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930章:喂不饱的豺狼

第930章:喂不饱的豺狼

        顾寒霜心急如焚的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一分钟都安静不下来。

        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两个小时,陈光那边还没有动静。

        都说女人很喜欢在脑子里脑补画面,特别是生产过后的女人最喜欢瞎想。

        在这两个消失里,顾寒霜的脑子里已经闪过无数种可能。

        “寒霜,你怎么了?心事重重的样子?”外出回来的刘霞关切的问道。

        “妈,没事,我就是像多走动走动!”顾寒霜挤出一个微笑道。

        “我是你妈,你还想骗我呢?你看起来像是没事的样子吗?我回来的这十分钟里,光是墙壁上的挂钟你就看了不下十次!”刘霞一把拉住顾寒霜的手,嗔怪道。

        顾寒霜的脸上就差用笔写出,我很烦躁这四个大字了。

        看着满脸关切的刘霞,顾寒霜张了张嘴,有些欲言又止。

        “不会是你和小杨吵架了吧?”刘霞有些紧张的问道。

        如果是以前,刘霞根本不会问出这句话,而是直接找杨旭的麻烦,接着让他和顾寒霜离婚。

        但现在不会了,抛开杨旭的身份不谈,刘霞也不想破坏现在这种和睦的家庭。

        每天,她都会喝韩若水轮流照顾孩子,然后一起上街买菜,晚上去看看别人跳跳舞什么的,接着回来做饭。

        想打牌了,就去河边找人打打牌,这小日子过得是要多舒坦就有多舒坦。

        回想起以前自己在顾家时候,那等于是活到了狗身上。

        那个时候有谁会搭理她?就算是打理也是为了利用她,根本不把她当人看,在这里,她才感觉到活着的美好。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杨旭。

        “妈,你瞎猜什么呢,我和杨旭很好,没有吵架。”顾寒霜无奈的解释道。

        “难不成你这是产后抑郁症?还是说这些天你在家里被憋坏了,我看今天天气挺好,要不然我带你出去走走吧?牵上小白,去遛狗……不对,是遛狼。”刘霞提议道。

        “妈,其实……其实。”顾寒霜看着刘霞,深吸口气,犹豫了半响才开口。

        “我说寒霜啊,有事你就说,如果妈处理不了,我们就告诉小杨。”刘霞焦急的道。

        “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顾寒霜并没有直截了当的说出来,而是转了个弯问道。

        “我说你真是,好了好了,你有什么就问吧。”刘霞拉着顾寒霜坐在沙发上。

        “爸离开的这些天,你想过他吗?”顾寒霜轻声问道,说完她小心翼翼的看向刘霞。

        果然,这话一出来,刘霞的脸色瞬间就变了。

        就像是变脸戏法似的,一会儿红一会儿青,脸上写满了纠结,愤怒,失望等等情绪。

        “好好的,提着个人干什么?他已经不是你爸了,这种人不配做你爸!”刘霞沉声道,声音也提高了几分。

        当时她发现顾得友找女人的事情,虽然生过气,但这大半辈子都过来了,刘霞不可能真的想和顾得友分开。

        但是她对顾得友很失望,因为这男人变得更加变本加厉,离家出走就是几个月。

        回来的时候就是要钱,不给钱就偷,还威胁刘霞说不给钱他就去找顾寒霜要。

        后来刘霞就对顾得友失去了信心,也彻底的绝望了。

        “等等,你为什么提到你爸?难道他……他来找过你?”

        “他什么时候来找你的?”

        “他是不是找你借钱了?我告诉你千万不要借钱给他,他就是一头喂不饱的白眼狼。”

        刘霞像是想到了什么,激动地握住了顾寒霜的手。

        顾寒霜也没有想到刘霞的反应会这么大,被她弄得一愣一愣的。

        “妈,你……你见过爸?”顾寒霜疑惑的反问。

        “没有,我没见过他。”刘霞连忙把头扭到一旁,矢口否认。

        可眼中的那一抹慌乱还是被顾寒霜扑捉到了。

        “妈,你一定见过爸是不是?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顾寒霜焦急地问道。

        做了母亲以后,顾寒霜更加感性,更加知道做父母的不容易。

        以前的恩恩怨怨随着时间的流逝已经淡了不少,她现在什么都不缺,有了爱人,还有了可爱的小宝宝,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一家团聚。

        “他就是个垃圾!”刘霞也不知道想到什么,崩溃的大哭。

        嘴里一个劲的破口大骂。

        弄得顾寒霜有些手忙脚乱,在一旁给她递纸巾。

        “寒霜,你听我说,他自从xd以后,就不再是个人了,他……”

        “妈,你刚才说什么?爸……xd?”顾寒霜急忙打断了刘霞的话,脑子有些嗡嗡的。

        刘霞也发现一时嘴快说错了,犹豫了下,才点点头:“对,顾得友这老不死的也不知道跟谁学坏了,当时为了钱,居然把我当年的嫁妆都偷了,这件事情我也一直没有告诉你,就是怕你受不了。”

        顾寒霜的脑袋轰的一下就炸了,双眼无神,浑浑噩噩的,身子还有摇晃。

        顾得友竟然xd?他怎么会堕落成这个样子。

        “寒霜你……你没事吧?你不要为这种人伤心,他不值得,说不定他已经死在外边了。”

        见顾寒霜这失魂落魄的样子,刘霞吓了一大跳,赶紧搂住她的肩膀恨恨的安慰。

        “我已经找到爸了,他马上就来了!”顾寒霜回过神来,喃喃的道。

        刘霞的话就像是一道晴天霹雳,震得她有些喘不上气。

        就连指甲深深的扎进手掌心,她都没感觉到疼,只有浓浓的失望。

        “什么!”

        刘霞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顾寒霜,还以为自己的耳朵出现幻听了。

        然而就在这时,陈光从别墅大门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嫂子,我把人带来了!”

        顾寒霜和刘霞下意识的扭头看去,当他们发现跟在陈光身后的那人时,场面瞬间安静的落针可闻。

        眼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顺着顾寒霜和刘霞的眼角滑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