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升级从主播开始在线阅读 - 013.再上百万热度,西菲菲的惊讶

013.再上百万热度,西菲菲的惊讶

        王潇刚才在小酒馆直播结束后,直播间内就有一些观众没有离开,所以几乎一直都维持在一万以上的热度。

        刚才小酒馆的直播,在不少观众看来实在是太好听太经典了,最后的结局也是让不少感性的观众留下了眼泪。

        在王潇关闭直播之后,还有观众又刷了几千块的礼物,以此表达自己的激动情绪。

        所以,当王潇再次打开直播间,开始直播的时候,直播间内立刻就热闹起来。

        月牙儿:“学长,你又开直播了?学姐呢?”

        月牙儿就一直没有离开直播间,刚才又用手机充值给王潇刷了两个飞机。

        其他人的弹幕也都纷纷飞过。

        “潇哥,我第一次看直播看哭,你赔我的眼泪。”

        “潇哥,祝你和嫂子能一直走下去。”

        “潇哥,虽然我嫉妒嫂子,但是我还是祝福你们。”

        很多人都在祝福王潇。

        也有少数开喷的弹幕。

        “作秀,为了火也是不容易,剧本自己写的?太俗套了。”

        “演的不错。”

        “女主角长的很漂亮,有她的直播间吗?”

        …………

        热度蹭蹭的往上涨,转眼间又涨到十万了。

        王潇打算完成支线任务2,至少在线一小时,维持在一万热度以上。

        一万热度不是问题,就是要维持在线时间。

        他现在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小火主播了,随时能保持十万以上的热度。

        王潇看着一条条弹幕飘过,自动忽略了那些喷子,对着麦克风说道:“多谢月牙儿的支持,多谢所有送礼物的朋友。不过,我要说几句!”

        “大家送礼物要量力,不要盲目。我知道月牙儿还在上学,自己应该没有收入,花的都是家里的钱,能不送礼物就别送。喜欢听我唱歌的话,过来捧个人场就可以了,等你以后自己能赚钱了,如果工资有多余的,给我送一点也可以。”

        弹幕逐渐变少。

        王潇在摄像头下的脸色变得极其认真起来:“我这是对所有支持我的朋友说的,我永远不会请求大家给我送礼物,我只会做好自己,大家能来听歌,聊聊天就可以了。只要支持我的朋友足够多,我的人气足够高,大家不送礼物,我也能赚到钱,比如签约金,比如接广告也可以。”

        王潇说的是真心话。

        他不希望自己的直播间出现未成年人送太多礼物的情况,那都是父母的钱,也不希望出现有些人盲目给自己送礼物而走上歧途。

        主播赚钱的途径很多,毕竟有了流量,就能通过各种渠道变现。

        开淘宝店卖东西。

        签约金。

        广告等等!

        粉丝打赏的礼物在大主播的总收入当中,实际上是不起眼的一部分,除非有不少土豪每天打赏数万数十万乃至百万的。

        月牙儿迅速说道:“学长,你放心,我是量力而行的。我现在每月生活费三万多,给你打赏一两千根本没有影响,就是少买个包包而已!”

        对这样的土豪二代,王潇能说什么?

        他只能苦笑着说道:“月牙,你家里有钱,你也不要乱花,我总感觉像是在欺骗未成年人。”

        其他也有弹幕立刻说道:“潇哥,你唱歌好听,我们花钱听歌,天经地义。”

        “潇哥,你的新歌我没听到,能再唱吗?”

        有观众说道。

        刚才王潇在小酒馆直播,时间有点早,不少观众没见到很正常。

        王潇岔开话题:“可以,我会再唱我的两首歌,一首成都,一首往后余生。过两天,我会再唱我的新歌。”

        弹幕再次震惊。

        “潇哥不是吹牛吧?又有新歌了?”

        “潇哥你的新歌产量有点多,也有点快。”

        “潇哥,你出新歌我就打赏。”

        “炒作,吹牛……”

        “那么多新歌,是买来的吧?”

        “我下午专门查了,成都这首歌在音乐版权网站上的确是属于潇哥的。”

        观众越来越多,互联网的混乱就会越明显,很多人在网络上是专门为挑刺抬杠而存在的。

        王潇身为文学专业的,一直以来都很注重版权。

        所以早上他就把成都这首歌在版权网站上注册了,因为没有版权冲突,交了一点注册费,很快就通过了,现在都可以查到了。

        等会儿,他就会把往后余生,和刚刚得到的两首新歌也都全部在网站上进行注册。

        避免以后会出现版权纠纷。

        现在是流量时代,很多人为了火,为了红起来,为了博眼球,几乎是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的。

        而版权碰瓷,版权抢注等等,根本就不新鲜,几乎在文化产业和娱乐产业随处可见的现象。

        为了保护自己,王潇很注重版权。

        王潇起身道:“我去拿吉他,大家稍等。”

        站起身来,王潇看到朱子琪没有继续收拾物资,而是坐在侧面的小沙发上,在直播摄像头的视野之外,正双手支撑着下巴,直盯盯地看着他。

        看到王潇发现了自己,朱子琪却是没有避开眼神,依旧看着他,笑着说道:“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些的?”

