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九龙拉棺在线阅读 - 第六百四十九章 谢秣谢陵

第六百四十九章 谢秣谢陵

        帝释天的死,标志着这场神魔之战的终结。



        在这一战中太古三界死伤凄惨,而天道也付出了同样沉重的代价,太古先民大军几乎全军覆没。



        然而,太古先民大军并非天道主力,而天道的主力兵种四灵神兽天谴军至今还没有动作。



        神魔战场的草草终结,说明天道把人间当做主战场。



        我来这里是为了幽荧和烛照,却不想天道跟本有没有动他们的意思,这令我很不理解。



        在我和元睿一番长谈之后得出结论,天道之所以不动幽荧和烛照,是因为幽荧和烛照的存在和四灵神兽相冲,且不可共存。



        “幽荧和烛照难道不如四灵神兽么?”我问道。



        “完全体的两仪圣兽肯定要比四相神兽强大的多,但是幽荧和烛照天道既没有把握将他们全部夺走,也没有足够的机缘供给他们发育,所以天道选择了四相放弃了两仪。不过,这只是天道现在的考量,一旦幽荧和烛照成长起来,天道还是会对他们下手。”元睿说道。



        “还好姽婳已经带走了烛照,只剩下一个幽荧就算被天道得到也算不了什么。”



        我这话刚说完,就遭了元睿一个大白眼。



        “谢岚,我从前怎么没有发现你这么无情?”



        “怎么了?”



        “一口一个两仪圣兽,你别忘了他们只是灵魂中带着两仪圣兽的宿命烙印,事实上却是咱们的亲生骨肉。”



        元睿的嗔怪,令我瞬间脸红。



        身为命运之子,魔道祖师,我更多的时候是在为三界众生而考虑,有时候连自己的命都是拿来赌。



        情感压抑到极致,连自我都迷失了,心也越来越冷。若是换做以前,我知道姽婳带着记忆我一定要追上去问个究竟,现在却只是一脸平静的接受。



        曾经的我热情如火,现在的我连招魂幡的沉重都像是已经习惯了。



        见过了太多的生死,太多的离别,习惯了去接受,习惯了去忍耐。没有天生冷漠的人,有时候冷漠只是一种无可奈何。



        曾经对我来说,天尊都是遥不可及的梦,而现在却要直面天道。



        虚幻如梦,人也随着在梦里沉沦。



        我不记得我哥是在那一年去世,我再也没有去看过我的家人一眼,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去给父母添坟扫墓。



        有时候真的希望这一切真的只是一场梦,情缘一觉醒来为了生计发愁,总是凑不够回家的路费,也总是买得起廉价的烟草。



        可是,这梦里有了我太多的悲欢离合。



        从流风天尊开始,七彩明王,笑歌天尊,柳河愁,凤凌月,流风羽……



        太多太多的人值得被永世纪念,他们为魔道做出的牺牲,并不仅仅是一句魔道弟子万世千红可以描述的。



        为了他们我也不愿从梦中醒来,更何况这场梦里还有我至死不悔的爱情。



        很多年前,我在书上读到过一句话,英雄,祝你有一份无悔的爱情,当时我就觉得这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祝福。



        王图霸业从来不是我想要,众生平等的英雄气概我也没有。



        我想要的只是人与人之间的脉脉温情,而现在,面对元睿的嗔怪,我才幡然醒悟,原来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追逐梦想,憧憬着爱情,善良纯真的我。



        营帐中,幽荧还在沉睡。



        望着她稚嫩的脸颊,我舍不得用自己沾染了太多血腥的手去触摸。



        可爱的面容,轻皱的眉头。



        元睿说她是个美人胚,我反倒希望她可以平凡一点好。



        “谢岚,我为你女儿想到了一个名字。”玄关中传来蒹葭的声音。



        “叫什么?”



        “谢秣。”



        蒹葭刚把名字说出口,玄关中的招魂幡轰然传出两声宏大悠远的声音,不是一道,而是两道。



        “魔道圣女谢秣,正式传承魔道祖师谢岚血脉。”



        “魔道圣子谢陵,正式传承魔道祖师谢岚血脉。”



        万万想不到,就在蒹葭为幽荧取名字的那一刻,姽婳也同时为烛照定下了名字。



        仿佛冥冥之中有了约定一样,她们两个还正好想到一块去了。



        魔道祖师叫做谢秣陵,我的一双儿女,正好一人继承他的名字中的一个字,谢秣,谢陵。



        元睿和我一样欢喜,我们情不自禁的拥抱在一起分享彼此的喜悦。



        道祖已经离去,招魂幡中最后的意志也已经消散。



        能够用这种方式留驻他的名字,是我对他最好的纪念。



        鬼神冥冥,自思自量,这是盖世英雄应有的礼赞。



        和元睿母女团聚半日,我便随着傲风去了太古魔界,借助幻魔祭坛为蒹葭重聚神魂。



        傲风提供了源源不断的魔意令蒹葭吸收,而幻魔一族也竭尽所能呼唤着他们的魔主魂兮归来。



        蒹葭的神魂和魔躯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完成,只是因为毕竟已经死过一次,要想恢复从前的威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正好,给她用来重整魔界大军。



        神魔战场只是暂时的终结,只要天道还在,太古神魔就只能和他不死不休。



        只不过,下一次战场就不是在宇宙虚空,而是在人间,人间才是迎战天道的主战场。



        蒹葭在魔界整兵,元睿也重新返回神界再征大军,我也需要尽快返回人间了。



        天道已经返回了宇宙虚空,留给人间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守护幽荧的重任依然交给了纯钧,纯钧这次大难不死,反而成了天大的机缘。



        太初和混沌两大剑意同时加身,令她强行突破了剑体的限制,同时触碰到了两大剑道的核心奥义。



        现在的纯钧,每时每刻都沉浸在对剑道的体悟当中,战力也与日俱增。



        在我和她告别的时候,她对我说了一句话。



        “道祖,从前我只知道剑道没有极限,现在我知道原来剑也是没有极限的。”



        正是她的这句话令我放心把幽荧交给她守护。



        纯钧的剑道修行已经正式起航,而她未来的剑道造诣还在我之上。



        离开之前,我于虚空之中遥望太古冥界。



        神界和魔界都充满了生机,无论死伤多么惨重,伤痛都会平复,因为希望还在。



        唯有太古冥界一片死劫,因为守护冥界的那个人不在了。



        我不知道姽婳去了哪里,我知道我们终究有一天还会相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