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科幻小说 - 九龙拉棺在线阅读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心有足乐

第二百二十三章 心有足乐

        密林之中的阴山嫡系弟子尸骨满地,目测有数万人之多。



        若是魔道大军真实交战,要想灭杀这么多的人肯定要付出惨痛的代价。



        而且,无论是姽婳还是我,谁都做不到一战肃清这么多的强敌。



        迷合城我斩杀万余阴山嫡系弟子,那是拜战龙诀所赐,而且魔剑滔滔,我的剑也确实有了抵挡万人大军的能力。



        事务都有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一万军威我能以剑来挡,但是再提升一倍的话,就不是我所能应付的了。



        眼前这数万阴山嫡系弟子,就是我和姽婳夫妻联手也战不下。今天我们能做到,靠的就是杀破狼三方四正。只要齐心做一件事,那么这件事就必定成功,除非遭遇强力碾压。



        以我们三人现在的境界,阴山法脉可以破解杀破狼的只有月魔三箭,或者阴山十二煞中排名第一的那位煞君出手。



        先前姜雪阳就说过,那人是魔道和阴山之战最大的变数,只是无法确定他到底会不会出手。



        战斗到这里,我们三人已经来到太阴山的中腰位置,再往前步步杀机。阴山法脉虽然死伤不少,巅峰战力却只折损了一个迷合鬼王。



        狼川君、九幽勾魂手等超级强者还未现身,十二阴山使者以及剩下的五大鬼王都还没有出战,只靠我们三人是决计战不过他们的,因为他们联合起来所能形成的力量足以破解杀破狼命盘。



        黄昏将至,转眼一天的时间又过去了,距离月魔三箭的到来只剩下最后两天多点。



        我不缺乏神念,姽婳因为有了死神神位也损耗不大,姜雪阳却被北风之龙透支了神念,需要调息打坐。



        当下我们决定原地修整,等待后续魔道大军的到来。要战阴山法脉高手,我魔道必须压上全部底牌。



        我和姽婳稍事休息,就起身走向山崖留姜雪阳继续打坐调息。



        姽婳面带忧思,我也一样。



        只有最后两天多的时间,我们要做的事情又无比艰难。鬼箭峰受阴山祖庭护佑,祖庭不破,我们就见不到鬼箭逢蒙。



        只待夜光寂灭之日,月魔就会苏醒,射出必杀三箭。



        我和姽婳可以躲开,姜雪阳却是死劫难逃。



        不仅姜雪阳有难,而且在那一天我们还有可能永久性的失去阿黎。



        因为阿黎同样有劫难在身,月之暗灭的魔性可以腐蚀阿黎的心智,她有堕入魔障的危险。



        还记得我为姽婳在天池封神,阿黎说她也要封神,当时我答应了她。



        阿黎身上有太古月魔的意志之力,如果我要为她封神肯定是封为月神,然后等魔道弟子增加之后,我还准备由阿黎和傲风组建一支月神军团。



        以此来纪念我玄关中陨落的太古月魔,和雪域秘境中的东夷部族。



        可是,如果阿黎堕入了魔障的话,那么此后再无月神只有月魔了。



        “阴山十二使可以布下黄道十二宫阴极杀阵,阵法变化莫测,毁灭力堪比天尊出手,届时只能有我去牵制顾不上你们了。”姽婳说道。



        “天尊级别的毁灭力,你怎么挡?”我吃惊的问道。



        “你忘了我有不死之体,太古死神威能在道祖级别,只要我神魂不灭,黄道十二宫杀不了我,太阴山上下最不缺的就是魂能。”



        “凡事可一不可再,我担心你的安危。”



        “你们的危险并不比我小,狼川君战力还在黄枭之上,还有个不比他弱多少的九阴勾魂手,只这两人就能把你牵制死了。还有狐尾道尊,洛水仙子,五大护法鬼王,这些都要我魔道战将拼死力战才能接下。”姽婳说道。



        “嗯,我知道。”



        “这些都是眼前的危机,我只担心魔道和阴山决出胜负的时候,阴司突然出兵。如果阴司出兵的话,魔道和阴山无论谁赢了都会遭遇灭顶之灾。”



        “阴司会出兵么?”我问道。



        “不可知。但是这一战容不得我们留手,就算阴司出兵我们也要全力以赴。”姽婳说道。



        我听得心里发苦,问道:“姽婳,你拥有魔道破军护法天尊的记忆,当年的魔道也像今天这么艰难么?”



