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仙魔同修在线阅读 - 第2190章 疯狂新计划

第2190章 疯狂新计划

        天界下的战书上将现在的人间的人类比喻成暴虐贪婪成性,且无法教化的大坏蛋,还以楚越之竹难书也进行总结,最不要脸的人,天界将自己定义为正义之师,此次兴兵

        下界,杀光人类生灵,是来解救三界的芸芸众生的。

        这是在恶心谁呢?完全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嘛。

        论起写征讨檄文,谁能比的上人间的那些鸿儒大师?于是,在玉机子的授意下,一篇洋洋洒洒三千四百五十二言的伐天檄文,就从京城的太学院传了过去,

        这篇檄文在短短的一天之内,就被刻印了无数份,轰传天下。叶小川坐在雪地上,正在美滋滋的看着这篇檄文,旁边的百里鸢与左秋有点顽皮,不时的揉一个雪团,往叶小川的嘴里塞,叶小川是来者不拒,一篇檄文没看完,就已经

        吃立刻二女塞过来的十几个小雪团。他看了几遍之后,道:“不愧是太学院的鸿儒宗师,文笔竟然和本大圣不相上下,尤其檄文中的这句:帝王无道,群起伐之,苍天无道,人神诛之。今上苍之主,涂炭生灵

        ,可谓无道亦无仁慈之念,圣人曰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当为真言……果然不错,百里,秋儿,你们少喂我点雪球,去把格桑叫来,我有事找她。”

        他们现在已经不在大言族长的游击队了,今个儿天刚亮,便继续赶路,飞行了数千里,现在已经抵达了太虚部五千人潜伏的大雷山,不足四百里的一个山窝窝里。将整天糟蹋自己的这两个姑娘打之后,叶小川就从怀中拿出了三只折叠的很精致的黄纸鹤,这是玉机子私下传给他的,是直接传给他,并非的经过李问道或者孙尧的手

        ,除了摘取纸鹤时被云乞幽瞧见了,其他人谁也不知道叶小川接到了三封来自玉机子的密信。

        他左右看了看,便掠上了就近的一棵大树,坐在树杈上,神识念力张开,免得有人偷窥。不得不谨慎啊,玉机子的命令,一般都是通过古剑池向李问道或者孙尧转达,只要玉机子私下给叶小川亲自传递纸鹤,那就一定是惊天动地的大事,大到连他的得意弟子

        古剑池都不能知晓的地步。玉机子的字很飘逸,这是飞白体,叶小川那手鳖爬的丑陋文字,连草书都算不上,却整天自吹自己写着一手好飞白。在玉机子的飞白体文字之下,叶小川的字就被秒成了

        渣渣。不过玉机子的字虽然浑厚中带着飘逸,但每一个字的手笔间,却有一股难以抑制的锋芒,字如其人,第一眼看到玉机子的字,叶小川的心中就感受到了玉机子师叔内心之

        中隐藏的锋芒与野心。

        三只纸鹤逐一拆开阅读,越往后面看,叶小川的脸色就越的难看。玉机子传递过来的消息,前面两页并不重要,只是在说,这一次忽然与天人六部作战,中土修真者并无十足把握,所以这一战的主战场放在南疆,中土的战事还是以牵制

        为主。

        这个消息,中午时,叶小川与几个正道门

        派的弟子,都接到了。不算什么新闻。

        可是玉机子第三页黄纸上的内容,却是让叶小川面如死灰。

        他脸色惨白的看着黄纸,喃喃的道:“疯子!”

        他将三页黄纸撕的粉碎,想想还是不保险,旺财没在身边,只好拿出火折子,将撕碎的信笺黄纸给烧成了灰烬。他从树干上掠下,正好格桑来了,叶小川定了定混乱的思绪,将那篇中土传来的檄文从怀中拿出,递给格桑,道:“你把这份伐天檄文传下去,翻译成苗疆五族的文字,让

        五族百姓更深刻的了解浩劫的真正含义。”

        这种小事,格桑自然不会亲自盯着,叶小川是甩手大掌柜,她则是甩手二掌柜,招呼一个苗族的年轻巫师,让他去办。

        然后道:“巫山那边传来消息了,负责运送粮草的那五百太虚部修士,不久之前已经离开了巫山,向北而来,看方向是朝着这边而来的。”叶小川干笑道:“人家五千修士都埋伏在大雷山好几天了,不往这边来,还能往哪里去啊,谁让这五百人是那只可怜的蝉呢,天人六部已经对中土修真者宣战,就在三日之后,掌门师叔与各门派宗主的意思,现在我们无法集合优势兵力,打起来我们会吃亏,所以这一战是以南疆为主,中土战场只是牵制太虚六部的主力,配合我们南疆作战

        。”

        格桑点点头,这个消息孙尧已经和她说了。她低声道:“南疆为这一战的主战场,没什么问题,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啊,我们只操练了六万多人的法阵,还有一半巫师没有进行过法阵操练,要想吃掉这两万五千人的

        太虚部主力,我们必须要动用南疆主力,只怕这一战就算我们取得胜利,也会暴露南疆的实力,而且我们的损失会不小。”

        叶小川缓缓的道:“计划有所改变,现在吃掉太虚部主力,只是我们第一个阶段的作战任务。”

        格桑一愣,道:“什么?难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还有第二个阶段作战任务?是打算结束南疆战事后,白袍巫师与赶尸匠驰援中土吗?我们还有一半的巫师没有整训呢。”

        叶小川轻轻摇头,附耳在格桑耳边轻轻的说了几句。

        格桑闻言,脸色骤变,道:“你疯了!”叶小川道:“不是疯了,是掌门师叔疯了,这是掌门师叔下达的命令,不过我想了想,这个计划确实可行,而且也是迫在眉睫。玄婴曾经和我说过,这是一场疯狂的战争,

        只有疯子才能取得胜利。我说格桑,你是不是怕了?”

        格桑立刻道:“我会怕?开什么玩笑?只是你刚才说的第二阶段作战计划太疯狂了,风险很大。”叶小川苦笑道:“我知道风险很大,但是我们没有别的选择,这是掌门师叔亲自给我下达的命令,根本就没有商榷的空间。中土那边已经开始准备了,等会儿你把六戒和尚,还有湘西四大家族的赶尸匠,以及你们南疆五族的几个大巫师,都找过来,得马上商量一下第二阶段的行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