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升级从主播开始在线阅读 - 243.两个绝对,楹联左道,来古诗词!

243.两个绝对,楹联左道,来古诗词!

        周舒城一下午都没有离开自己的办公室,一直都盯着王潇的黑屏直播间,观察直播间的实时数据。

        一下午,王潇黑屏直播间的数据都吊打了鲨鱼所有中午和下午开播的主播!

        黑屏稳定在四千多万五千万的热度数值,在线人数应该在七八十万往上!

        如此数据,真的让周舒城有一种无力感。

        七八十万人宁愿守着黑屏聊天,也不去其他直播间看其他主播直播……

        这种粘度的粉丝观众……

        你要怎么去抢?

        而王潇晚上八点一开播,十几分钟就将热度数值提升到了三亿多的水准,其疯狂提升的度,远远过了早上王潇开播的时候!

        周舒城有预感。

        今天晚上。

        王潇可能又会创造新的直播间在线人数记录了。

        砰……

        房间门被大力推开。

        李兵步伐匆匆的走了进来,将手中的公文包放下,迅问道:“情况如何?王潇开播了吧?”

        周舒城马上汇报道:“潇哥开播二十分钟左右了,和那个汪红军正在对对联,现在直播间的热度数值过三亿,估计在线人数在两百多万将近三百万的样子。”

        李兵神色极其严肃,马上又问道:“他们比试的胜负呢?王潇输了没有?”

        这是他期望的。

        如果王潇输了。

        他就能找水军开始带节奏了。

        虽然不可能一次将王潇打下来,但是也绝对能够将其人气削落一层。

        后面如果再抓住王潇演唱会失败,新专辑失败的机会继续带节奏……

        他相信这些操作可以让王潇彻底从神坛上跌落下来,变成一个普通的大主播,那样就再也没有一人左右直播圈子局势的能力了。

        不过。

        那需要王潇持续留下把柄才可以。

        今天晚上,就是一个开始。

        周舒城苦笑道:“李总,暂时他们胜负还没分出来。我看不出他们的水准高低,不过看潇哥的样子,似乎占据着上风,并且刚才说让对方出题,害怕对方输的太快,让很多观众都兴奋起来,打赏持续不断,人气也继续走高……”

        李兵眼神看向电脑屏幕上王潇的直播间,只见密密麻麻的弹幕根本看不清,弹幕的聊天框内,弹幕如同黑客电影当中那种夸张的数据流一般,如瀑布一样高流动,如果不点击让其暂停滚动,根本看不清楚任何一条弹幕。

        而打赏信息更是多的数不清,火累积的宝箱都已经有两百多个了,这就已经是四十多万的打赏额了。

        李兵看到直播画面当中的王潇正在操作微博,左下角摄像头下王潇显得很轻松随意,仿佛对这次的比试丝毫不在意一般,当下再次问道:“皮志凯和西菲菲他们开播了吗?”

        周舒城点点头,然后用旁边的电脑点开浏览器进入了鲨鱼平台,看到了现在人气第一的大主播还是皮志凯,热度数值有一千七百多万,在线人数应该有三五十万左右,打赏的观众也很多,但是和王潇直播间比起来,就是小巫见大巫了,不论是热度数值还是在线人数,亦或者是打赏数值,都只有王潇直播间内的零头。

        周舒城又点开了西菲菲的直播间,现西菲菲刚开播没几分钟,热度数值还只有五百多万,正在直播逛微博,实际上也就是在微博上观战。

        因为西菲菲不能在自己直播的时候去看熊猫人平台的王潇直播,所以只能在微博上看文字直播,同时还在看那位胡仁大V的实时解说,而且很多西菲菲的观众粉丝还看的津津有味!

        其他鲨鱼的台柱子大主播也都纷纷开播了,人气都在数百万到千万不等,后续还有十几二十个几十万到百万左右热度数值的各类主播。

        鲨鱼的底蕴可谓深厚无比,大中小主播的金字塔结构稳定,抗风险能力很强!

        可是,李兵却没有丝毫的优越感,问道:“现在我们平台总体数据如何?”

        周舒城看了看内部软件的数据:“现在总体在线观众人数有两百七八十万左右。”

        李兵又问:“那熊猫人呢?”

