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食物循环系统

第二十五章 食物循环系统

        “嘿!哈!”

        “嘿!哈!”

        声声呼喝,在鱼龙帮的练武场内传出。

        本来有十五人,最后变成十三人的鱼龙帮少年,一个个龙精虎猛,和一个月之前,刚被选中时相比,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海堂主经过这一个月的休整和调理,每天要吃十只老母鸡,现在又变回了那个魁梧的大汉!

        海堂主现在是专门负责培养这十三名被沈炎取名为‘冷血十三犬’的少年的。

        “童子之身就是不一样,到底是没泄过元气,这恢复速度也太快了点吧!”沈炎道。

        海堂主老脸一红,吭哧吭哧说道:“终有一日,便是舍了这一身功夫也要一日!”

        沈炎闻听此言,哈哈一笑,说道:“小海……不,海哥,你竟是这等豪爽性情之人,之前多有冒犯,失敬了。”

        “好说好说。”海堂主拱了拱手,极为受用的样子。

        “听说,百花居新来了个花魁,之前一直卖艺不卖身,除非你能出五千两银子,她才愿意共度良宵……这样吧海哥,这五千两银子我出,就当我弥补上回将你困在深坑之中,差点嗝屁!要不,就今晚了……如何?”

        “这……这这……容我想想,容我想想。”海堂主也就是说说,没想到被沈炎将了一军,现在是骑虎难下了。

        “哈哈,就知道你不敢!”

        沈炎拍了拍海堂主的肩膀。

        “这样,只要你告诉我,上次被困,你除了饮自己的甘霖,到底有没有再吃一顿或几顿或几十顿自己的粑粑大餐?”沈炎有强迫症,他真的很想知道答案。

        “没……怎么可能……呕……”

        海堂主忍了又忍,最终还是没忍住,跑到练武场后面的灌木丛中,疯狂呕吐。

        这下,沈炎终于知道答案了。

        “海啊,你能活下来,真心不容易呀!将自己变成了食物循环系统,你……你是个狠人!”沈炎朝灌木丛方向喊道。

        “呕……”

        海堂主前天晚上吃的牛肉面都吐出来了。

        “海啊,慢慢吐,吐着吐着,就会吐习惯的!”沈炎道。

        “沈炎小子,我饶不了你,我……呕……”海堂主边骂边吐。

        “海啊,你慢慢吐,我去临四十九街溜达一圈。”沈炎道。

        “你去那边溜达什么?”

        海堂主家可就在这临四十九街。

        “据说,你过继的女儿身材火辣,我去看看,传闻是否属实。”沈炎道。

        “沈炎小子,你给我站住!!!”

        海堂主急了,他是真怕沈炎这混世魔王,去他家里祸害他女儿啊!

        时光荏苒。

        一眨眼,又是两个月过去,鱼龙帮经过这两个月,实力已经恐怖到了极点,只是外人都不知道罢了。

        这一日,冷锋等人聚在议事堂中,能够入座的,只有鱼龙帮的高层,他们的身后,像保镖一样,站着当初被选出的‘冷血十三犬’。

        这十三名少年,沈炎是很满意的,总之都是按选美,不,选丑的标准,选拔出来的。

        怎么丑怎么来,一个个歪瓜裂枣,面目狰狞,兔唇斗鸡眼,比江南七怪还要怪。

        这十三人,半夜走在路上,绝对能吓死老婆婆,吓尿小姑娘。

        这里还出现了奇怪的一幕,帮主冷锋坐在首席,其余长老和堂主依次落座,冷血十三犬是没资格坐的,只能站着。

        按理说,副帮主侯三应该坐在冷锋的次席,然而次席现在坐着的却是冷凝雪!

        不是冷凝雪不懂规矩,实在是因为,侯三怎么都不肯入座,不但不肯坐在次席,连椅子都不肯坐,而是和冷血十三犬一样,站在了众人的身后,准确的说,他是站在了沈炎的身后。

        无论何时何地,只要不是和沈炎单独两个人的时候,只要不是私下场合,侯三就会像现在这样,站在沈炎的身后,完全就是个仆人侍者,伴读小书童的角色。

        然而,身为副帮主的侯三,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好像能站在沈炎身后,给他当小跟班,是一件十分值得骄傲的事。

        一个在鱼龙帮没任何职务,混吃等死的小子,大马金刀坐着,而鱼龙帮的副帮主,却在他身后谦卑站着,像只忠诚护主的恶犬……这场面实在太过怪异。

        冷锋咳嗽了两声,正要开口,突然从外面跑进来一人,单膝下跪行礼,脸色极为难看。

        “帮主,大事不妙了!”

        “慌什么?说!”现在的冷锋,已是绝顶高手,遇事早已经处变不惊。

        “城主大人带兵将鱼龙帮团团围住了!”通传的帮众说道。

        “什么?!!!”

