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章 你的背影好像一条狗

第二十四章 你的背影好像一条狗

        十天,十五天,二十天……

        当这些长老和堂主,在约定的日期破关而出,他们的气质,一个个全都变了。

        眼中精光闪烁,褶皱如枯树皮的脸,居然有了一丝红润的光泽,满头如雪的银发之中,居然夹杂了几缕青丝!

        果然!

        宗门内门弟子修行的功法,对于世俗中的普通人而言,真的是神仙功法秘籍了。

        “老王,你怎么变年轻了?”

        “老陈,哎呀,怎么还长出黑发了,这是要返老还童的节奏吗?”

        沈炎一个个打过招呼,然后就看到师父冷锋还有师姐冷凝雪走了过来。

        冷锋双目如电,居然是已经突破了无相神功第一重,来到了第二重,是所有人之中,唯一一个突破到第二重的!

        冷凝雪虽未突破,但也到了突破的门槛,一只脚已跨进了二重,就差临门一脚了。

        ——师父和师姐是有修行天赋的,不行,必须找个机会,让他们修炼更好的功法,不能再修炼这种垃圾玩意儿了。

        被众人视为‘神功’的秘籍,在沈炎看来,却是修行界垃圾到不能再垃圾的功法。

        “恭喜帮主突破到神功第二重!”

        “恭喜帮主!!!”

        众人已看出了冷锋的境界,早已收起了刚出关时候的傲慢,恭敬的说道。

        “你们别在那儿恭喜来恭喜去了……你们不觉得少了些什么吗?”沈炎说道。

        “少?没有啊!”

        “对啊,没少胳膊没少腿的。”

        “练个功还能练成残废?又不是走火入魔!”

        沈炎玩笑道:“有些功夫,练之前或者练完之后,男人身上总会少一样或几样标志性的东西,比如胡须,喉结,还有……”

        沈炎在众人的胯间,有意无意扫了一眼。

        ——嗯,练了无相神功后,师姐的屁屁更翘了,是个生儿子的料。

        “咳咳……不过诸位应该没有缺什么东西,是我多虑了。”沈炎道:“不过,我说的并不是这个。”

        “你小子,到底想说啥?”一名长老不耐烦的说道。

        “你们难道就没发觉……少了个人吗?”沈炎道。

        “少人?少谁啊?没有吧!那几个叛徒不是还被关在地牢里吗!”一名堂主说道。

        “不不不,我总觉得似乎少了个人,等等,让我想想……”沈炎道。

        这时,侯三突然一声惊呼。

        “不对!海堂主呢?!”

        沈炎一拍脑门。

        “卧槽!小海!我们把小海忘在深坑里了!”沈炎叫着,第一个朝后院跑去。

        深坑挖了十几米,绳索绑着大箱子,在将铁箱子绑好之后,海堂主又将挖掘工具也放在了箱子上面,唯独他自己留在了深坑之中。

        那天,当得知铁箱中的是无相神功之后,众人被兴奋冲昏了头脑,忙着抄秘籍,居然把深坑之中的海堂主忘了个干干净净。

        然后就开始各自闭关,沈炎等人还以为海堂主和所有长老堂主一样,找了个隐蔽的地方闭关呢。

        直到今日,众人破关而出,沈炎才感觉少了个人!

        “都二十天了,一个人在深坑里不吃不喝,不饿死也早就渴死了啊!”侯三急道。

        海堂主以前对侯三不错,侯三是个懂得感恩的人。

        事实证明,人的求生欲有多强大,生命力就有多强大。

        求生欲,绝对能创造奇迹。

        原本浑身腱子肉,两百多斤的壮汉,比施瓦辛格和强森都壮硕,可当他被人从十米多深的深坑里救出时,已经瘦的皮包骨头,不到七十斤了,像一个萎缩的小老头。

        “海啊,你这是怎么活下来的?”沈炎都惊叹海堂主的生命力了。

        海堂主喝了几口水,神智已有些清醒。

        “你……你!都是你害我啊!”海堂主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颤抖的手指,指着沈炎。

        “都是你……本来我想先上来,或者坐在箱子上,一起上来的,可你非说我太重了,和箱子一起上去,很容易把绳子弄断!

        还说我是练外门硬功夫的,就算铁箱子升到一半掉下来,也压不死我,还能在下面当个人肉垫子,不至于把铁箱中的宝物摔坏!

        你说说,你们都说说……人肉垫子,这像句人话吗?”

        听着海堂主的哭诉,众人全都无言以对。

        “海啊,你这是怎么熬过来的啊!”沈炎真的很好奇。

        没了绳子借力,以海堂主的轻功是一定没办法跃出这十米深坑的,所以沈炎很好奇,他到底是怎么不吃不喝活下来的。

        “我把附近泥土里的蚯蚓都吃光了,身上还有十几支飞镖暗器,打了几只路过坑口的鸽子飞鸟,靠生啖其肉,生饮鸟血,这才勉强保住了一条命。

        尔等今日若再不前来救我,我最多再坚持两天,就要这么不明不白饿死渴死了!”海堂主道。

        “不对啊!就几只飞鸟的血来解渴,怕是坚持不了二十天!你……你自饮甘霖了?”沈炎看着海堂主的眼睛,问道。

        众人皆是一怔,旋即明白了沈炎的意思。

        “不!我没有喝自己的尿!我……呜呜,我太渴了,实在是太渴了,只能用手掌接着,呜呜……”海堂主还是承认了。

        “那你饿的时候,没有拉屎吧?坑底好像没有排泄物啊,海啊,你是不是饿慌了,你……”

        “闭嘴!你说够了没有!!!”

        冷凝雪喝止了沈炎,让人把海堂主抬去休息,还吩咐请来樊城最好的名医。

        “你的人心是肉长的吗?你的快乐,一定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吗?问那些东西,你不觉得很残忍吗?”冷凝雪少见的动怒质问道。

        沈炎没有回答,也没有辩解。

        ——若不说这些,不让海堂主哭出来,后者郁积太深,加之获救后整个人都松懈了下来,求生欲一散,恐怕很难挺过今晚,就会安详死去,就算侥幸不死也会落下病根,沈炎这是在救海堂主。

        沈炎并没有解释什么,看了看天边的晚霞,红过深秋的枫叶。

        沈炎缓缓离开了因寻宝被挖的千疮百孔,已然被置弃的后院。

        他很想听到身后有个声音,用欢乐又揶揄的俏皮声音说道:“喂……你的背影好像一条狗哦。”

        然而,那个声音并未出现……

        三生三世,虽无十里桃花,却有着相同的容貌与灵魂……

        然而,你已忘却了一切,曾经的海誓山盟,抵不过穿越轮回,胎中之迷……

        可是,雪儿,你独独不该忘记我呀!

        沈炎走了,离开了后院,他的背影很落寞,真的挺像一条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