        周舒城苦笑:“肯定过了三百万,潇哥一个人的在线观众人数可能就两百五六十万以上将近三百万的样子。”

        李兵脸色漆黑:“也就是说,现在熊猫人的整体流量已经过我们鲨鱼了,暂时位列所有直播平台当中的第一?”

        周舒城也是心情很沉重,低沉地说道:“如果只是单纯论观众人数和流量,不看直播间数量和规模质量等其他因素,的确是这样的。在现在的观众基数上,熊猫人已经过了我们鲨鱼和其他所有平台。而且,今天晚上我们的观众数量也严重下跌了一截。基本上恢复到了直播潇哥商演之前的数据,保守估计跌幅达到百分之三十左右。”

        李兵语气已经平静下来:“我们把从王潇身上吸收到的人气,又还了回去,而且还的更多?我们没能留住上次提升的人气?”

        周舒城极其严肃地点头:“是的!这不是我们一个平台的问题,所有其他平台都有这个问题。所有上次直播了潇哥商演得到人气分流红利的平台,现在都很难受。潇哥一开播,这些人气基本上都会还回去。而且,得益于上次全网络几十个平台的宣传,潇哥现在的人气比在神兵巅峰时期还高出一截,把原本我们平台的一些观众也吸引走了。”

        “我有预感,今天潇哥可能会打破上次在我们平台创造的最高在线观众人数记录。即便今天没打破,明天或者最近几天都有可能做到这一点,明天可是华哥的演唱会,潇哥会布新专辑的一主打歌,很多人早就在期待了。”

        办公室内的气氛再次沉闷下来。

        李兵坐下来,拿出一根烟抽了起来,看向直播画面上王潇正在看汪红军的微博。

        汪红军的微博刚才布了一条最新的信息:“就算输了,也是我技不如人,学识才华不如你。但是规矩就是规矩,该你出题就该你出题,我不需要你让着,输了我会认。”

        然后,直播画面当中,王潇在微博上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开始打字了:“好,既然如此,那我出一个上联。”

        “上联:寂寞寒窗空守寡。”

        李兵看着眉头一皱,他也是当年名校毕业的理科生,文科的基础学识还是不错的,但是他看着这个上联,也是一时间无从下手。

        周舒城已经打开了胡仁的微博,看胡仁的直播解说。

        只见胡仁迅同步布了一条信息:“王潇的这个上联牛逼!寂寞寒窗空守寡,所有字都是宝盖头,是同一个部。如果汪红军想要对上工整的下来,就要下联的所有字也都是同一个部,并且连起来还要是一句完整有意义的句子,不能胡乱硬凑。”

        “难,好难,我暂时毫无头绪。”

        周舒城看了胡仁的解释,赞叹道:“潇哥的对联这么牛吗?所有字都是同一个部,这种上联都能想出来?”

        李兵沉默不语。

        事实上,他心中也是忍不住对王潇叫了一声好。

        虽然现在王潇是他的竞争对手,是头号大敌,但是这不妨碍他对对方的才华而出心中的赞叹。

        周舒城又点开了汪红军的微博,现汪红军的微博还没有出最新的信息来回答王潇的上联,但是他在汪红军的微博下面留言区看到已经爆炸了。

        “汪红军,快拿出工整的下联来!”

        “所有字都是宝盖头部,就问你怕不怕!”

        “我看完胡仁的解释,瞬间跪下看直播了,潇哥是怎么想的,竟然能想出这种上联?”

        “汪红军如果能对出来,那也很牛逼了!”

        “看汪红军沉默了,不知道他能不能对上,我看悬。这种上联,本来就需要偶然的灵感和巧遇才能想出来,现在突然就要想一个这样的绝对,太难了!”

        “汪红军:我太难了……”

        李兵扫了几眼留言,就对周舒城说道:“我已经和深腾集团那边沟通好了,后天给我们一天弹窗推荐,避开明天华哥的演唱会。你和皮志凯,西菲菲他们提前商量好,不要到时候掉链子,都精心准备一下,后天我们鲨鱼和熊猫人拼一把!”

        周舒城从直播画面上收回注意力,极其严肃地点头答应:“好,我等会儿就和他们联系安排!”

