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升级从主播开始在线阅读 - 205.文人相轻,学生斗法。

205.文人相轻,学生斗法。

        王潇看到自己微博下面有很多自己学校的同学留言。

        当然,他不知道这些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同学。

        不过,这些人都叫他王潇同学,有几个是比较熟悉的id。

        并且,貌似还有不少是其他学校的人。

        “王潇,其他学校来找你踢馆了!”

        “王潇,加油,让水木的那些白痴好看。”

        “水木的不就是嫉妒王潇现在名气大,故意来挑战王潇,想踩着王潇上位?王潇,击败他们。”

        “王潇,最近低调点,别被带了节奏……”

        …………

        还有一封张云强发来的私信。

        王潇点开看了看:“王潇,我听班导说。貌似有人对我们学校不满,说咱们利用你这个网红主播做宣传,太恶俗了。最近可能会有人来找你的麻烦,你小心点,本来想给你打电话的,但是兄弟我知道你睡觉手机关机的,你起来了肯定会看微博,就给你发微博私信了,你看到了注意点。”

        王潇明白了。

        川大最近在网络上名气大涨,就是因为搭了王潇崛起的顺风车,很多人都知道了他是川大学生,给他这位网红主播加上了一层名校高材生的光环,同时川大也借助他被更多人关注了,互相成就了一把。

        再加上昨天王潇在川大的演出在全网有数百万人观看,再次提高了知名度,可其中也不乏诸多其他学校的学生。

        自我学校荣誉感强烈的学生,对川大突然名声大作就不是很开心了。

        而且!

        很多名校之中的老师教授对川大这种借助网红主播进行炒作自己名声的行为很是不耻!

        那些名校老牌教授连娱乐圈的人都看不起,更别说比娱乐圈还混乱的网红主播圈子了,本能的就带有有色眼镜把王潇鄙视了一番,自然也就将借助王潇炒作自己的川大一起鄙视了。

        不少名校的教授老师等等都公开明嘲暗讽起来。

        王潇稍微点开张云强发给自己的两个id之一,跳转到了一个水木文学院张教授的微博页面,关注人数只有几千人,但是基本上都是他教过的学生,有些是毕业多年已经功成名就的,含金量很足,影响力不小。

        早上这位张教授就发布了一条微博说道:“某些学校和老师为了出名已经不择手段了。”

        很简单的一句话,没有明指,但是圈内的人基本上都知道暗指的谁。

        但是,其微博下面很多留言的学生都知道自己教授说的是谁。

        “的确,张教授说的对,一个省份最有名的高校,竟然以网红主播为宣传,这是支持自己的学生去当网红?不学知识了?”

        “张教授的是王潇?川大?默默的不敢说话,因为我个人比较喜欢王潇的歌曲,每一首歌我都下载了。”

        “的确有效果,川大这两天在网络上的知名度大涨,就是有些不择手段了,就不能安心做学问吗?”

        “支持张教授,既然自称名校,就要有自己的身段和尊严,不能什么乱七八糟的宣传手段都用出来!”

        “川大?张教授太重视川大了吧,他们和我们比还差远了,王潇也就是个网红而已,不去理会就是了,不然就是抬举他们了。”

        “听说之前王潇直播的时候,对上了水木一个学生的对联!”

        …………

        王潇一眼看下来,在这位教授的微博下面留言的大部分都是学生,有中立的,大多都是鄙视的,极少部分是帮王潇说话的。

        嗡嗡嗡!

        王潇的电话震动了起来。

        是班导打来的。

        王潇接通了,传来班导的声音:“王潇,你看到网络上的信息了吧?”

        王潇:“嗯,班头儿,他们这是在针对我呀。”

        班导:“也不只是针对你,同样是针对我和我们学校。那位张教授当年和我有些过节,知道你是我的学生,肯定会抓住机会说道说道,你现在低调点,别理会就是了!我刚才和校长打了个电话,校长也是这么说的,咱们不理就是了,反正知名度已经打出去了,明年的招生会更顺利。他们这是嫉妒我们涨了名气,咱们是堂堂正正的,不怕他们说。”

        班导对王潇很信任的一点就是,王潇自从火了起来之后,基本上没有黑点,没有膨胀去搞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出来败坏自己和学校的名声。

        所以,别人带节奏就让带去,对方即便是水木的教授,也不敢说的太过,因为没有可以黑的点。

        而且,王潇可是刚捐了一大笔钱,有着慈善光环,还被央妈点名褒奖了。

        最重要的是,王潇是一个唱歌主播,并且是原创唱歌主播,不是游戏主播,也不是乱七八糟的拍段子或者夜场主播,原创的每一首歌都很受欢迎,这是才华的表现。

        几乎没得黑!

