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九龙拉棺在线阅读 - 第六百三十六章 灵魂挽歌

第六百三十六章 灵魂挽歌

        镰刀收割生命,冰雪冻结魂灵。



        十万悍勇无双的血月狼骑兵,被姽婳以一场大雪埋葬。



        血肉化为红雪,魂灵为之冻结。



        等到冰雪破碎笑容,尘归尘,土归土,战场中只剩下无尽的魂能,悉数涌入姽婳身体之中。



        “死神,我天孙今日对着太古血月立誓,必灭你魂灵!”天孙一声怒吼,犹如炸雷般在天空响起。



        与之相随的是八百万血月狼骑齐声冲天嘶吼,战意激昂,群星黯淡无光。



        这是真正的虎狼之师,而今天又是十五月圆之夜。



        血月狼人集体狂化,露出狰狞的野兽面容,獠牙寒光闪烁,利爪可以轻易撕裂最坚固的铠甲。



        每一个血月狼人士兵身上都散发着淡淡的红芒,可以令他们神魂坚韧如钢铁,不受精神系灵魂攻击,战意永不枯竭,永不衰败。



        姽婳的死神大军,骷髅士兵原本也是强悍的近战兵种,但是和狂化的血月狼人一比,气势明显逊色。行尸大军更是不堪一击,完全可以想象这一战会给死神大军造成什么样的毁灭灾难。



        死神大军虽然已经在冰霜堡垒前线列成战阵,但是姽婳并没有下令让他们进攻,而是在冰霜堡垒城头布下了成百上千座冰霜轨道炮。死神大军战力不如血月狼人,战争工事的重要性必须发挥出来,不然的话这一战根本没法打。



        双方皆准备完毕,都下了死战到底的决心。



        姽婳白发冲天,黑斗篷随风飘荡,猎猎作响。手中的死神镰刀光芒雪亮如残月,散发着无穷无尽的冰霜死亡之威。



        由于死神大军还在冰霜堡垒前线原地待命,八百万血月狼人的军威煞气全部靠姽婳一人承担。



        八百万狂化的血月狼人,所散发的军威煞气,便是神魔之体也难以抗衡。



        魔帝望之逃,神王不能挡。



        但是,姽婳手握镰刀,立于虚空之中身形分毫不动。



        大军每推进一丈之地,姽婳所承受的军威煞气都会明显提升。



        眼中的黑色火焰越烧越烈,烧出了眼眶,烧出了寒冰束发冠,渐渐掩盖了死神的面容,知道什么都看不清……



        身为太古战神,对于军威煞气的杀伐毁灭之威,没有人比慕容元睿更清楚。



        所以,当她看到姽婳于阵前孤身对抗八百万血月狼人的时候,她的心情凝重到了极致。



        无论前世今生,慕容元睿和姽婳都是宿命之敌,而她内心深处,除了那天被死神一吻印在唇间的时候,她从未夫服过姽婳。



        可是现在,姽婳的身影如高山般在她心中耸立起来。



        有些人只能被仰望,有些人只会给世人留下一个背影。



        久久无语,心情凝重如山,渐渐的有种透不过气的感觉,她在为姽婳而担心。



        冰霜堡垒之所以坚不可摧,是因为有死神的守护,一旦死神倒下,冥界大军的战力远远不如魔界和神界,必定会被摧枯拉朽般的摧毁,是死神给了冥界希望。



        “我不如她。”慕容元睿沉重叹息一声。



        “战神陛下,她是怎么做到的?”姽婳一人对抗八百万血月狼人的军威杀气令复仇女神震惊而困惑。



        “死神为什么可以这么强大?”冰雪女神也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单凭死神之威,并不足以对抗八百万血月狼人。林将军之所以能做到,应该是和她勘破生死奥秘有关。”纯钧说道。



        “纯钧,你说的没错,姽婳现在所展现的神威已经超越了死神。”慕容元睿说道。



        “可是,超越了死神的她,现在又是什么境界?”复仇女神又问道。



        “生死之间有大恐怖,勘破生死,毁灭之后当有重生,或许她的境界和纯钧一样,回归了太初。”



        “太初?”复仇女神更加困惑。



        “太初便是从阴阳灭绝之地所诞生,太初死神,名为魁罡。”



        慕容元睿全靠战神之道推演,却在无意中揭破了姽婳的八字生辰。



        姽婳是命里带煞,日见魁罡,辰戌相见,天冲地击。



        辰为天罡,戌为河魁,乃阴阳绝灭之地。



        可以说,姽婳这条命本来就是从阴阳绝灭之地而来,破军命格不过是因缘附会而成。这也是为什么她可以那么容易就凝聚出死神神格,并且连续九次涅槃而神魂不毁的原因。



        “主母,太古冥界能打败天孙的血月狼人大军吗?”纯钧问道。



        “我不知道,我只能推算出天孙绝不是姽婳的对手,但是这并不是一个人的战斗。唉,一切只看姽婳自己的取舍了,如果她硬要一己之力守护冰霜堡垒,即便她是魁罡入命,太初死神,今天也难逃毁灭之灾。”慕容元睿叹息着说道。



        “纯钧绝不会眼睁睁看着林将军身陷绝地。”纯钧扬眉说道。



        “你不愿意,我又怎么舍得魔道痛失破军之将。我只担心……”



        “担心什么?”



