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926章:失踪的父亲

第926章:失踪的父亲

        引龙一号别墅。

        “嫂子,你父亲是不是叫顾得友?”陈光小心翼翼的看着顾寒霜。

        此时顾寒霜正在逗着怀里的孩子,听到陈光这话,拿着儿童摇铃的手不由得一顿。

        上次顾得友被刘霞发现在外边找女人后,顾得友就消失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儿。

        这也一直都是家里的禁忌话题,没有人敢提起。

        顾寒霜把怀里的宝宝交给一旁一头雾水的韩若水,对着陈光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出去说。

        “光哥,你……你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顾寒霜深吸口气,使自己的心情平静一些。

        要说她不想顾得友那是假的,毕竟血浓于水,这可是她的亲生父亲。

        顾寒霜也派人去找过,但一直都没有找到。

        见顾寒霜有些激动,陈光一时间不知道该不该说,脸上满是纠结和犹豫。

        现在顾寒霜还在坐月子期间,要是被气着,他死一万遍都不够。

        可现在杨旭不在,而且情况有些紧急,他又不得不说。

        “我……我就是随口问问。”陈光眼神闪躲的道。

        “光哥,你就不要骗我了,是不是我父亲出了什么事?”顾寒霜顿时就急了,上身不停的上下起伏。

        “嫂子你先别激动,我告诉你还不成吗。”陈光赶紧倒了杯水给顾寒霜,脸都吓白了。

        “他是我父亲,我能不激动吗?”顾寒霜强忍着心里的激动道。

        “我……我就是在街上看到一个老头,他说他是你父亲,我见他长得像你,所以就问问。”陈光赶紧说道。

        说完他生怕顾寒霜多想,不由得多解释了句:“嫂子你放心好了,他什么事都没有。”

        “我爸在哪?你赶紧带我去看看。”顾寒霜顿时就坐不住了,放下手里的水杯,就要走。

        顾寒霜慌,陈光更慌。

        他赶紧拦住顾寒霜道:“嫂子你先别急,你还在坐月子期间,可不能激动。”

        “我不激动,我……我就是有点想他了,你赶紧带我去啊!”顾寒霜眼圈有些微红的催促道。

        “这……这……”陈光顿时变得支支吾吾起来,脑门上都渗透出了豆大的汗珠。

        虽然说一孕傻三年,现在顾寒霜的心思全都放在家庭上,很多事情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这不代表她傻。

        见陈光为难的满头大汗的模样,她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俏脸瞬间惨白的毫无血色。

        “你……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我父亲他……他……”顾寒霜说到这就说不下去了,大口大口的喘气,身子还有些站立不稳。

        见顾寒霜有些摇摇欲坠,陈光吓得伸出手想要去搀扶,可手伸到一半硬生生的停住了。

        这可是嫂子,万一被误会就麻烦了。

        好在顾寒霜很快的稳住了情绪,重新坐在了椅子上。

        只是那神情却显得有些难过。

        “嫂子你先别急,你父亲他真的没事,我之所以不带你去,是以为我把他安排在宾馆了,你现在在坐月子,外边风大,是不能吹风的!我马上让人把他送过来,你看成吧?”陈光连忙说道。

        “你真没骗我?我爸真没事?”顾寒霜用怀疑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陈光。

        “真没事,就是他先前在街上流浪了一些时日,所以浑身脏兮兮的,我就安排他去洗澡了。”陈光硬着头皮解释道。

        “流浪?我爸这段时间都在流浪?”顾寒霜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眼,一直压制的眼泪水再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起初顾寒霜以为顾得友当初离开,是因为有了新欢所以才走的。

        毕竟当初的刘霞,别说顾得友受不了,就连她都受不了,想要和刘霞脱离母女关系。

        顾得友忍了这么多年,找到新欢重组家庭也是能理解的。

        可顾寒霜怎么都想不到父亲竟然变成了流浪汉。

        这段日子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啊。

        “嫂子,你先别激动,我马上让人把他送过来!”见顾寒霜双眼无神,眼泪水哗哗的往下流,陈光也不敢多说别的,赶紧走到一旁去打电话。

        走到顾寒霜看不到的角落后,陈光抡起胳膊给自己来了一巴掌,心里不停的暗骂自己多事。

        他都已经通知杨旭了,为什么要多嘴告诉顾寒霜啊。

        要是顾寒霜出了丁点意外,他有十个脑袋都不够杨旭砍的。

        陈光深吸口气,定了定神,才掏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号码:“你们这帮犊子没再对顾得友做什么吧?”

        在说完这话的时候,陈光的心都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先前不知道,不确定的时候就算杀了也没啥,现在确定了顾得友的身份,陈光这害怕手底下那些家伙下手没个分寸,把人弄出个好歹来,就麻烦了。

        “光哥你放心,从你离开后我们就没对他动手了,看他这样,我真害怕把一拳头能把他打死。”

        听到小弟的话,陈光心中悬着的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

        好在离开之前他多了个心眼,没让小弟给顾得友来个热情招呼,要不然这下麻烦就大了。

        “你们听好了,现在立刻,马上给他洗澡,换一身衣服,给他做个造型!”陈光飞快的看了顾寒霜的方向一眼,压低了声音道。

        “为啥啊?老大这到底什么情况?这小子可是在我们场子吃霸王餐啊!”电话那头传来不可思议的喊声。

        “你小子给我小声点,你是要害死我吗?到底我是老大还是你是老大?我让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陈光低声骂道。

        “光哥我知道了!”

        “对了,在个他找个化妆师,尽量把他弄得正常点,至少不要让人看出来他刚被修理过,多的不要问,总之给我好好的伺候好了,有要求尽量的满足,弄好之后,把他送到引龙一号别墅,要是他出任何事情我回去把你脑袋给拧下来,听到没?”陈光不放心的叮嘱道。

        等再三确定后,陈光才长长的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