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940章:惊魂一夜

第940章:惊魂一夜

        先前顾得友还想着自己能逃过一劫,可是当他发现这年纪稍大的官差,目光紧紧的盯着他的皮箱时。

        顾得友的心顿时凉了半截。

        完了!

        刚才皮箱没有来得及拉起来,此时里边的东西全全都暴露出来,这么多货,一旦被抓,注定是要吃花生米的。

        “皮箱里的是什么东西。”年纪稍大的那官差语气瞬间变得严肃起来。

        边说着边朝着顾得友走过去,手也摸向了后腰,看样子不是掏枪就是掏手铐。

        “没……没什么……”顾得友舌头都大了,惊恐万分的慢慢朝后退。

        “头儿,这玩意好像是……”

        那年纪稍微小一些的官差话还没说完,就发现顾得友掉头就跑。

        “站住!”

        顾得友撒腿狂奔,此时他也顾不上货有没有丢了,逃命要紧。

        一旦被抓进去,那就是死路一条。

        “砰……砰砰……”

        三声震耳欲聋的枪声响起,顾得友魂都要吓飞了,脑子一片空白,像只无头苍蝇一样不管不顾,只知道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顾得友实在是跑不动了,扶着墙壁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像只大黄狗一样吐着舌头不停地喘着粗气,感觉这辈子的力气全都用完了。

        一个字,累!

        两个字,害怕!

        全身上下的衣服全都被汗水给打湿,都能拧出水来。

        小心翼翼的往后看了一眼,那两个官差没有追上来,不过顾得友也不敢掉以轻心,就连的士都不敢坐,害怕碰到查酒驾的又正好抓到他。

        结果花了一晚上硬是走回了引龙一号别墅,走到别墅的时候都已经早上九点多了。

        沿途碰到有巡逻的警车,做贼心虚的顾得友就躲起来,等到确认安全了才敢出来。

        “爸,你这是干什么去了?”

        顾得友刚走进家,就碰到一脸震惊的顾寒霜瞪大眼睛看着自己,吓得他差点没条件反射的撒腿就跑。

        “你这孩子,一大早的吓死我了!”

        等到确认安全后,顾得友长长的深吸口气,恼怒的瞪了顾寒霜一眼。

        “是你吓死我了,爸你这一大早的和谁打架去了?怎么伤的这么重。”顾寒霜心疼的看着顾得友那伤痕累累的脸,还有衣服上无数个鞋印。

        “别嚷嚷,别嚷嚷,我这是昨晚和我那个朋友喝酒,醉了。”

        一看顾寒霜要喊,顾得友赶紧拉住她,不停的使眼色。

        要是让刘霞看到,他怎么都说不清楚了。

        “喝醉了?”顾寒霜疑惑的再次打量顾得友几眼,这喝酒醉能弄成这样?

        “哎呀,男人的事情你别管了,你真要问,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我都喝醉了,行了,我先进去洗个澡,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你妈!”顾得友沉着脸叮嘱道。

        说完他也不管顾寒霜答没答应,快步朝着自己的卧室走去。

        先去洗手间冲了个澡,顾得友才慵懒的躺在大床上。

        可是他一点睡意也没有,脑子里乱糟糟的,像是被人塞进了浆糊。

        他这是怕啊!

        钱被抢了无所谓,可是货没了。

        田嚎能放过他?

        就算是放过他,那官差呢?会不会通缉自己?

        一想到这,顾得友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冷汗再次遍布全身,那唯一的疑点睡意也全都吓没了。

        该怎么办?

        要不跑吧!

        “噔噔噔!”就在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三声敲门声。

        顾得友此时正在脑海中进行天人交战,这敲门声突然响起,如同一道惊雷劈在他的脑袋上,吓得直接从床上滚了下来。

        “谁啊!”顾得友恼火的吼了声。

        “爸,是我!”门外传来杨旭的声音。

        是小杨!

        听到杨旭的声音,顾得友的眼睛猛地一亮,这可是他的财神爷。

        “是小杨啊,你怎么来了?”顾得友去房间洗了个脸,才热情的打开门。

        开完门他还假惺惺的朝着外边看了一眼客厅的方向,问道:“果果她们呢?”

        “果果去学校了,我妈他们带着孩子出门散心,寒霜让我过来看看你,她说你受伤了。”杨旭说着,还扬了扬手里的药酒。

        “这孩子,我不是让她不要告诉你们,免得让你们担心嘛!”顾得友嘴上虽然埋怨,但是心里也是暖暖的。

        “寒霜也是关心你!”杨旭说着,示意顾得友脱掉上衣。

        “哎!”顾得友重重的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顾寒霜关心她?

        昨天回到别墅的时候,看到顾寒霜,看到刘霞和杨旭,吃完饭的时候看到放学回来的果果,还有杨旭和顾寒霜刚生的小孩,也想过以后安安心心,老老实实的做人。

        可是当他吃完饭发作的时候,想法瞬间就变了。

        那个时候顾得友只想着赶紧弄点钱,其他的都跟他无关。

        这才是瘾的恐怖之处,卖这东西的都该死!

        “爸,还是先脱衣服吧,我给你上药,有什么困难等会儿再给我说!”杨旭笑着帮顾得友脱掉上衣。

        顾得友的身上全都是鞋印和拳头印。

        这种鞋印和皮肤印都是印在皮肤上的,可见下手的那些人力度有多大,估计好两三天才能消除掉这些痕迹。

        这一切杨旭都是知道的,但他此时却装作一副惊讶的模样,不停地倒吸冷气。

        “爸,你……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被人打成这个样子,你该……该不会被人抢劫了吧?你还手了?”杨旭失声喊道。

        抢劫?

        顾得友正想着该着什么借口解释呢,没想到杨旭就给他找了个借口。

        顾得友眼睛一亮,但很快脸色就灰暗下来,一脸悲痛。

        “小杨,我对不住你,我真的对不住你啊!”顾得友捂着脸,声音梗咽,充满了内疚和后悔。

        “爸,不要这样,我们是一家人,有什么事情你说出来,我们一起分担。”杨旭关心的拍了拍顾得友的肩膀。

        嘴角却露出一抹不留痕迹的冷笑。

        这人还是个戏精啊,如果这家伙不是顾寒霜的父亲,昨晚他已经死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