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941章:无处可逃

第941章:无处可逃

        顾得友捧着水杯,足足沉思了十多分钟,热水都变成了凉水,他才重重的叹了口气。

        杨旭也没有催促,而是在一旁耐心的等待这家伙飙戏。

        哦不对,应该是诉说他痛苦的经历。

        “小杨我……我把你的钱给弄丢了。”顾得友悔恨的道。

        “弄丢了?”杨旭眉头一挑,强忍着笑配合他。

        钱确实是丢了,不过却丢回了他自己的手里。

        “也不能说弄丢了,其实也怪我,我忘记了钱不外露,被几个混混给抢了,二十万全都被抢走了!”顾得友痛苦的直拍大腿。

        “找死!”

        杨旭蹭的一下站起身,满脸寒霜:“谁敢抢你的东西?爸你还记得抢你钱的那几个人长什么样子吗?我在道上也认识不少朋友,你把那几个人的长相告诉我,我让人把他们给找出来!”

        “敢抢我岳父的钱,真是不知道怎么死的,到时候我非要从他们嘴里问出来,这件事情是谁指使的,要是被我查出来,我弄死他们!”

        杨旭的声音充满了杀气,整个人也是杀气腾腾的。

        起先顾得友还想着如果杨旭能把钱找回来还不错,可是听到后边的话之后瞬间就慌了。

        要是昨晚那几个人说没有人指使,是因为他是田嚎的小弟,那他的谎言不全都被揭穿了吗?

        “那几个人我看着面生,应该是流窜作案的,而且他们……他们昨天抢了这么大一笔钱,应该早就跑了。”顾得友慌张的解释道。

        看向杨旭的目光也有些躲闪,一看就是做贼心虚。

        杨旭也没有揭穿,而是装作没发现,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次就算他们走运,不过爸你也别懊恼了,钱都是身外之物,人没出事就好。”杨旭宽慰道。

        “小杨,我……我就是心里难受。”顾得友说着摸了一把眼角的泪水。

        心里难受?

        你是想跟我继续要钱吧。

        杨旭心里冷笑不已,明面上却说道:“爸,既然你的钱被抢了,那你那个朋友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这是我的命,可能也是他的命吧。”顾得友连连摇头。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那充满了渴望的眼睛却一个劲的瞟向杨旭。

        “我现在的钱都是交给寒霜,多的没有,我再给你五万吧。”杨旭沉凝了会儿,为难的道。

        “小杨你……你说真的?”顾得友顿时就激动了。

        尽管少了很多,但却让顾得友兴奋。

        他本就没有想过杨旭还会给他钱,这五万块足够他跑路了。

        没错,就是跑路。

        田嚎一旦知道货丢了,肯定以为是他想黑吃黑,铁定会把他给宰了。

        “那肯定是真的,要不然爸你不是失信于人了吗?等会人我就给你拿钱。”杨旭边说边给顾得友上药。

        “小杨,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才好,以前我和你妈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没想到今天……”

        顾得友说着说着,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这一次虽然有些演戏的成分在里边,但更多的事真情实意。

        他不是没想过改,可是根本改不掉。

        “不说这些了,都是一家人!”杨旭笑着摇头,接着又自言自语的补了句:“爸,你听说昨晚抓毒、贩了吗?”

        顾得友抹眼泪的手顿时一僵,脸色也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刷的一下转过身子惊恐的看向杨旭:“你……你刚才说什么?抓到一个毒……”

        “爸,你这么激动干嘛?没抓到,差点抓到而已。”杨旭眯着眼睛嘴角勾起一个怪异的笑容。

        “没……没激动,我就是好奇,你怎么知道昨晚抓人了?”顾得友故作镇定的道。

        可是那双腿就止不住的颤抖。

        “我有朋友告诉我的,好家伙,那货都有十几公斤,人家五十克就能枪毙了,那家伙要是被抓住,枪毙一百次都不够。”杨旭若有所指的道。

        “枪……枪毙一百次,五十克……”顾得友的身子都在剧烈的颤抖,豆大的汗水滚滚直落,像是刚洗过澡一样。

        “对啊,你说卖这些东西的是不是都该死?”

        “该死,该死!”顾得友麻木的回应。

        现在顾得友的脑子早就一片空白,心想死定了。

        “不过估计是天色太晚,没抓到人,也没有看清人的长相。”杨旭继续说道。

        “没看清长相?”顾得友浑身一震,声音提高了几个分贝。

        “嗯,不过现在网络这么发达,找到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杨旭随口说道。

        顾得友心里刚升起来的希望,瞬间变成了失落,恐惧,身子一软,瞬间就瘫了。

        看到顾得友被吓成这个样子,杨旭也没有在继续往下说。

        给他的刺激已经够多了,就看他怎么做了。

        如果他还不知道悔改,杨旭也没有办法,只能除掉。

        顶多让顾寒霜伤心一阵子,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杨旭能做的就这些。

        至于什么被通缉,这全都是假的,昨晚那两个官差也是假的。

        要不然凭顾得友这四肢无力,双腿发虚的家伙怎么可能跑的掉?

        说句不好听的,一枪打死他都是为名除害,一点惩罚都不会受,反而还会奖励一面锦旗。

        这一天,顾得友都是浑浑噩噩的,谁和他说话都是有一搭没一搭的。

        脑子里想的全都是该怎么跑路。

        到了晚上十二点,看到别墅里的灯光都熄了,顾得友拿起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瞧瞧的溜出了别墅。

        必须跑。

        现在无论是被黑,还是白的人抓到,他都是必死无疑。

        拦了一辆计程车,顾得友塞了三百块钱给计程车司机,慌里慌张的喊道:“去火车站,有多快你开多快,我赶不上车了。”

        那司机头也没回的应了声,一脚油门踩到底,车子轰的一声朝着远处奔去。

        顾得友已经在脑子里想好了,先去火车站,但是他不会坐火车,而是给其他人一个假象。

        以为他做火车离开了,到时候他们先要调查的方向肯定是火车的目的地。

        其实他是从水路,然后转陆地,在转水路去国外,然后隐姓埋名过日子。

        “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司机的声音打断了顾得友的沉思。

        “师傅,谢谢啊……嗯?这是哪?你把我带到哪儿来了?这不是火车站!”

        顾得友刚说完一句谢谢,走下车一看顿时就愣住了。

        这不是火车站,好像是……

        是田嚎开的电影院的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