        “我只担心,姽婳根本不给我们插手的机会!”



        姽婳现在所处的战场,即便是纯钧化为剑体都无法承受军威煞气的洗伐。如果姽婳不想别人插手她的战争,怕是连纯钧都出不了剑。



        何况,在天孙大军推进的时候,帝释天也有了大动作,左右两翼分别向神界和魔界施加压力。



        战神五军迎刃而出,魔噬星空大阵开始远转。



        无论是魔界还是神界,都无法轻易抽身去帮助冥界,这一战注定是死神一个人的战斗。



        ……



        终于,姽婳再也无法承受更多的军威煞气。



        身体骤然拔空飞起,手中死神镰刀一挥,爆发出一道圆月弧光,照亮了宇宙虚空的黑夜。



        “天孙,可敢与我一战!”



        吼!



        盛怒至极的天孙,早已急不可待。



        面对死神的邀约,他胸中的杀机再也无法隐藏,全身开始狂化。



        身躯开始增长,面容越发扭曲狰狞。



        最后完全蜕变为一头狼首人身的巨人,手握血月战斧,身披血月天狼战甲,爆发出毁灭一切的战斗意志。



        这还不是他的终极形态,在接下来的战斗中,每当天孙受到一次攻击,体内的人性就会削减,狼性增加。最终变成一头拥有毁天灭地战力的血月天狼,神魂和血月相连。那时的天孙,帝释天都不敢应其锋芒,天惊地恸,鬼神当哭。



        “死神,今天你我之间必有一人陨落,现在,见识一下来自血月的恐怖之威吧。”



        语毕,天孙身如流星一般划破夜空,血月战斧斩向姽婳。



        姽婳也在同时冲向天孙,死神镰刀划过一道优雅的弧线斩向天孙。



        战斧狠狠劈在了姽婳的肩头,击溃了几片死神战甲的甲片,而姽婳的死神镰刀也划破了天孙的小腹,割裂了他的血月狼人战甲。



        两个人都是不闪不避,姽婳有无尽魂能可以修复死神之躯,而天孙则是打算以伤痛激发潜能,朝终结的血月天狼形态转变。



        天孙悍勇绝伦,速度更是迅若闪电。



        而姽婳刀锋凌厉,取的也是以快打快的路子,深谙无坚不摧,唯快不破之道。



        这种层次的战斗和当初我与吕纯阳的剑意对决不同,我们当时比拼的是各自对于剑道的体悟,而现在姽婳和天孙决胜的是真正的毁灭冲杀。



        在两人于空中上演极道对决的时候,八百万血月狼人大军也冲击到了冰霜堡垒的正前方,开始承受冰霜轨道炮的无差别毁灭打击。



        冰霜轨道炮不仅可以直接创伤血月狼人的身躯,还可以释放出寒冰之力减缓他们的移动速度和攻击速度,原本因为狂化战力提升到极致的血月狼人,在冰霜轨道炮的冲击之下,战力一再削减。



        等他们突破冰霜轨道炮的封锁兵临城下的时候,战力已经几乎和死神大军旗鼓相当。



        自从太古三界出兵宇宙虚空以来,最惨烈的一战开始了。



        “我们本为尘埃,本当腐烂掩埋于地下,是死神将我们召唤回地面,赐予我们生命的尊严,现在死神需要悍不畏死的勇士,诸位领主,请随我决战沙场!”



        念完这句话,不朽尸王祭出镇魂碑,率领十二地穴领主,带着行尸大军冲向强敌。



        身后,怨灵主母则是率领一种亡魂女妖唱起了挽歌。



        由于血月狼人的狂化,导致亡魂女妖的神魂攻击失去了作用,所以她们改为唱起挽歌,为那些死去化为行尸的兄弟姐们焕发心中的战意和柔情。



        挽歌唱响,闻着落泪。



        不知多少麻木的行尸,在冲锋的路途上觉醒了前生的记忆。



        又不知多少骷髅战兵,在白骨碎裂的时候响起了爱人的欢颜。



        生命不息,杀戮不止。



        众生有情悲白发,天道无意了沧桑。



        吾辈何以为战,杀!



        ……



        死神有一方灵魂匣,可以收录战死的亡魂大军英灵意志。



        从大军决战的那一刻开始,姽婳便能感知到无数英灵意志汇入灵魂匣中。



        “金甲地穴领主,陨落!”



        “铁爪地穴领主,陨落!”



        “血翼地穴领主,陨落!”



        “瘟疫骑士,陨落!”



        “灾荒骑士,陨落!”



        ……



        灵魂匣响彻不停,每一个声音都在宣告一名强大的亡魂战将陨落。



        他们本为死者,却因为死神重生,成为被遗忘者。而在今天,他们又在战场中死去,最终彻底被人遗忘。



        姽婳不是无情之人,相反她最终情意。



        即便她终日坐在冰霜王座之上,却无时无刻不再关心着冥界的子民。



        对生者而言,死神的落雪是死亡和诅咒,而对冥界子民而言,雪花是温柔的花朵。



        又是一声彻骨哀伤的悲鸣响起,灵魂匣宣告:“怨灵主母,陨落!”



        全身浴血的姽婳突然回头,望见的怨灵主母破碎的魂体,一片荧光,渐渐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