        实际上,他们两人都知道,这次鲨鱼的敌人只有一个,不过却不是整个熊猫人平台,而是王潇一个人!

        …………

        同时。

        此刻在汪家四合院内,汪父和汪红军父子两的确都有一个感觉——太难了!

        汪父看到王潇上联的那一刻,神色就很严峻起来,已经在房间内来回走了几圈了。

        汪红军眼巴巴地看着思考的父亲,想问问您老人家想好了没有,现在网络上数百万人看着呢!

        但是,他不敢催父亲,害怕被父亲火臭骂一顿!

        这种几乎是绝对的上联,他看到就傻眼,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就算给自己十年,自己也想不出来,唯有指望父亲了。

        不过,看汪父的眉头紧皱,苦思冥想的样子,应该也不是短时间内能想到的样子。

        书房内安静地落针可闻,只有汪父轻微的踱步声音如心跳一样咚咚咚,让汪红军更加焦急……

        足足过了将近十分钟。

        汪红军看父亲还在来回走动思考,却是依旧没说一句话,他有些不耐烦了。

        “这个上联不是你一下凭空能想到的,认输吧!”

        还是坐在沙上的老爷子看不下去了,开口说了一句。

        汪父停下脚步,面色漆黑,看了自己老爹一眼,然后看向儿子汪红军,沉声说道:“这个上联我输了。不过,我出个上联,看他能不能对上来。”

        汪红军苦涩地说道:“爸您说。”

        王潇的这个上联对不出,其实已经算输了。

        只不过,他知道自己父亲不可能认输,他自己也不想当众认输,所以就想也出一个类似于绝对的上联来让王潇也对不上,这样找回场子,就算是平手,各输一场。

        汪父迅说道:“写,弓长张张弓,张弓手张弓射箭,箭箭皆中。这是我半年前想出来的一个文字组合,暂时我也没有下联,让他对!”

        汪红军看着自己的电脑屏幕,神色尴尬的打字说道:“这个同部的上联,我暂时对不出。不过,我也有一个比较难的上联,暂时我自己也没有想出下联,请教一下王潇先生。看上联:弓长张张弓,张弓手张弓射箭,箭箭皆中。”

        汪红军扫了一眼自己微博下面的留言区,现还在继续爆炸。

        留言数量过他之前的几十倍。

        不过,很多都是来看热闹,或者是冷嘲热讽的,大部分都是王潇的歌迷粉丝,少部分是吃瓜群众,更少一部分才是他的书迷,在庞大基数当中少到忽略不计!

        “哈哈哈,对不上了,笑死我了……都输了,还有脸继续出个上联?”

        “说好的才华横溢呢?说好的汪家是顶级国学世家呢?说好的水木高材生呢?说好的大作家呢?这就输咯……”

        “哈哈哈,输了不承认,还想找回场子……”

        “这个上联貌似也很难的样子,王潇真不一定能对上!”

        ……

        汪红军看到自己微博下面很多冷嘲热讽的言,感觉自己的脸是火辣辣的滚烫。

        他之前还想着借助自己父亲的手来让自己的人气上涨一波,击败王潇之后,让大家都知道自己在国学领域的才华是如何的惊人!

        现在……

        他剩下的就只有难堪了。

        他唯一的念想就是王潇也对不上来,那样他还有借口说是平局!

        他又看了看自己父亲刚出的上联,现这个对他来说也是很难,想要对出一个工整的下联出来,应该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做到的,心中的紧张放下了不少。

        汪父也站在他身后,神色紧绷地看着电脑上的直播画面,心中也是紧张不已。

        如果这一出,他真的输了。

        那他汪家的名声可能真的会很不好看。

        虽然他是用自己儿子汪红军的马甲出手了,名义上两次输了的都是小辈!

        但是,未来不就是小辈的?

        汪红衣和汪红军兄妹两接连输给了一个网红主播,其他同行估计都会认为,汪家下一代完了……

        而只有亲自参与其中的汪父才知道,这个主播,真的不一般!

