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九龙拉棺在线阅读 - 第四百二十八章 他回来了

第四百二十八章 他回来了

        镇南关之战结束了,九黎联盟死伤六万余人。



        人族科技的强大取代了人力战争,若非如此,这一战死伤就绝不止六万人,六百万乃至六千万都有可能。



        镇南关最大的损失来自于徐福的衰弱,此战之后,徐福因为五雷精魄透支寿元,提前进入天人五衰状态。



        所谓天人五衰指的是:灵力之衰,衣表之衰,智慧之衰、悟性之衰、神魂之衰。



        徐福的境界为道祖,但是他并没有神位,虽然有大巫的神通其本身还是人。衰老的徐福已经无力再继续担任人族领袖,关于守护人族的重任全部加在了谢韫身上。



        镇南关之战结束后,灵异科大军没有撤离,依然处于高度警戒状态。因为苗疆古地出世了,就在十万大山中。



        镇南关,城楼,徐福的军帐。



        一招五雷旋风神灭斩让徐福提前进入天人五衰状态,现在的他满头白发,皱纹深刻如皴裂的树皮。



        生机凋零,眼神黯淡无光。



        在徐福前面浮空罗列着一张星空棋盘,棋盘如夜空,棋子如星辰。



        寻常对弈,棋盘都是红黑双方,而在这张棋盘却有三方,分别代表人道,魔道,仙道。



        其中在魔道的阵营中,帝星不在其位,将星黯淡无光,其余众星虽然璀璨冷冽,却已明显失衡,根本无法和人仙两方形成均势。



        这是徐福最后一次推演天道棋局,因为他的寿元已经到了尽头。



        谢韫安静的站在徐福对面,隔着星空棋盘看着徐福一点点的老去。



        徐福弯下了腰,眼神也越来越浑浊。



        终于,他的神念再也无法维持星空棋盘的存在,身体一晃,棋盘众星混乱,随后消失。



        徐福跌落在地上,拼命咳嗽。



        谢韫走上去朝他背后打入一道生命能力,却也只是让他平复了气息,无法改变什么。



        “苗疆古地已经开启,还是找不到他么?”谢韫问道。



        徐福摇了摇头说道:“我只能确定谢岚并未陨落。”



        “既然活着,为什么他不会出现在魔道的棋盘上?”



        “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可能。”



        “什么?”



        “谢岚和当初的魔道祖师一样,跳出了棋盘之外。”



        “这怎么可能?”谢韫吃惊的问道。



        “我也觉得不可能,以谢岚现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跳出棋盘,唯一的解释就是……”



        徐福说着停了下来,露出追忆的神情。



        正为一止,有始有终,自成圆满。



        “唯一的解释就是,谢岚本人就是当初的魔道祖师,他已经觉醒了。”



        此言一出,天地风云变幻。



        镇南关上空惊雷滚滚,地动山摇。



        ……



        作为四大古地中最凶险的苗疆古地,伴随着凶险而来的是无尽的机缘。



        蜀山古地有紫青双剑,龙门荒漠古地有蚩尤异宝,贺兰山古地看似一无所有,却是最佳的魂能凝聚之地,拥有无尽的死意和鬼气。



        以姽婳的修行速度,若非经历贺兰山之战吸收数以百万计算的魂能,她绝无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完成了太古冥界死神的七次涅槃。



        苗疆古地也没有秘宝,有的是无尽的天地煞气。



        何为煞?



        葛洪《抱朴子》中说:“接煞气则雕瘁於凝霜,值阳和则郁蔼而条秀。”



        煞气的存在,就是针对命理产生各种负面影响,招致劫难上身。



        苗疆古地地势最为凶险,煞气重重,煞气滋生邪魔,一共有七股邪魔之力,分别代表着心的七项罪责:疑惑,绝望,恐惧,暴戾,愤怒,憎恶,傲慢。



        魔由心生,邪魔淬炼的是心志和神魂。



        苗疆古地看似没有任何机缘,却又处处皆是机缘。



        战胜疑惑可以掌握坚定的信念,战胜绝望可以令人永远充满希望,战胜恐惧会令人勇往直前,战胜暴戾可以体悟上善若水的心境……



        这对修行者而言很重要,所以苗疆古地开启后,三道都会进入其中以邪魔之力淬炼自己的心志和神魂,为未来的封神之战做准备。



        除此之外,关于苗疆古地还有一个传说。



        传说中如果有人能挑战并打败七大魔尊,便可永远不会迷失自我。



        我不肯再做魔道祖师,溯本归源在于自我的迷失,所以苗疆古地的重开对我来说无疑是一份天大的机缘!



