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九龙拉棺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剑出无名

第三百八十五章 剑出无名

        人道所选的第一座方阵是左边的黑曜上古龙人方阵,黑曜龙人的铠甲最为笨重,拥有最强防御的同时,也让他们丧失了一部分力量和速度。人道选择黑曜龙人看重的就是这一点,可以最大化的减少伤亡。



        此刻,人道的天尊级战力有:吕纯阳,谢流云,九大护法天尊中除去神魂受创的临天尊和行天尊之外的七名护法天尊,五雷尊者中的庚金劫雷尊者由于受伤已经先返回龙门荒漠古地,其他四位尊者全部就位。



        除此之外,还有名列四大天师中的天师左慈和天师许迅,这两人也有天尊战力,加起来人道天尊境界战力一共十五人。



        剩下的三十余人则是由函谷关高阶战将,数名资历显赫的雷将,以及末法时代人道道统的各位历史留名的宗师级大拿等构成。



        张之远,以及人道三十六洞天洞主这次都没有资格来参战,这次来的全是精锐中的精锐。



        人道底蕴雄厚,斗姆元君拥有道祖战力,道德天尊已经晋升为至强道祖。



        吕纯阳、东王公、西王母已经站在天尊巅峰,往下的至强天尊还有五岳大帝、五炁真君、张道陵等人,再往下有五雷尊者,四大元帅,九大护法天尊,谢流云,四大天师中的萨天师、许天师、左天师,以及道德天尊的亲传弟子。



        这些是明面上的天尊战力,暗中肯定还有隐藏,而且修为境界也有突破者。



        除此之外,五岳大帝麾下先锋战将,人道各路兵马大统领,人道各大道统的开派宗师,这些人中也有不少在末法时代的三千年休养生息中纷纷斩获天尊机缘。



        人道天尊济济,道兵千万,雷兵百万,散仙神灵,听命效忠人道的鬼王,魔王,精怪等,加起来也有数百万。



        封神之战尚未真正上演,人道各出玄关要塞都需要兵力防守,天界雷海更是和仙道兵部针锋相对,五岳大帝还有时刻提防阴司势力。



        这次人道能把道门三杰,张道陵,谢流云,吕纯阳,以及西岳大帝,九大护法天尊,五雷尊者等人派到龙门荒漠古地寻觅机缘,足见人道对兵主战旗的重视。



        人道如此,仙道的情形也大抵相当,都不可能把兵力全部砸在龙门荒漠古地。



        来的天尊虽然没有人道的多,但是四海龙王显化龙躯各个都有至强天尊战力,再加上一个西极勾陈大帝不请自来,自然也有和人道争夺兵主战旗的实力。



        和他们相比,我们魔道战力属实捉襟见肘,曦和和晏拓不能动,姜雪阳不能来,姽婳迟迟不肯觉醒,蒹葭闭关,能来龙门荒漠古地争锋的也只有我这个魔道祖师。不是我故意身涉陷地,而是因为我缺乏机缘,需要生死闯关磨砺。若不是来这里,我哪有机会得到神剑奥义证得天尊。



        巨龙之环的入口已经封闭,属于整个道门的生死考验已经开始,在没有解决掉眼前来自九黎魔龙的危机之前,三道只能暂时放下争执全力迎敌。



        人仙两道还有紫青双剑当做最后护身符,我和谢韫的生死全靠自己的手段。不止要应对九黎魔龙的杀机,还要提防在战斗结束后来自人道的杀机,就像慕容元睿先前所提点我的,张道陵的命远远比不上我。拿我和张道陵来换,人道甘心情愿。



        不过这要等人道拿到兵主战旗后才肯下决心杀我,因为我若死于人道之手,姜雪阳肯定会对人道出兵。所谓身死龙城与人无咎的承诺,其实就是一纸虚言,人仙两道谁也不会当真。



        当初放我进城,也是存了杀我的心思。



        人道想要杀我,仙道这边的勾陈大帝我也需要留意。勾陈和女娲亲近,女娲是魔道大敌,谁知道勾陈会不会暗中对我下手。



        玉皇大帝身死之后,天庭局势不稳,女娲拿天道的名义做幌子收编部分仙道神明并不是难事,勾陈大帝很有可能就是女娲埋伏在仙道阵营中的一枚暗棋,只从剑无痕死的不明不白就已经看出几分苗头了。



