娃娃而已。”

        惊恐中的金铭突然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是那个掐着自己脖子的大叔发出来的。

        紧接着,金铭感觉到自己的双手被人从反方向折叠。

        “果果你看,这个布娃娃的手还能折叠的,是不是很好玩?”

        徐庆年说着,抓着金铭的胳膊又折了几次。

        痛!

        通入心扉,那种痛已经深入灵魂深处,而且他还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原来只是个破布娃娃啊!”果果咬着手指一脸好奇的想用手戳戳金铭。

        想看看这个布娃娃为什么和她平时看见的布一样。

        “果果,这个布娃娃脏,别脏了你的手,等会儿要吃饭呢!”徐庆年笑着道。

        谁是布娃娃了,谁脏了!

        金铭内心在咆哮。

        “好吧,果果不碰,不过这个布娃娃的腿好丑啊,徐爷爷你能不能把他的腿变得好看点?”果果眨巴眼睛,一脸期待。

        不要!

        金铭听的浑身直抽搐,不,他连抽搐的资格都没有。

        “好啊!”

        下一秒,金铭听到了他这辈子最不想听到的声音。

        这个大叔居然说好啊!

        紧接着,金铭只感觉到一阵剧痛从双脚传来。

        他的腿骨折了!

        活生生的被人当成布娃娃一样扭断,还被任意折叠。

        “果果,这个布娃娃是不是有点像是变形金刚?”徐庆年笑的很柔和。

        “嗯嗯,徐爷爷好厉害。”果果兴奋的拍着手,吧唧一口亲在徐庆年的脸上。

        “那果果还想看什么?”徐庆年笑着道。

        听到这话,金铭的心猛地提到了嗓子眼。

        他真害怕果果回来一句:徐爷爷,我想看你扭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