        硬要黑,那就是网红主播这个身份可以带带节奏。

        毕竟,别人是神州数一数二的名校,站在鄙视链的顶端,自认为高人一等,看不上眼网红主播。

        王潇:“那我们保持沉默?”

        班导:“对,保持沉默就是了。不然,你要是高调回应,搞不好最后就变成两所学校的学生斗法了!”

        王潇呵呵一笑:“好吧,我知道了,谢谢班头儿。”

        班导:“别和我客气,学校给你开了绿灯,就算你以后很忙,下学期读研也记得偶尔来学校走走过场。”

        王潇:“那我一定去。”

        班导:“要得,那我不和你说了。”

        说完,班导就挂了电话。

        王潇放下电话,看着微博上的诸多信息,当即心平气和的没有理会了,反正对自己没有实质性的影响。

        可是,当他回到自己微博页面的时候,顿时看到下面出现了许多带有目的的信息。

        “王潇同学,听说你上次直播的时候用对联击败了黄斌,本人也是黄斌的同学,特来请教!”

        “王潇,听说你对对子很厉害?”

        “大家都是文学生,王潇,我这首现代诗你鉴赏一下如何?”

        “王潇,看我这个上联如何……”

        ………………

        王潇面色不是很好看。

        他刚刚想遵从班导的叮嘱,保持沉默,不予理会,等这件事慢慢平静,热度过去就结束了。

        但是,那是对方也不来招惹他的前提。

        现在,这些家伙来到自己微博下面闹事!

        他怎么可能不理会,保持沉默?

        那不就是示弱了?

        他又不是和深腾文娱那些人一样因为理亏所以必须保持沉默。

        他行得正坐得直,为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王潇当即在微博上打字说道:“既然有几位友校的同学想在楹联上和我切磋一下,在下也不会推辞。”

        这时候。

        很多王潇的歌迷粉丝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毕竟,学术界的事情,在大众娱乐面前还是比较小众的,平时很多人根本不关注这些,除非本身就是圈子里的,或者也是这几所学校的学生才会关注一点。

        你两所名校的普通学生教授骂死骂活,也不如一个二三线明星的八卦有关注度!

        这次也就是王潇参与进来了。

        所以,很多人都围观过来了。

        此刻,他们在王潇的微博上才注意到这些。

        貌似,有点意思!

        “发生了什么?这么多水木的学生来挑衅潇哥?为什么?”

        “文人相轻,还用问为什么吗?”

        “干就完事儿了!”

        “嫉妒潇哥火了呗。”

        “支持潇哥打回去!”

        “吃瓜子看戏,名校学生干架,小透明不敢说话。”

        “双星大学在读研究生默默看戏。”

        “江浙大学在读博士生默默看戏。”

        “京城大学在读本科生默默看戏……”

        “科技大学在读研究生看戏,话说,潇哥的专辑啥时候上市,我想买!”

        …………

        一大群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人蜂拥而来!

        黄斌的宿舍内。

        几个男生拥挤在一起地看着一台电脑屏幕。

        黄斌坐在椅子上,几个同学和舍友围在他周围。

        “黄斌,你上次真的给王潇发私信发对联了?还被他对上来了?”

        一个男生问道。

        黄斌无语地说道:“当时王潇在直播,当然是真的。你们去找当时的视频应该不难。王潇的对联水平很不错的,你们别不当回事。”

        一个带着眼睛的瘦高男生不屑道:“你自己弱就算了,别找借口,再厉害,也就是个川大的本科生,看我的。我可是专门研究过一段时间的楹联,还和周老教授请教过好几次,周教授都说我楹联天赋很高,才思敏捷,嘿嘿!”

        瘦高男生当即用自己的手机微博在王潇的微博下面迅速发了一条信息:“在下水木高枫,是黄斌的同学,特来请教一下王潇同学。”

        “本人最近在研究楹联,得到一个回文联,贤出多福地,福地多出贤,请指教!”

        瘦高男生高枫直接点击发送在了王潇的留言区,并且@了王潇。

        很多看热闹的人看到之后,迅速给这条信息点赞顶了上去,让王潇能第一时间看到。

        这可是大八卦,大热闹!

        不只是王潇的诸多歌迷粉丝,就连许多其他学校的学生都围观过来当了吃瓜群众。

        王潇最近爆火,几乎所有高校内都有人知道,也几乎所有高校内都流传着王潇的歌声。

        要说没有眼红的,那不可能。

        毕竟,你也就是个刚本科毕业的学生,凭什么就能这么牛,这么火,赚这么多钱?