        她知道王潇以前几乎不唱歌,也不弹吉他。

        王潇上前摸了摸朱子琪的头发,说道:“就是这半年多学的,一个人无聊,胡思乱想,除了唱唱歌,写写东西,还能做什么?”

        朱子琪握着王潇的手,美丽的脸庞上满是笑容,低声道:“以后我不会再让你伤心了。”

        王潇摇摇头,露出忧郁的笑容:“不,是我不会再让你伤心,我去拿吉他,你再听听我唱歌。”

        朱子琪松开王潇的手:“好!”

        王潇走出门,装作去找其他人拿吉他,实际上是从游戏空间内,将自己人物面板上装备的吉他拿了下来,再次回到电脑前坐下:“好了,我要开始唱歌了,谢谢大家支持!”

        弹幕闪过。

        “期待。”

        “大家安静,安静听歌。”

        “昨天听成都,把我听哭了,我就是成都人。”

        …………

        吉他声响起。

        王潇轻轻闭上眼睛,将自己沉浸到歌曲的情绪当中去,脸上满是深沉和忧郁,缓缓唱起了自己的成名曲,成都!

        很多没听过的新观众不停地刷着好听的字样。

        唱完成都,王潇又唱了一遍在小酒馆第一次唱的往后余生。

        直播间内礼物立刻刷的飞起。

        月牙儿又默默的刷了一个超级火箭,或许是真的害怕王潇注意,所以是混在其他人当中一起刷的。

        几个观众刷了几个火箭,将直播间的热度再次推上了五十万以上,还在缓慢上升。

        这样的消费,相对来说算是很理性的了,没有一次刷几十个火箭的情况。

        而且,给王潇刷礼物的大部分都是女观众。

        “想带你去看晴空万里。”

        “想大声告诉你我为你着迷!”

        王潇唱到这一句,回头看了在那里听的入迷的朱子琪一眼,然后又回头继续闭上眼睛:“往事匆匆,你总会感动。”

        “往后的余生,我只要你……”

        结尾,很是憧憬。

        又有几个超级火箭飞起。

        直播间的热度再次冲上了百万。

        此刻。

        西菲菲的直播间内,不少从王潇直播间内过来的观众不断的刷着弹幕。

        “菲菲姐,唱潇哥的成都,往后余生,真的好听。”

        “菲菲姐,你还记得大明湖畔的潇哥吗?”

        “菲菲姐,我要听你唱成都……”

        “菲菲姐,唱潇哥的往后余生,太好听了。”

        一条两条弹幕,西菲菲还没注意,可是后面几十上百条弹幕迅速飘过,引起了她的重视。

        她自然知道潇哥是谁。

        昨天晚上她去潇哥的直播间查房,听了潇哥唱的原创歌曲成都,非常好听,给了她不小的震撼。

        她还记得,潇哥今天还要唱一首原创歌曲!

        他已经唱了?

        看听过观众支持的样子,貌似还不错?

        西菲菲很好奇。

        她之前对此不以为意,觉得王潇的新歌可能一般般,很可能是胡乱唱的打油诗。

        她作为半个音乐圈子的人,很清楚地知道,好歌哪里这么容易就写出来?

        有些专业音乐人一辈子可能也就写过一两首出名的好歌。

        “潇哥唱他的新歌了吗?”

        西菲菲是直性子,直接在直播间问了出来。

        立刻就有观众回答:“唱了,叫往后余生,很好听。”

        也有很多观众问道:“潇哥是谁?”

        西菲菲刚好唱完几首歌,想休息一下,所以直接就在直播页面上找潇哥的直播间。

        她如昨天晚上查房一样,直接翻到最后一页,以为王潇还在最后一页,可是发现这里根本没有。

        她有往前翻,一直翻到第一页中间才找到,看到那一百三十多万的热度,眼睛都瞪大了。

        虽然一百三十多万的热度和她现在九百多万的热度不能相比,但是在鲨鱼平台已经是上游水准了,如果能稳定下来,成为一个年入百万的大主播是很轻松的。

        这还是昨天那个哭着唱歌,热度只有几百的潇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