        ……



        星夜,南长城,某处破败的城关。



        “苗疆古地已经出世,你会回去么?”莫云帆说道。



        我没有回答她,认真的看着她念出了魔道祖师的专属谶语:“五行随我任意游,四海众生皆有缘。漫道雄关真如铁,无名宫内尽善言。”



        莫云帆出身全真教,一时没明白我的意思,脸上带着困惑。



        “从今天开始,你便是我魔道弟子。”



        “你终于肯再做魔道祖师了?”莫云帆大喜。



        “就像你所说的,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想成为谁。”



        我提不出自己的教义,是因为我把“众生平等,有教无类”这八个字早已当成我的信仰,就算我不做能魔道祖师,也会选择去做一名万世千红的魔道弟子。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又何必再一味去逃避。



        听我说完,莫云帆整顿衣冠,对我躬身行礼说道:“弟子莫云帆,拜见魔道祖师。”



        我坦然受之,等她起身后说道:“我要走了。”



        “去哪里?”



        “苗疆古地,抢夺先机。”



        苗疆古地处处机缘,我本人不再棋盘之上,自然也无人可以觉察我的动向,抢先一步进入苗疆古地,可以让我拥有挑战全部七大魔尊的机会。



        若等到道门大军进驻,届时我便要受战乱之累,无法专心斩杀七大魔尊。



        “苗疆古地凶险万分,道祖一个人进去,我担心……”



        “你莫忘了我这个道祖是没有心的,魔由心生,邪魔之力滋生的心魔幻象奈何不了我,我可以直接挑战七大魔尊。”我笑了笑说道。



        “要挑战七大魔尊,道祖也要先有一把好剑才行呀。”莫云帆提醒我道。



        “我的剑一直都在。”我说道。



        纯钧剑被我神魂祭炼过,无论它在哪里,只要我的神识还在,我便可把它召回来。



        我当日把纯钧还给人族,一是因为情绪所至不想沾染太古剑道,二来也是想让雪阳明白我的心意。



        我算定徐福会把纯钧剑交给雪阳,只要纯钧还在雪阳手中,魔道就绝不会离开归墟,就算苗疆古地开启,魔道也不会前来抢夺机缘。



        因为道祖不在,破军不醒,魔道根本无以为战。



        现在我准备召回纯钧,纯钧一动,便等于我向魔道弟子传令,魔道正式参与苗疆古地之战。



        “我走之后,你在这里等待魔道大军的到来,到时候和他们一起进入古地。这次古地之战,姜行走也会来,你可以留在她身边。”



        “好。”



        交代完毕,我面向东海。



        伸手朝空中一抓,口中喊道:“剑来!”



        ……



        东海,群星庭院。



        苗疆古地出世已经传遍三界。



        只是碍于苗疆古地的凶险,无论是人道还是仙道都没有立刻进驻。



        姜雪阳登上观星台,遥望苗疆。



        默默的望了一会,姜雪阳坐在石椅上,打开剑匣,取出一把寒光冷冽的古剑。



        这把剑锋芒毕露,寒光闪烁。



        这把剑的名字叫做纯钧,尊贵无双的纯钧,也是魔道祖师身份的象征。



        姜雪阳伸出两根雪白的手指在剑身上划过,神情一片惘然。



        自从徐福把剑还来之后,每天晚上,她都会来这里感悟剑中的神识。



        正在出神的时候,姽婳来到她身边。



        姽婳神情憔悴,眉头带着浓重忧虑之情,在她身上还是看不到破军之将归来的希望。



        “他是不是和蒹葭一起去了太古魔界?”姽婳问道。



        关于蒹葭的去向,姜雪阳已经有所推测。



        “没有,他还在人间。”雪阳说道。



        “既然在人间为什么不回来?”



        姜雪阳尚未回答,纯钧剑忽然脱手飞出,朝西南破空而去。



        “发生了什么事?”姽婳问道。



        “他回来了。”



        语毕,姜雪阳嘴角绽开一抹温柔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