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929章:恶人还需恶人磨

第929章:恶人还需恶人磨

        顾得友吼得很大声,震得刘光都倒退两步。

        “顾先生,我说过了,我们不碰这些东西,也不知道谁有!”刘光伸手拦住了两个准备上前的小弟,解释道。

        “我说了没有就去给我找,你听不懂人话吗?你是不是想让我死?”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老大已经吩咐过了,要是我死在这里,你们全都要完蛋!”

        “求求你,给我吧,给我找一点,一口就好,我真的要死了!”

        顾得友刚开始还在大声地咆哮,如同疯狂的鬣狗一般,可是随着瘾发作的越来越厉害,他渐渐地变成了哀求。

        他痛苦的倒在地上,不停地翻滚,手拼命的抓着脖子和身体,眼泪鼻涕不受控制的流出来。

        那模样就像是癫痫发作的病人,很可怕。

        ……

        “小光哥,我看他是瘾发作了,咋整?”刘光身旁的小弟轻声道。

        “对啊,他这样子就算带他去见光哥也没用。”另一个小弟在一旁附和。

        刘光没有说话,厌恶的看着时而咆哮,时而哀求的顾得友,心里除了愤怒还有深深的悲哀。

        这就是老大不让他们碰毒的下场,此时的顾得友根本没有人性。

        如果说这个时候给他一点好处,他什么都愿意做,就算是吃屎都愿意。

        “你们看住他,不要让他死了,我联系一下光哥那边吧!”刘光无奈的叹了口气,拿出电话走到一边。

        听到顾得友瘾犯了,陈光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顾寒霜已经在等着了,难不成带着瘾发作的顾得友去见顾寒霜?

        顾寒霜看到这不知道有多伤心,而且陈光也害怕顾得友会伤害到顾寒霜,尽管这可能是微乎其微。

        一时间陈光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确实不卖货,但也认识一些卖货的,难不成真的要给顾得友找点来?

        犹豫了下,陈光只能给杨旭打电话询问。

        杨旭只说了一句话:“别打死!”

        ……

        五分钟后,刘光走到了顾得友的面前。

        此时顾得友早已经疼的红了双眼,和发了疯一样不停地抓着自己,那两个小弟害怕他出事只能一左一右的按着。

        “我要死了,你们赶紧给我去找!要不然我杀了你们!”

        “放开我,快放开我!”

        “求求你们给我好不好,我要死了,是不是要钱?我……我有钱,不是……是我女儿有钱。”

        “只要你们给我来一口,我把我女儿送给你们,我女儿很漂亮的,求求你们……”

        顾得友此时早已经把所有的东西都抛到脑后,只想着来上一口。

        刘光握紧了拳头,气的脸都红了,脖子粗了整整一圈,眼睛也布满了血丝,红的让人不敢直视。

        “小光哥,这咋整?”一个小弟抬起头,气喘吁吁的问。

        “你回来了?赶紧给我整上一口,你们老大是不是让你给我找了?赶紧给我!”顾得友看到刘光,就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嘶吼道。

        如果是之前,他肯定不敢这么吆喝,就算是瘾发作疼的不行也不敢,这算的上市求胜欲望吧。

        “打!”刘光深深的吸了口气,沉声道。

        打?

        打谁?

        那两个压着顾得友的小弟一脸懵,不知道小光哥在说什么。

        “干!”刘光骂了声,冲上去对着顾得友的脑袋就是狠狠一脚。

        他早就忍不住了。

        “你……你敢打我?你们老大说过要招待好我,你居然喊敢对我动手!”顾得友被一脚踹飞,愤怒的骂道。

        那两个小弟更懵了,这什么情况?

        不过看起来很爽啊!

        “光哥说了,别打死!”刘光说完,冲过去对着顾得友又是一阵猛踹。

        那两个小弟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既然刘光都动手了,他们也不慢。

        “老子早就忍你很久了,今天看我不弄死你!”

        “还敢命令我们,真以为你是我们老大?”

        “小光是你叫的?我让你叫……让你叫!”

        顾得友瘾发作,本就又冷又疼,此时被三个人往死里打,更是疼的惨叫连连。

        “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啊……我的头!”

        “求求你们别打了,在打要死了,我不吸了……我不吸了。”顾得友抱着脑袋,在地上不停地打滚,哭爹喊娘的。

        又暴打了五分钟,刘光三人才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要不是光哥有吩咐不让打死,明年的今天就是顾得友的忌日。

        顾得友躺在血泊中,疼的不停地倒吸冷气,他不明白为什么先前还好好的,现在怎么就动手了。

        然而刘光根本没有解释的打算,对着两个小弟沉声命令道:“把他拉去洗澡,然后再找一件新衣服来。”

        被凶残的暴打了一顿,顾得友也老实了。

        尽管现在还有些生不日死,但屁都不敢放一个,乖乖的被带去洗澡。

        不过这一次没有美女搓背,只有那两个怀恨在心的小弟,拿着钢丝球不停在他身上刷,皮都要掉一层。

        顾得友也只能强撑着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咧着嘴,连痛都不敢喊。

        因为他试过了,结果被刷的更用力,让他想哭的是,这两个家伙还强迫他笑。

        等到顾得友再次打扮整齐之后,整个人如同焉了的茄子,乖巧的不行。

        “你给我记住了,要是在乱嚎,我会把你的骨头一点点的敲碎,听明白了吗?”刘光冷笑的在顾得友的肩膀上拍了拍。

        差点没把顾得友给趴在地上。

        “小光哥我知道了,你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顾得友赶紧露出个谄媚的笑容。

        贱骨头!

        看到顾得友脸上的笑容,刘光心里不由得暗骂一声。

        这人是有多贱,非要打一顿才老实。

        在去见陈光的路上,刘光又叮嘱了好几遍,当然是夹带着威胁,顾得友也不敢有任何的怨言,只能点头答应。

        ……

        很快,车子在距离引龙一号别墅三百米的的地方停了下来,陈光已经在等着了。

        看到顾得友一脸的伤,走路歪歪斜斜的,他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但也没有多说,毕竟下命令的是杨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