        王潇会告诉他们,凭的是作品!

        高枫发的信息下面很多人留言。

        “是高枫?你钻研楹联好几年,这个回文联貌似有点水平。”

        “回文联,算是比较难的一种楹联了,看王潇能不能对上来。”

        “哈哈哈,王潇对不上来就搞笑了,川大文学,呵呵!”

        “潇哥加油呀!”

        “吃瓜群众不明觉厉,看潇哥的!”

        …………

        高枫胸有成竹的双手抱胸,面带笑意地看着黄斌的电脑屏幕:“这家伙不会躲起来了吧?”

        黄斌也是神色凝重严肃,虽然他喜欢王潇的音乐,但是却不是王潇的歌迷粉丝,只是单纯的喜欢王潇的音乐而已。

        此刻他站在自己学校这边的立场,肯定是希望能让王潇难堪的。

        上次他在王潇直播的时候被王潇对了一个楹联,就有一些流言风语说水木不过如此了。

        学校里也有几个知道的同学对他嘲讽过。

        黄斌自知理亏,是自己输了,也一直保持沉默,但是这几天却是在一直刻苦钻研楹联,找了许多资料,还请教了几位擅长这方面的教授,为的就是想等王潇下次直播的时候找回场子。

        看着王潇的微博,黄斌淡淡地说道:“可能在思考,王潇这个人的人品还是值得信任的。”

        其他几个男生都是看热闹的姿态,但是谁都没有当回事。

        在他们看来,几个水木的高材生出手对付一个川大的普通文学生,哪怕对方是个网红,也应该是手到擒来的,毕竟网红对楹联又没有加成!

        “川大最近风头很旺,嘿嘿,我们这次是不是做了坏人,打击了他们的势头?”

        高枫指点江山地说道。

        一个男生无所谓地说道:“川大需要什么势头?一个地方区域名校而已,好好研究自己的专业不好?非要搞些网红来炒作,打击一下也是应该的。”

        几人都点头同意!

        黄斌突然惊异地看着电脑屏幕:“咦?他回复了。”

        高枫几人也都急忙看过去:“这么快对上了?不会是认输了吧?”

        黄斌摇头,严肃地念着说道:“他对上来了。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

        停顿了一下,黄斌面色不太好看地说道:“还有!人过大佛寺,寺佛打过人!”

        高枫几人也同样神色都不是很好看。

        这么快就对上了,而且是两个。

        可是,黄斌还没停:“还有第三个。”

        寝室内安静的落针可闻。

        只有黄斌的声音:“僧旅云隐寺,寺隐云游僧!”

        最后,黄斌小声道:“没了。”

        其他人都在盯着屏幕看,当然知道没了。

        可是!

        这依然让他们每个人都是神色不好看,同时眼神之中都有一些惊讶,以及震撼的情绪。

        这三个,都是完全对仗工整的回文联。

        每一个,都足够对上高枫的回文联,而且意境上还有所超出。

        而王潇,一次发了三个来回答高枫。

        高枫自认为才华横溢,才思敏捷,擅长短时间内思考问题,可是一时间也想不出两个回文联来回答王潇。

        王潇微博下面瞬间出现了很多惊叹的发言信息。

        “才不到一分钟,吓呆我了好嘛?对仗工整的三个回文联,我的天!”

        “虽然楹联只是文学小道,但是王潇同学这三个回文联的确都在水准之上,很不错,看水木那边怎么说。”

        “高枫呢?快出来!”

        “学渣依旧不明觉厉!”

        “双星文学生表示惊呆了。”

        “川大学生现在都这么牛逼的了吗?”

        ……

        高枫眉头紧皱。

        黄斌也是面色冷峻严肃。

        其他几人也都是默不作声。

        这事儿是他们主动挑起的,并且还自报家门了。

        如果最后搞输了,那丢的不是高枫自己一个人的颜面,还有他们背后学校的面子!

        高枫思绪高速运转,正在绞尽脑汁地想着回文联!

        而这时。

        又出现了一个自报家门的水木学生向王潇发出了信息。

        “本人水木学生汪红衣,特来请教王潇同学。”

        “二,三,四,五!请赐教!”

        高枫和黄斌几人看到这条信息出现,都是瞳孔一缩。

        一个男生惊呼道:“汪红衣都出来了?”

        汪红衣是水木文学系有名的才女,学习成绩拔尖,被保送读研,之前经常在校刊上发表过文学作品,有现代诗歌,有散文,还有古体诗,可谓是有名的才女,而且传说还是容貌上佳的美女,乃是才貌双全,但是很少露面,也不知道真假。

        黄斌惊喜地说道:“汪学姐出手,王潇还不输?”

