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九龙拉棺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八章 月中盗神

第六百二十八章 月中盗神

        关于伟大之神,幽荧和烛照的传说,道藏中并未提及。所以,女帝和雪阳都和我当初一样,只知道天道,不知伟大之神。



        我不仅告诉了她们关于元睿和幽荧烛照之间的因果,还把鲲的推论告诉了她们。



        “若非幽荧和烛照出世,天道也不会这么急不可待的从人间脱身。”我说道。



        “谢岚,你既然知道这件事的重要性为何还要回归墟,你应该立刻去元睿身边照顾她。”雪阳说道。



        “我回归墟是想问你一件事,这件事需要你识海中贪狼护法天尊的记忆做回答。”



        “什么事?”



        我看了看女帝,说道:“关于魔道祖师的真正来历。”



        “魔道祖师的真正来历?谢岚,你在怀疑什么?”女帝问道。



        “女帝陛下,这件事对我很重要。我现在已经因为和道祖的宿命之环产生了魔障,如果我不把这件事搞清楚,我将永远无法直面天道。”



        接下来,我把我长期以来的困惑和她们二人说了一遍。



        “鲲说,我才是真正的命运之子,道祖不是。如果鲲的说法是对的,那么我和道祖自始至终就不是同一条命。”我说道。



        “这不可能,你们都是七杀转世,如果不是同一条命,七杀怎么会那么巧转世到你们两人身上?”女帝说道。



        “所以我才要问雪阳。”



        “谢岚,你到底想问我什么?”雪阳望着我问道。



        “杀破狼三方四正,你,我,姽婳,我们三人在命盘之力没有失去作用之前,一直可以互相感知,我们三人的神魂相依,携手同行,对不对?”我问道。



        “对,那时候我们亲密无间,你若有危险我和姽婳一样可以感知的到。只要我们三人在一起,就可以发动三方四正无可逆转的命盘之力,抢夺机缘,占尽先机。”雪阳说道。



        “我要问的是,贪狼和道祖之间有没有这种感觉?”



        这句话一问出口,雪阳立刻低头沉默,陷入苦思。



        我知道她在觉醒贪狼护法天尊的记忆,这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



        为了不打扰她,我和女帝走出了房间。



        “谢岚,我不明白你这样问有什么意义。”女帝说道。



        “如果我才是真正的命运之子,道祖绝无可能背负七杀命格。”



        “你可知道,如果没有七杀命格在身,秣陵根本不可能携手贪狼和破军开创魔道基业。当时人仙两道瓜分了整个人类世界,没有杀破狼三方四正,人间怎么可能有魔道立足之地。”



        “女帝陛下,你应该听说过天贼盗命。”



        “如果当初不是柳河愁天贼盗命,也就不会有今天的你了。”



        “不,就算没有天贼盗命,我还是我,因为柳河愁所盗的命本来就是我自己的,只是被谢流云抢先一步盗走而已。”



        “可是天贼盗命又和秣陵有什么关系?”



        “女帝陛下,天贼星可不仅仅可以盗命。”



        “什么意思?”



        “我怀疑道祖根本不是七杀命格,而是天贼转世,他的七杀命格是盗来的!”



        “好大胆的推论!”女帝吃惊的说道。



        “天贼,月中之盗神也。道祖的七杀命格不仅是盗来的,连同他命运之子的身份,一样是盗来的。自始至终,他一直都在扮演着一个并不存在的人,而真正的那个人要在三千年后才会出世。”



        “你说他盗七杀命格这一点孤勉强相信,但是,命运之力他怎么盗?”女帝问道。



        “根本不用盗,命运已经失败过一次,为了隐藏真正的命运之子,命运乐意让他扮演这个角色。”



        女帝沉默了好长一段时间,最后长叹一声问道:“这都只是你的推论,你要怎么证实?”



        “我可以证实,谢岚说的很有可能是真的。”雪阳走出房间,来到我们面前。



        雪阳说,她反复比较了贪狼护法天尊和她自己的记忆,最后得出一个推论,杀破狼命盘之力当初确实存在,但是贪狼护法天尊和破军护法天尊情同姐妹心灵相通,却和道祖之间始终隔着一层看不见又破不开的迷雾。



        而她和我之间却没有任何隔阂,我的心事从不瞒他,而她对我的那份难以言说的爱也早在我玄关中的时候,和我说的一清二楚。



        事实上,不止贪狼护法天尊和道祖不能心灵相通,就连号称是他知己和一生所爱的破军护法天尊也察觉不到他的真实心意。



        不然的话,他们之间的感情也不会有一个悲剧的结局。



        “如果破军理解道祖,当初她根本不会提刀下阴司,他们的关系也比现在要亲密的多。这件事我一直觉得奇怪,谢岚和姽婳可以相爱相伴,为什么道祖和破军就做不到呢?无心并不是理由,我现在想想,道祖之所以不肯,是因为他知道他不是真正的七杀,而且他另有使命,所以才不能和破军护法天尊同生共死。”雪阳说道。



        “好吧,就算你们的猜测是对的,可是他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女帝问道。



        女帝这一问,同时问住了我和雪阳两个人。



        是啊,魔道祖师机关算尽,最后连自己也算了进去,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天贼不是七杀,七杀以搅乱世界对抗天道为己任,天贼却不是。



        很显然,魔道祖师所做的一切和他的命格无关,那么就只能是和他本人有关。



        “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为了什么,但是我知道,如果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魔道。没有他,就不会有众生平等,有教无类。”雪阳说道。



        “难道道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传播他的教义?”我问道。



        “谢岚,你不是他,你没有生活在混乱年代,你不知道当时的人间疾苦。道祖没有创建魔道之前,一直在人间辗转流离,体察人间百味,没有人比他知道众生需要什么,也没有人比他更痛恨天道。”雪阳说道。



        “唉,以前我常常和葳蕤通心交感,反复比较谢岚和秣陵的为人,经常感慨命运无常,因为孤压根就不认为谢岚和秣陵会是同一个人。现在,听你们这样一说,孤才豁然开朗。”女帝叹了口气说道。



        “这么说,女帝陛下也认为道祖和谢岚不是同一条命了?”



        “嗯。但是有一点不可否认,秣陵比谢岚更有兼济天下苍生的仁义之心,也比他更有英雄气慨。”女帝无比肯定的说道。



        “好吧,这一点我无从反驳,因为天道也这么认为。”我说道。



        “可是,如果道祖和谢岚不存在同命相传的关系,谢岚是命运之子,那么道祖又是什么来历呢?”雪阳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遗憾的是这个问题,恐怕只有天道才知道答案。



        单单的天贼命格只能被道祖所用,并不能束缚住他一生,在他成就道祖之后,天贼命格对他就再也没有任何约束力。



        那么道祖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