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隐婿在线阅读 - 第883章:神秘消失的器官

第883章:神秘消失的器官

        谭院长?

        杨旭顺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了过去。

        在十米开外走来一群身穿白大褂的一医生,后边还有很多的护士,看起来排场很大。

        当杨旭看到领头的那个,被所有人簇拥在中间的那人时,差点笑喷了。

        谭院长?

        难怪听起来这么耳熟了,这老家伙不正是谭树辉吗?

        当时杨旭展露了一手针法之后,谭树辉就死皮赖脸的要拜师,最后杨旭被磨得没有耐性了,只好随便教了谭树辉两招。

        结果这个小老儿也是很争气,在医术大会上夺冠了,被尊称谭神医,中医界的泰斗。

        “据说谭院长今天会来,我还以为是假新闻呢,没想到是真的,我居然真的看到谭神医了!”

        这护士长一看就是谭树辉的忠实粉丝,激动地双眼都在冒着桃心,仿佛十七八岁的少女看到球场上的篮球王子一样。

        满脸怀春,都有些语无伦次,一会儿谭院长,一会儿谭神医的。

        “如果谭神医能够来帮我父亲看病,那该多好啊!”赵雅也在一旁羡慕的道。

        她不是没有请过谭树辉,也不是谭树辉不搭理她,而是谭树辉实在是太忙了。

        根本就没有时间,甚至都不知道赵雅请过他。

        毕竟谭树辉在医术大会上一举成名后,现在成了豪门中的香饽饽,相比起豪门的那些大佬,一个九日集团片区的执行总裁就显得没有这么重要了。

        赵雅的请求估计还没到谭树辉的眼中,就已经被助理丢进某个垃圾桶了。

        “你想请他的话,让他过来帮伯父看看就是了!”杨旭随口说道。

        还没等赵雅说话,护士长就满脸怒容的瞪了杨旭一眼:“谭神医日理万机,看的全都是世界上最难攻克的疑难杂症,今天之所以来医院,也是因为要为我们医院打宣传,人家又不是街边的神棍,不是你想请就能请到的!”

        这护士长很典型的是谭树辉的死忠,听到杨旭这大言不惭的话瞬间就怒了。

        杨旭苦笑的摸了摸鼻子。

        “我说的是真的!”杨旭无奈的说道。

        然而还没等护士长发飙呢,只见到赵雅突然一咬牙,然后朝着谭树辉冲了过去,接着噗通一声跪在谭树辉的跟前。

        把在场的人全都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情况?这人是谁?保安呢?保安呢!”陪同在谭树辉身边的医院院长恼怒的瞪了赵雅一眼,扯着嗓子喊。

        谭树辉今天是来给医院做宣传的,而且也是正式的入驻医院,成为医院的聘请专家。

        当然这个专家和其他的医院不一样,常年在这个医院坐班,而是挂一个职位。

        如果真的碰到了一些棘手的事情,他又不忙的话,自然会过来帮忙。

        现在不过是带着谭树辉先来医院看看环境,以及医疗设备等等,都还没有开始签约,突然冲出来一个人,万一吓到谭神医怎么办?

        而且这院长也不知道赵雅是来干什么的,万一是医闹呢?

        就算不是医闹,是来求医的也不符合规矩啊。

        要是赵雅这先开了一个头,让别人知道了还得了?一个个都效仿的话这医院还开不开了?谭神医会不会恼怒的一挥衣袖走人?

        别说这帮人愣住,就连杨旭都没回过神来,他也没有想到赵雅竟然会冲过去。

        “谭神医,求求你救救我父亲!”赵雅红着眼睛对着谭树辉恳求,说着还想要磕头。

        谭树辉回过神来,对着要扑过来的保安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下,这才赶紧上前一步把赵雅从地上搀扶起来。

        “小姑娘你不用这样,这不是折了我这老骨头的寿吗?赶紧起来!”谭树辉微笑的道。

        “谭神医我……我……”赵雅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圈一红,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珍珠哗啦啦的往下掉。

        “你父亲是?”谭树辉见过太多太多这种场面,内心也没有太多的波澜。

        很多人看到医生在病人离世,或者亲人离世的时候都是面无表情吗,都说他们残忍。

        其实是这些医生见惯了太多的死亡,心里已经彻底的麻木了。

        “赵雅,你怎么能这么鲁莽?万一冲撞了谭神医怎么办?”这时,一个认识赵雅的医生站了出来,冷着脸呵斥。

        他是赵立的主治医生,自然认识赵雅。

        说这话的时候他也对着赵雅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赶紧跟谭树辉道歉。

        赵雅这时候也回过神来,发现刚才自己实在是太鲁莽,太冲动了。

        “谭神医对不起,我实在是太担心我父亲的病,在这里我给你道歉!”赵雅说着对着谭树辉深深的鞠了一躬。

        “没事,你这一份孝心让我怎么怪的起来?”谭树辉乐呵呵的笑道。

        赵雅也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谭神医竟然这么好说话,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些什么。

        “你父亲是生了什么病?”谭树辉率先开口问道。

        “谭院长,还是我来说吧!”这时,赵立的主治医生站了出来。

        “病人赵立今年五十六岁,据说是在家里农忙的时候突然晕厥,在这之前没有任何的预兆,送往医院后也没有检查出什么问题,可是他却一直昏迷不醒,无论用什么方法都不能醒来。”

        “更让人奇怪的是,他的器官却在慢慢地衰竭,而且……”

        说到这,赵立的主治医生担忧的看了赵雅一眼,深吸口气才接着说道:“赵立症状还不只是这些,他的器官还有被啃食的情况,但却找不到他的体内有什么东西。”

        啃食?

        听到主治医生这话,赵雅突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

        这些话医生从来没有跟她说过,什么叫做器官被啃食?不是只昏迷吗?

        “赵小姐,你先不要着急,目前你父亲的病情还是可以控制的!”赵立的主治医生赶紧扶住赵雅安慰道。

        他先前之所以不说,就是害怕赵雅接受不了。

        别说是赵雅了,他本人每次帮赵立检查都感觉到毛骨悚然。

        试想一下,今天检查的时候胃还是好的,明天再检查胃少了一小块,明天也是一样,又什么都检查不出来,能不吓人吗。

        “有这等事?”谭树辉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他现在最喜欢的就是攻陷疑难杂症,对此也有了兴趣。

        “小姑娘你先不要着急,你父亲在哪个病房?带我过去看看!”谭树辉赶紧安慰赵雅。

        听到谭树辉这话,赵雅又是一阵感谢,指着病房的方向道:“谭院长,我父亲就在那个病房。”

        谭树辉点点头,然后朝着赵雅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

        当他看到病房前站着的年轻人时瞬间愣住了,失声喊道:“师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