        冷锋豁然站起身,可他的脸上没有一丝惊恐畏惧之色,反倒有着一抹兴奋。

        鱼龙帮虽是樊城的地头蛇,可在樊城,任何事都是城主大人说了算,冷锋在城主面前,根本没有丝毫地位可言。

        受了这么多年的窝囊气,如今鱼龙帮早已经脱胎换骨,他冷锋已经不是几个月前的冷锋,加上那些长老、堂主,还有冷凝雪侯三和冷血十三犬,再加上沈炎……额,沈炎就算了。

        总之,有了如此强大的实力,冷锋早就想找人试试手了,而一直欺压鱼龙帮的城主府,就是最好的练手对象。

        “走!我们去会会这位城主大人!”冷锋目光如鹰。

        …………

        就在半天前,城主大人因为昨夜与新纳的小妾***愉,此刻正睡懒觉。

        “砰!”

        卧房的门,被人从外面一脚踢开!

        城主洪霸猛的从床上跃起,他上身赤膊,下身只穿了白色的便裤,一身肌肉极有爆发力,比鱼龙帮的海堂主有过之而无不及。

        城主洪霸本就是一名强者,若非如此,又怎么镇的住情况复杂的樊城?

        “大胆!何人敢擅闯本城主卧房,活腻了吗???”洪霸犹如怒狮般狂吼。

        “护卫!城主府护卫何在?都想被满门抄斩吗?”洪霸出离愤怒了。

        “洪城主,好大的威严啊!怎么,连本王也要一并满门抄斩?那岂不是连本王的哥哥,流夏国国主也要被你斩了?”

        从门外走进一个三十多岁,一身黄金华袍的英俊男子,金色华服上,绣着一条张牙舞爪的金龙!

        在流夏国,只有王亲贵胄才可以穿绣龙袍子,其他人穿了,可是要掉脑袋的,甚至满门抄斩,株连九族!

        这名男子,正是流夏国国主的一母胞弟……硕亲王李必!

        樊城城主只看了一眼,便吓得魂飞天外,将那名身材妖娆,一丝不挂的小妾,一脚从床上踹了下去,然后自己赤脚跑到门口,跪了下来。

        “樊城城主洪霸,叩见硕亲王殿下!”洪霸恭恭敬敬的磕头说道。

        “你认识我?”李必看着跪在脚下,犹如老狗般摇尾乞怜,惶恐不安的洪霸,并没有急着让他起身,似乎很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生杀予夺的感觉。

        “回禀硕亲王,六年前有幸被国主招入国都参加大典,小人在参拜队列中,远远看过硕亲王一眼,您的风采,小人永生难忘。”洪霸匍匐在地上说道。

        堂堂樊城城主,土皇帝,从来都是别人跪他,今天他却像一条哈巴狗一样跪在了别人的面前。

        “洪霸……你可知罪吗?”硕亲王李必的声音一变,冷冷说道。

        洪霸浑身都开始颤抖了起来。

        是哪件事败露了?

        收了王员外十万两银子,诬陷陈员外一家,将后者满门抄斩的事?

        还是强行玷污了王猎户家的女儿,然后将他一家杀光光,一把火烧了房子,毁尸灭迹的事?

        又或者是三年前,刘公子……

        洪霸开始不停冒汗,这些年,他做的坏事实在太多太多,他不知道具体是哪件事败露,被国主知道,派自己的亲弟弟前来问罪了。

        完了完了!

        不管是哪一件哪一桩,都足够他洪霸死上一百次了!

        “小人……小人不知,还请硕亲王明示。”洪霸额头触地,屁股高高翘起,姿势十分卑贱。

        硕亲王一脸戏谑的看着脚下洪霸,过了许久,才缓缓说道:“在你樊城管辖内的鱼龙帮,是怎么回事?”

        鱼龙帮?

        洪霸先是一怔,然后悬着的一颗心,瞬间落了地。

        他和鱼龙帮可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鱼龙帮?那只是一个小小的江湖帮派而已,不知硕亲王指的是什么事?”洪霸平复了一下情绪,依然跪在地上说道。

        “起来吧!”李必这才让洪霸起身。

        洪霸从地上爬了起来,小心翼翼的问道:“这小小鱼龙帮,怎会惊动了硕亲王您老人家?”

        “小小鱼龙帮?洪霸,你这些年来,在这樊城当土皇帝,当的太过安逸了,对自己管辖内的势力,都已经不了解了,你这城主怕是也当到头了!”

        硕亲王李必说道。

        “你口中的所谓小小鱼龙榜,不但惊动了我这位流夏国亲王,更是惊动了国主!是国主下令,让我陪几位大人物来此,若不然,我在国都呆好好的,谁来你这穷乡僻壤的樊城!”

        “国……国主?”

        洪霸又开始额头冒冷汗。

        “您说的大人物……?”

        洪霸有些迟疑的问道。

        然后,他就看到了硕亲王身后的二人。

        一个鹰眉方脸的中年人,虽只是面无表情的站在硕亲王身后,可身上那股强者的气息,一瞬间,竟压迫的洪霸有些喘不过气来!

        洪霸吃惊的看着此人,露出极度惊恐之色。

        要知道,洪霸也是强者,仅凭一人之力,镇压着鱼龙帮和已经覆灭的金剑门等,多方势力,自然不会是简单人物。

        一方霸主,身上自也有着不怒自威的气势,可在这名鹰眉方脸中年人的面前,洪霸感觉自己就像只小小的仓鼠,站在雄鹰的面前。

        哪怕雄鹰都没发怒,甚至没用正眼瞧他,可他还是有一种深深的恐惧和无力感。

        若对方此刻出手,别说还手,洪霸连抵挡的勇气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