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九龙拉棺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吾爱雪阳

第二百四十九章 吾爱雪阳

        识神入玄关,玄关苍茫依旧,风月交织,招魂幡冷漠沉重。



        除此之外,我一无所见。



        我的心越来越凉。



        虽然也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形,可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那种悲伤依然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无法呼吸,睁大眼睛四处寻找姜雪阳的身影。



        上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



        识神不会流泪,我只能忍受着巨大的悲痛,踏遍玄关大地寻找她的身影。



        这是我从来不愿面对的事情,我知道,即便我用尽一生去积攒勇气,可我如果见不到她,我依然会受不住。



        过往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



        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她是世俗眼中神仙般的高人。



        那时候我正被阴兵追杀,她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不要怕,你就在我身后看着,我来打发他们。”



        不要怕,以后我便真的不怕了。



        拜她全真教天下行走的声明护佑,寄居在她的羽翼之下。



        全真学道两年,敬她如师,和她朝昔相处。期间也曾仗着年轻气盛,无数次幻想过她的美貌。



        又暗暗羞耻,不该对师父生出这样的念头。



        她把我照顾的无微不至,一步步把我送到魔道祖师的道路上来。是她给了我勇气,让我有勇气面对自己的宿命。



        不是姜雪阳,七杀命格对是我来说没有一点价值。



        空冥山,我的死讯传出,我只挂念姽婳是否为我伤心欲绝,却不曾想过她念我不在姽婳之下。



        她闭关三年,不知做了多少禁步。



        上面刻着我的名字,一笔一划刻出来的时候不知道又是如何伤心。



        但是,她从来不说。



        只许她爱我,不许我爱她。



        太阴山,她说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看着我和姽婳白头。



        隐忍到了骨子里。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



        “雪阳,你要我不要怕,我便没有再害怕,勇敢的走下去。”



        “一直走到今天,我从来没有后悔过。”



        “现在,我后悔了。”



        “人生有六个字,不要怕,不要悔。”



        “你只说了三个……”



        我自言自语,茫茫然不知去哪里寻找她。最终我停下脚步,情难自已,放声大哭……



        在我哭泣的时候,玄关之中月影婆娑,复苏之风温柔的吹拂着,想为我吹走悲伤,最终却只是吹起一声声叹息。



        “谢岚……”



        忽然,我从风中听到有人喊我的名字,声音是那么的熟悉。



        我立刻警觉,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



        可是除了风和月,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雪阳,是你么?你在哪里?”我大声呼喊她的名字。



        “谢岚……”



        “你在哪里,雪阳,我好想你,好想你。”



        “傻瓜,我一直都在玄关里,是你自己没有勇气,一直不肯来找我……”姜雪阳幽幽的说道。



        “我现在有勇气了,你能出来见我么?”我问道。



        “不行。”



        “为什么?”



        “我的神念无法聚合,只能和你说说话,不能显形。”



        “你现在知道我心意了么?”问出口之后,我紧张的等待她的回答。



        她许久不回应,最后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很早就知你心意,远比你自己知道的更早。”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天生孤命,说不说又有什么区别?谢岚,只要你能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心愿。”



        “雪阳,现在不一样了,我不要你再做我师父。我要为你重聚识神,我要你永远和我们在一切,就像杀破狼三星一样,永远不分离。”



        “为我重聚识神很难,要等你天尊之后才有机会。先不说这个了,我可以感知到你遇到了问题,说说你的问题吧。”



        姜雪阳没有给我肯定的答复,只是问起了我的问题。不过既然她说要等我证得天尊才有机会为她重聚识神,那么我安心等待好了。



        接下来,我把归墟之行和英雄之剑的事情和她说了一遍。



        “谢岚,英雄之剑的确是魔道祖师留给你的机缘。”姜雪阳说道。



        “我知道,可是只凭我和姽婳两人拔不出英雄之剑。”我说道。



        “英雄之剑需要借助杀破狼三方四正,你识神归窍后放开神庭,我以贪狼命格助你们。快去吧,时间很危险了。”