        高枫却是神色不好看,他和汪红衣见过几次,惊为天人,心中暗恋这位学姐许久了,这次在王潇这里吃了亏,还让学姐出来收拾烂摊子,他知道自己肯定没戏了。

        “这个是个数字联,应该有什么玄机。”

        高枫开始担任临时解说,缓解自己的尴尬。

        黄斌点头:“对,肯定有玄机。”

        两人一时间还看不出玄机究竟在哪!

        而下一刻!

        王潇的微博上出现了几个字:“六,七,八,九。”

        也是简单的四个数字。

        黄斌眼神一凝,不确定地说道:“这是对上了?”

        他看了高枫一眼,虽然刚才高枫被王潇吊打了一回,但是他也要承认高枫在楹联的水平在他之上,他看不懂这上下联是什么意思。

        高枫一只手摸着下巴,双眼凝视着电脑屏幕,突然说道:“对上了!学姐的是二三四五,没有从一开始,少了一个一,这是缺字联,还是谐音联,代表缺一,也是缺衣。王潇的六七八九,没有到十,少了一个十,代表少十,也是少食!上下联加起来就是缺衣少食。”

        高枫只感觉浑身激动的颤抖,打了一个响指:“厉害,缺衣少食,隐藏了这么多信息,缺少任何一个就是输了。”

        黄斌和几个同学都听的呆住了。

        这么牛逼的吗?

        对个对联,搞的好像特工对暗号一样暗藏机锋!

        不过,几人倒是都明白了,知道高枫应该说的是真的。

        而微博下面很多人都留言表示看不明白!

        “什么意思?这样的对联我也会呀,我对一个,五六七八。”

        “我也对一个,三四五六。”

        “我也会,四五六七……”

        “还是不明觉厉!”

        黄斌将高枫说的话迅速打字发了出去,当即引起许多围观群众的震惊。

        “这么回事?缺衣少食?”

        “对个对联,搞出这么多隐藏的信息?牛逼!”

        “我,我能撤回我刚才发的三四五六吗?”

        “潇哥牛逼!”

        …………

        在水木另一座研究生宿舍内,也聚集着好几个人,不过都是女生。

        汪红衣身穿红色大长T恤,不修边幅地坐在电脑前,身边围着几个同样读研的女生。

        “红衣,他对上了,好快,快再发一个搞他。”

        一个短发女生不客气地说道。

        汪红衣摸了摸眼镜,惊讶地说道:“这么快真的对上了?这个王潇有两把刷子,刚才那三个回文联就不错,没想到能这么快看透我的数字缺字谐音联,有意思,那我再来一个。”

        说完,汪红衣迅速发了新的信息出去:“不错,不错,小女子再请教一个和数字有关的。童子看象,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

        几个女生念叨了一遍,细细思考。

        短发女生眼睛一亮:“十个数字,他要对上,就要有同样类似十个数字的连贯内容,但是怎么可能有?哈哈哈,红衣,你太坏了,这算是绝对了吧?”

        汪红衣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她钻研文学多年,家里几代人都是读书人,乃是传承书香门第,从小就接触国学,在这方面造诣很深,而她来水木之后更加着重研究现代文学,在现代诗歌散文方面都有不错的造诣,她的笔名翩翩红衣在几个文学杂志上发表过诗歌和散文,在文青圈子里小有名气。

        但是!

        不到十秒钟。

        汪红衣脸上的自信笑容就凝固了下来。

        短发女生的声音也戛然而止。

        另一个女生小心翼翼地说道:“这是,他对上了吗?”

        汪红衣低声念出王潇微博上发出的信息:“先生讲命,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汪红衣眼神震惊,低声喃喃道:“的确对上了,厉害!”

        几个女生得到汪红衣的肯定回答,都很是震惊。

        川大现在有这么牛逼的学生?

        汪红衣可是水木文学生里几个代表人物之一,不是应该碾压川大的学生吗?

        更何况。

        这王潇在之前一直都籍籍无名,今年才本科毕业!

        凭什么现在这么厉害?

        短发女子急忙说道:“红衣,继续击垮她。要不用你擅长的现代诗,和他比一比谁写的现代诗好。”

        汪红衣目光沉凝,再次敲击键盘写道:“海水朝朝朝朝朝朝朝落,请赐教。”

        几个女生看完都是满脸思考之色。

        短发女子皱眉道:“红衣,你这写的啥?”

        她看不懂,其他几个也都是满脸疑惑!

        汪红衣低声道:“我去年回老家看海的时候想到的一个上联,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想出下联,我看他能不能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