        以慕容元睿的智慧,她肯定也看得出来,但是勾陈毕竟是四御之一,只要不明着背叛仙道,她也做不了什么,而且此刻仙道还需要勾陈出力,让她更加被动。



        在我分析局势的这段时间里,人道终于完成了战力部署。



        在这场战斗中,吕纯阳负责牵动所有的杀机,制造伤害。四雷尊者紧随其后,以闪电交织拦截黑曜上古龙人发起的冲击,七大护法天尊携手构成第二波防线,再往后是谢流云和两大天师率领剩下的高阶战将,伺机而动对黑曜龙人进行逐点清算。



        战斗难度在于,吕纯阳到底能发挥出多强的战力。如果他不能有效杀敌,时间拖的越久,人道的减员就会越严重,到时候就算打赢了黑曜龙人方阵后续也无力再战了。



        其实最稳妥的打法是集合人仙两道全部兵力,压着一座方阵打。但是,人仙两道注定要成为封神之战的主战双方,他们之间不存在任何合作的基础。



        刀兵无眼,藏不下太多的算计。



        吕纯阳持剑上前,咬破中指,在青索剑上滴落一滴精血。精血瞬间消失,给寒光找人的剑气中带上了一抹嫣红血色。



        黑曜上古龙人方阵如果没有血气激活,本身就是无敌的存在,不受任何攻击损伤,只有变成活物后才可以被灭杀。



        吕纯阳把血气和剑气融合,端底是机智过人,出乎我的意料。



        我和他虽然有生死仇怨,但是抛开道门恩怨,他是一个值得我尊敬的人,就像我也尊敬仙道的玉皇大帝一样。



        玉帝陨落的时候,姜雪阳都为之落泪。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众生为了生存不得不拔刀相向,反目成仇,也因此才会有众生皆苦的所发。



        倘若抛弃一切恩怨,大道传遍天下,又何惧天道?这就是棋盘争锋,三道只存一道的意义所在。



        只剩下一道之后,天道就不会再像现在这般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不再涉及道门众生因果。



        可惜,人仙两道相信天道会信守承诺,我魔道却是信不过他,迟迟得不到化鹏机缘的鲲就是前车之鉴。



        吕纯阳深深吸了一口气,神情越发肃穆,越发冷漠如寒冰。



        神剑大成圆满后,吕纯阳的剑已经无垢无暇,也无续任何剑招,随意一剑就蕴含着剑道至强奥义。



        但是这次,吕纯阳小心谨慎的开始演绎起了他的成名剑法,万剑归宗。



        修为到了他这种境界,剑气爆发,千丈之内都要受杀机覆盖,但是吕纯阳很显然没有这么做,他让剑气内敛,一点都没有外放。



        他的动作很慢,慢的就像我以前在公园见过的老人。



        点,撇,捺,斩,勾,扫……



        每一个剑式,都完美的无可挑剔,契合人的肢体动作,呼吸,心跳,乃至血脉流动的强弱。



        剑气没有外放,但是剑意却在无形之中已经渲染了整片空间,就连空气都引发了不同寻常的流动。



        青索剑不显光华,吕纯阳的人却越来越锋芒毕露。



        我在风石峡谷受他一剑之威,当时只知道剑气难挡,却不知道他是如何使出的那一剑。现在,吕纯阳在我眼前完整的演绎了万剑归宗,我才明白,我的英雄之剑毁的一点都不冤枉。



        这样的剑法,我挡不住,就算给我预先召唤三片剑海,也难以拦截所有的毁灭杀机。



        我看向慕容元睿,她对我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的战神之道困不住这样的剑,就像当年的九天玄女也困不住破军护法天尊的归元辟邪一样。”慕容元睿以神念传音给我。



        “你的意思是吕纯阳的战力已经达到了破军护法天尊的境界?”我问道。



        “是的,我早就说过,如果他铁了心杀你,我护不住你。”



        “看来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人道拿到兵主战旗了。”



        “不错,如果人道拿到了兵主战旗,以人道现在的底蕴,完全承受的住来自魔道的复仇之怒。”



        兵主战旗威能无限,兵力越多越能发挥出威力,人道得到如虎添翼,届时恐怕魔道和仙道联手也很难打败人道。何况仙道也不可能和魔道联手,因为魔道背后还有阴司这个强敌。



        终于,吕纯阳的万剑归宗演绎到了最后一式,剑出无名。



        剑出无名,凝聚吕纯阳毕生剑意于一剑之中。同时,还融合吸收了吕纯阳的圆满大成的神剑之道。



        一剑迸发,整个漆黑幽暗的巨龙之环广场皆为剑光点亮。



        就连冷漠沉重隐匿在阴影中的九黎魔龙也在这一刻抬头来,吕纯阳这一剑让战力在至强道祖境界的九黎魔龙也感受到了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