        “好。”



        ……



        识神重回肉身后,立刻被万族古战场的凶魂意志诅咒,痛不欲生。



        我睁开双眼,正好对上姽婳望着我的眼睛,我对她点点头,开始凝神放开神庭穴。



        此时,不仅凶魂意志的诅咒之力越发强悍,那些凶魂阴身也都密密麻麻的爬上了死亡高地,距离我们越来越近。



        人仙两道的人惶恐难安,可是在刑天族女战将的看护下,他们也不敢过来对我们做什么。



        或许他们联手可以杀死刑天族女战将,但是一旦他们破坏了我拔英雄之剑的事情,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被姽婳不死不休的追杀。



        姽婳随时可以成就天尊,万兽古战场又是最适合她的战场。



        命格和气数一样,只存在于冥冥之中,不可见也不可感知。我不知道姜雪阳会如何帮我们使用命盘之力,直到姽婳神情一凛,眼中碧蓝色的火焰剧烈跳跃起来。



        “她来了。”姽婳以神念传音给我。



        “在哪里?”



        “就在我的手上面,谢岚,现在我们三人的手是握在一起的,你准备拔剑吧。”



        “嗯。”



        我点点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感知到有一股浩大无尽的力量从我灵魂深处觉醒。



        这种感觉我已经体验过一次,太阴山我们破四凶守护法阵的时候,就使用过杀破狼三方四正的命盘之功,当时的感觉和现在一样。



        无可逆转,只要我们三人齐心做同一件事,必定可以成功。



        此地凶魂虽然强悍,有姽婳的无尽死神威压在,谁也无法强行打断命盘之功。



        咔嚓,一声脆响。



        细不可察。



        继而脆响再次响起,骨裂之声犹如爆豆一般密集如雨。



        死亡高地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



        那些还在试图往上攀登的凶魂,同时停住了脚步,继而露出无尽怨毒的神情。



        不仅是它们,在这一刻,死亡高地堆砌的粼粼白骨也都挣扎这从地上站了起来。



        迷茫的望向死亡高地顶峰,很快迷茫就转为暴怒,怒不可遏。



        凶魂和变异的骷髅开始疯狂的朝上方攀登,试图打断我的施法。



        可惜的是,杀破狼命盘已经启动。



        英雄之剑被我拔出成了一件不可逆转,无法阻挡的事情。



        一寸,两寸……



        我在承受着他们无尽愤怒和诅咒的同时,把英雄之剑拔了出来。



        此剑通体碧蓝犹如天空和海洋,上面刻着三种颜色的符文,金色,黑色,蓝色。



        金色代表太古神界,同时代表神剑。



        黑色代表太古魔界,同时代表魔剑。



        蓝色代表太古冥界,同时代表鬼剑。



        金色符文中充满了神圣祥和,黑色符文中奔腾着疯狂贪婪,蓝色符文中则是流动着无尽死意。



        当我把剑全部拔出来的那一刻,我立刻就知道了这把剑的来历。



        这把剑是天道之剑,是天道和太古神魔争锋时所用的战剑。



        可惜的是,这是一把断剑。



        剑体只剩下三分之二,剑尖那三分之一的部位已经残缺了。



        如果不是断剑,我想天道也不会把它遗弃。



        我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死亡高地上的骸骨之所以怨念难消,恐怕并不是因为在得到英雄之剑后被人所杀,而是因为从来没有人拔出过英雄之剑。



        这才是他们真正的怨念所在。



        因为如果有人拔出来,他们就会意识到这是一个骗局。



        天道以一把断剑承载了希望和诅咒,欺骗了整个归墟洪荒世界,只是从来没有人把它扒出来,这个骗局才一直没有人拆穿。



        果然,断剑拔出来之后,整座烘炉深渊的凶魂和骸骨全部停止了动作。



        继而,怨念爆发,几欲撕裂天幕。



        他们原本诅咒的人是我,现在诅咒的是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