        ……

        另一个书房内的汪红衣也还坐在电脑前看着直播画面,看到自己哥哥没有对上王潇的上联,过了十分种才又出了一个下联出来,当即看了看旁边笔记本上写下来的寂寞寒窗空守寡几个字,低声说道:“这个上联,是真的很难。”

        她也想了足足十分钟左右,完全想不出头绪,在笔记本上已经写了不少尝试的文字组合了,但是都无法达到上联的要求。

        要同一个部,并且还要组成一句有一定意义的句子!

        真的难!

        汪红衣看着直播画面当中那个年轻人的俊秀面孔,不由地无奈:“这家伙,真的这么强?对文字组合的理解这么高?他应该比我还小一岁才对……”

        汪红衣稍微有些无语地自言自语:“不过,哥哥出的这个上联水准也不错,按照他的水平,应该想不出这样的上联,很大可能是老爸在背后出手……”

        她的猜测已经很接近事实了。

        不过,她也不会去揭穿这个的。

        她只是看了看哥哥汪红军书房的方向,然后继续看向直播页面,正想着王潇是不是也会思考很久然后对不上,那样汪家也能找回些面子……

        可是。

        下一刻。

        她就看到王潇仅仅是看到了汪红军出的上联下一秒,立刻就切回了自己的微博页面,马上就开始打字回复了:“这个上联还不错,不过要对上工整的下联,也不是很难。”

        “下联:木子李李木,李木匠李木雕弓,弓弓难开!”

        汪红衣这一刻都是瞪大了眼睛。

        她将这个下联读了出来:“木子李李木,李木匠李木雕弓,弓弓难开,貌似很工整。从文字组合上来说,没有任何问题!木子李,弓长张……”

        她刚才看到哥哥出的上联,马上就从弓长张联想到了木子李,但是一时间也想不出工整的下联,不过却是已经有了比较清晰的方向,只要继续思考下去,肯定能想出来,只是时间长短而已!

        这和她看到王潇的寂寞寒窗空守寡上联不一样。

        她暂时对这个同一个部的上联,没有任何方向和头绪,能不能想出工整的下联,完全就要靠运气了。

        汪红衣心中稍微有些震撼,对王潇的思考反应度极其佩服,手指一动,再次在王潇的直播间内打赏了五百块钱,瞬间淹没在密密麻麻的打赏信息当中,泡都没有冒出一个来。

        不过,她对此并不在意,看了看直播间那几乎看不清楚的弹幕,需要用鼠标点一下暂停滚动才能看清楚,看到大家都是在赞叹的!

        她又看了看胡仁的微博,只见胡仁刚才了微博信息说道:“我都看傻了。我都还没清楚汪红军这个上联的究竟,王潇就已经对出工整的下联了,太牛了。单纯在对联方面来说,王潇是我目前为止见过最厉害的一位,带节奏的人请注意看清楚,我说是我见过的人当中最厉害的,不是说全国所有人的范围内!”

        ……

        汪红军和汪父两人也都看的有些傻眼了。

        他们父子两可都是知道这个上联是颇有难度的。

        放在古代,可能会有才思敏捷的人会快对上来,因为大家那时候从小就会学习类似的知识,读书人都会有研究楹联,因为这是古代诗词歌赋的基础。

        可是现在,哪怕是文学专业的本科生,对楹联也只是了解一下,并不会让你去研究。

        初中高中之类的也只是让你知道什么是对联!

        这种没有实际意义的文字游戏,没有几个人会去深入研究!

        所以,稍微有些难度的对联,就很难有人能对出下联来。

        除非是如汪家这种有这方面底蕴的书香世家的弟子。

        而现在。

        汪父自认为出了一个很难的上联,王潇却是在一秒钟之后就对上来了。

        这……

        汪父都沉默下来,看着直播画面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汪红军也可怜兮兮地看向父亲:“爸……”

        汪父瞪了儿子汪红军一眼,然后定定地看着直播画面。

        因为,这一刻,画面上显示王潇再次在微博上开始布信息了!

        “又该我出题了?那我再出一个,上联:烟沿艳檐淹燕眼!”

        汪父看完就是瞪大了眼睛。

        这……

        全部都是同音字?

        七个同音字组成的上联?

        这么绝的吗?

