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942章:叫你女儿拿五百万赎人

第942章:叫你女儿拿五百万赎人

        要说现在顾得友最害怕的地方是哪儿,那肯定是这里无疑。

        最怕的人呢?

        不是官差,而是田嚎。

        田嚎的手可比官差黑多了,被后者抓到顶多就是枪毙,可被田嚎抓到那就是求生无路求死无门。

        “顾哥,你这急急忙忙的拿着这么多行李打算去哪啊?”

        一个阴沉沉的声音在顾得友耳边响起,吓得他止不住的打了两个寒颤。

        扭过僵硬的脖子超后看去,当看到身后那人时,顾得友双腿一软差点就要瘫软在地。

        还真是害怕什么来什么。

        “嚎哥,我……我就是打算过来你这里逛逛,来投奔你,对,我就是来投奔你的!”顾得友强行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声音都在颤抖。

        “原来是来投奔我的。”田嚎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一巴掌重重的拍在顾得友的肩膀上。

        这一巴掌力道十足,差点没把顾得友给拍的散架。

        “是是是,我就是来投奔嚎哥你的!”顾得友强忍着肩膀上的疼痛,笑着点头。

        “既然来投奔我的,那走吧。”田嚎说完很是亲热的搂着顾得友的脖子往电影院里走去。

        身后还跟着几个彪形大汉,包括那个的士师傅。

        看到这和一幕,顾得友哪还不知道他要跑路被田嚎给发现了?

        “老顾啊,昨天晚上我给你的那批货呢?”田嚎舒服的靠着老板椅,翘着二郎腿半眯着眼睛,随口问道。

        “在……在家里。”顾得友头上冒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你确定真的在家里?”田嚎脸上的笑容越发的灿烂。

        “在家里,真的在家里,这么多货我不可能一直带在身上不是。”顾得友硬着头皮道。

        “没丢?”

        “没丢!”

        “既然没丢,今天我需要出一批货,我让你送你回去拿货好不好?”田嚎冷血道。

        “噗通!”

        顾得友双腿一软,跪在了田嚎的跟前,求饶道:“嚎哥,嚎哥我说实话,你的货丢了,我刚出门就被抢了,他们把货抢了!”

        顾得友不敢说货不是被抢,是被官差给没收了。

        他害怕这么说田嚎会直接把他给宰了。

        “被抢了?你四肢里填充的都是屎吗?你不会跑?你知不知道那批货值多少钱?把你拆成零件卖了你也赔不起!”

        田嚎一巴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脖子都粗了一圈,暴跳如雷。

        “嚎哥,我……我也不想啊,他们一上来就问我是不是你的小弟,我说是,他们不但把我打了一顿还把我的钱和货都给抢了,这也不能怪我,他……他们都是你的仇人啊!”

        顾得友赶紧解释道。

        “怎么?你保管不好还怪我了?”田嚎指着自己的鼻子,双眼直冒凶光。

        “不敢不敢,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赔钱,我赔钱!”

        尽管顾得友心里觉得钱被抢,田嚎有一定的责任,可是他不敢说啊。

        说着,顾得友从上衣兜里掏出杨旭给他的五万块支票,恭恭敬敬的双手奉上。

        “五万?”田嚎一脸嫌弃。

        “我……我只有五万了。”顾得友根本不敢和天豪对视,低着头大气都不敢踹。

        “你弄丢老子价值几百万的货,五万块连买那个皮箱都不够!我也不坑你,今天你要是拿不出五百万来,我把你五肢剁了!”田嚎说完一脚把顾得友踹翻。

        五……五百万!

        顾得友的脸瞬间变成了铁青色,他去哪儿要五百万。

        杨旭也明着说了,他的钱都是顾寒霜管理,给他五万块已经是极限了。

        至于去问顾寒霜要五百万?根本不可能。

        “嚎哥我……我没钱。”顾得友无力的道。

        “没钱?”

        田嚎脸上写满了失望,摇了摇头对着顾得友身边的手下冷声道:“把他的五肢剁了……算了,剁掉四肢,舌头割了,把他装进缸里拉去外地展览。”

        “嚎哥,嚎哥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给你做牛做马,我给你做狗,不要拉我去做展览!”

        顾得友吓得眼泪鼻涕都出来了,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

        就算死了也比被人砍断四肢塞进缸里去展览好啊,这根本就是生不如死。

        “你还敢跟我谈条件?”田嚎眼珠子一瞪。

        “我……我女儿有钱,我女儿有钱!”

        眼看着两个彪形大汉拿着钢刀走上来,顾得友吓得哇哇乱叫。

        “你女儿有五百万?”田嚎摆摆手,示意那两人停下。

        “有,我女儿有五百万。”顾得友赶紧点头,犹豫了会儿他又轻声道:“可是我女儿不太给我钱。”

        “那你这是耍我了?”田嚎一巴掌抽了过去。

        “不不不,只要给我五天时间,我一定把钱弄到手。”顾得友急忙说道。

        看到那两人手里明晃晃的钢刀,他就背脊发麻。

        “三天!”

        “要不多一天四天吧?”顾得友求饶道。

        “一天!”田嚎叼了支烟在嘴上,缓缓吐出个烟圈。

        “一天?”顾得友差点没把舌头给咬掉。

        “要是你在讨价还价,就半天!”田嚎伸出手捏了捏顾得友的脸。

        “可是……”

        “半天!”

        “一天,一天之内我把钱拿来。”顾得友吓得从地上一蹦而起。

        “我说了半天,如果你在敢多说一个字,我现在就弄死你!”田嚎不耐烦的打断顾得友的话,从身上摸出个手机丢道他的面前。

        “嚎哥……”看着面前的手机,顾得友有些发懵。

        “给你女儿打电话,拿五百万来赎人,如果她敢报警我就撕票!”田嚎看都不看顾得友一眼。

        “可是我女儿还在坐月子,她受不了这种刺激的!”顾得友为难的道。

        “她坐月子跟我有什么关系?你到底打不打?”田嚎怒喝道。

        他本想说就算死了也跟我没关系,可是话到嘴边却被他硬生生的咽回去了。

        他可以对顾得友打骂,但是却不敢说诅咒顾寒霜一句,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我……我打。”顾得友无力的垂着头。

        他本想回去用别的办法骗顾寒霜要钱,可现在是没有办法了。

        拿着手机沉默良久,顾得友深深地吸了口气,拨打了那个久违的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