        “和当年的魔道相比,现在反而容易的多,起码现在的魔道还没有败过。”



        姽婳说,当初的魔道崛起更加艰难。



        道祖和破军为魔道起兵的时候都只是半步天尊境界,而那时候人间还处于混乱时代,诸神意志降临人间。



        魔道的生死存亡全部捏在天尊大拿和诸神的一念之间,若非魔道有气数在身,根本等不到道祖成就天尊就会灭亡。



        最凄惨的时候,魔道祖师率领魔道弟子逃亡西域沙漠,三个月不敢涉足人间。就连号称杀伐无双的破军之将,也曾经被人追杀的落荒而逃。



        “破军也会逃?”听到这里我问道。



        “她自己自然不愿意,不过为了魔道再屈辱的事情她也肯做,因为魔道不能没有她。”



        也正是因为破军的忍辱,才有了后来的魔道。



        破军最惨痛的羞辱在于南海,当时南海龙族的某个太子看上了她,围攻魔道南海总坛,逼迫破军屈身下嫁。



        道祖不在南海,姜雪阳那是还尚未加入魔道。



        破军陷入两难之境,要么嫁给龙王太子,要么逃亡之后,麾下魔道弟子被龙族大军剿灭。



        “那后来破军怎么选择的?”我问道。



        “就在南海龙王太子给出的最后期限到来之际,破军麾下的两万魔道弟子集体自杀,鲜血浸透了英烈崖!”



        我听得心脏猛然抽紧,大颗眼泪不由控制的落下来。



        这便是,魔道弟子万世千红的来历。



        随后,道祖赶来,祭拜魔道弟子英魂的时候呕血三升。但是他却没有发兵征讨南海,因为这笔血债,要留给破军亲自来讨还。



        后来,破军凭借九九八十一刀天地交征阴阳两断诀,整合魔道水师大军杀入南海龙宫。



        一战屠尽南海龙族,把浩瀚无尽的南海活生生变成了血海。



        从此之后,三界在无人敢侮辱破军,即便是她的敌人也不会这样做。



        而魔道弟子,也把万世千红四个字流传下来。



        “我和你说这个故事不是要你为魔道英烈而感慨,而是要你明白,活着才有希望,才有机会复仇。”姽婳说道。



        “我们都会好好活着。”我望着姽婳认真的说道。



        “嗯。”



        ……



        我和姽婳并肩立于山崖,手牵着手,珍惜这大战之前来之不易的宁静时光。



        太阴山虽然阴气冲天,可是若是这里没有生死战事,我愿意和她在这里看尽沧海桑田。内心有足乐者,不知这浮世艰辛。



        不做魔道祖师之前,我没有什么宽广的胸怀,平生所求就是为了安家立业结婚生子,然后安稳一生。



        而现在,随着修为的提高,不知不觉中就扛起了魔道大业。



        若是让我再回归从前的时光,弃这六道众生于不顾,我宁可死。



        谢流云说我回不了头的时候,我就真的已经回不了头了。



        也正因为如此,这片刻的宁静时光才显得弥足珍贵。



        一个时辰后,魔道大军从后面赶了上来,蒹葭率先现身。此时我和姽婳还牵着手,被她望见,眼中升起一抹微不可察的幽怨之色。



        姽婳看到蒹葭并不避讳,反而转身在我脸颊吻了一口,这下蒹葭眼中的幽怨之色更浓了……



        不过她都没敢表露分毫,迅速低头装作未看见。见此,姽婳哈哈大笑朝她走了过去。



        也不知她对蒹葭说了什么,蒹葭抬头时眼中再无半点幽怨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