        汪红军也是迅回头看了看王潇出的上联,瞬间就是再次哭丧着脸,再次看向父亲:“爸……”

        这个全部都是同音字的上联,汪红军不用想就知道,绝对也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对上来的,难度几乎比那个全部都是同一个部的寂寞寒窗空守寡还要难一些,靠他自己一辈子都想不出来……

        汪父仔细看了看,面色逐渐恢复正常,双手背后,淡淡地说道:“楹联,文字游戏尔,文学小道罢了。输了就输了,你就说,楹联我们认输了。切磋一下诗词,嗯,古诗词!”

        汪红军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僵硬了一些:“爸,真的认输?”

        他长这么大,这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父亲认输,还是在文字上认输,也就是在自己自豪的专业领域输了!

        汪父瞪了他一眼,沉声道:“按照我说的对他说,楹联而已,输了就输了,又能证明什么?就说,切磋一下古诗词。”

        汪红军点点头,面色凄苦,转身继续在键盘上敲击写道:“好吧,楹联我认输了,你的确很厉害。不过,楹联只是文学左道而已。听说你在诗歌上造诣很不俗,不如,我们来切磋一下古诗词,互相一作品,让大家品鉴,如何?”

        汪红军最后点击送的时候,手都是在颤抖的。

        他知道,自己这次是要丢人了,代替自己父亲丢人。

        而这一下子。

        网络上也的确是爆炸了。

        诸多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都是纷纷兴奋的开始言讨论这件事。

        “汪家也不过如此嘛,竟然又被潇哥打败了,哈哈哈,输了就说楹联只是左道,哈哈哈,笑死我了……”

        “我输了,但是楹联是左道,有本事一古诗词,是这意思吗?故意避开了潇哥上次的现代诗?汪家人的操作,我服啦!”

        “潇哥牛逼,哈哈哈哈,一下子出了两个绝对,就问你怕不怕!”

        “潇哥的这两个上联,我也看傻眼了,其实不怪汪红军对不上来,我想随便来个谁都不可能一下子对上来的,就算那些名家教授都不一定能!”

        “的确,潇哥的楹联水准真的牛逼,对汉语文字的了解让人恐怖,能想出一个全部都是同部的上联,还能想出一个全部同音字的上联,还都有完整的意思,牛逼!”

        ……

        看到基本上都是在称赞王潇的,汪红军心头滴泪。

        他原本设想的剧本,自己才是被大家称赞的那一个呀!

        …………

        万东杨这时候在办公室内也已经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太牛逼了,王潇太厉害了。把汪红军打的当场认输,两个绝对,他们肯定傻眼了……”

        他高兴当然不单纯是为了王潇胜利而高兴,还因为王潇胜利之后,带来的人气爆炸而高兴,这都是利益。

        杨学书笑着说道:“现在潇哥直播间的热度数值过了三亿八千万,马上就要到达四亿了。在线人数已经达到了三百多万,而且还在提升。从潇哥晚上开播到现在,带来的新注册用户再次过了一百万,其中新的充值用户又多了一万多。”

        “今天晚上潇哥有机会打破上次在鲨鱼平台创下的在线人数记录!”

        赵建华看着鲨鱼,火龙等平台的数据,也是极其兴奋地说道:“现在我们平台的数据彻底过了鲨鱼和火龙他们,可以说,我们熊猫人平台,现在就是全网第一直播平台!上线第一天,就坐上了业内第一的位子,哈哈哈……”

        万东杨兴奋地脸上肌肉都在颤抖。

        他创业至今,也有不少次成功了,但是却从没有像这次这样享受成功,感觉成功来之不易。

        不过,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极限。

        王潇直播间的人气还在提升,而且接下来可能提升会更加迅,进而一举打破上次在鲨鱼留下的级记录。

        刚才的楹联切磋,实际上只是开胃菜!

        万东杨不是纨绔子弟,而是有不错学识底蕴的,在北美留过学,还会几种外语,对汉语也有深刻的了解。

        他知道,楹联的确只是小道,所以现在研究的人才会那么少。

        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古诗词!

        万东杨双眼放光地看着画面上的王潇,满是期待。

        汪家也是心机和不要脸,直接避开王潇上次击败汪红衣的现代诗领域,点名要切磋古诗词作品。

        只怕早有准备!

        王潇,看你了。

        如果还能继续压过汪家!

        就太棒了。

        这一刻。

        太多的人都在关注王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