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章 久旱逢甘霖

第二十章 久旱逢甘霖

        按着地图,先定位,开挖……

        鱼龙帮的后院,成了建筑工地,到处坑坑洼洼,亭台楼阁被推翻,树木被连根拔起,好好的一个院子,就这么毁了。

        由于此事乃绝对机密,只有冷锋父女,沈炎侯三,以及鱼龙帮高层的长老和堂主知道。

        冷锋父女自然不可能扛着铁锹挖土,侯三已经贵为副帮主,也不可能干这等粗活,至于沈炎……正躺在围墙上,一边吃水果,一边晒太阳,眯着眼,像只慵懒的猫,别提有多舒服了。

        所以,平日里养尊处优的长老,尤其是堂主们,此刻全部化身为‘工兵’,挖挖挖,拼命挖,弄的一身泥巴。

        “王长老……喂,王老头,喊你呢!你卖力一点行不行?别在那儿磨洋工。”

        “老刘,你这铲子怎么拿的?姿势不对啊!你说你,做了二十年的鱼龙帮长老,连把铲子都不会用,惭不惭愧啊你!”

        “小马,你这鱼龙帮奔雷堂堂主,下铲子怎么一点奔雷之势都没有?娘们似的,一点力气都没有,要不要给你弄一吨士力架啊?”

        “还有你小海,你这堂主怎么被你混上的?挖土翘个兰花指干啥?非常六加七啊?你那腰姿势咋这么怪呢?是被坐莲坐久了,还是盘根盘多了?

        昨天晚上又去找翠香苑的小红嗨皮,研究各种姿势了吧?瞧你这黑眼圈,用雅诗兰黛都补救不回来了,咋滴……身体被掏空了吧?”

        沈炎不仅不干活,还躺在围墙上,这边指点那边批评。

        这些平日里备受尊崇的长老和堂主,在沈炎这个足可以做孙子,至少是当儿子的小毛孩子口中,不是成了老刘就是成了小海,毫无半分敬意可言。

        “下来!”

        “快点滚下来!”

        “沈炎小子,别以为你师父纵容你,你就可以无法无天!”

        “就是!我们跟随帮主出生入死打天下的时候,你小子还没出生呢!”

        那名四十多岁,被沈炎‘尊称’为小海的那名堂主,一手叉腰,另一只手,指着围墙上的沈炎喝骂道。

        “我随冷帮主一起打拼时,你爹都还没出生呢!”

        一名七十多岁的长老骂道。

        “下来!”

        “对!下来干活!”

        “你小子,再不下来我们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天怒人怨!

        群情激愤!

        “卧槽!我在鱼龙帮人缘这么差的吗?我尊师重道,尊老爱幼的人设,看来是要崩啊!”沈炎一脸欠揍的表情。

        一听到尊师重道四字,就连在一旁冷眼旁观的冷锋都听不下去了。

        “呸!”

        冷锋恶狠狠啐了一口。

        尊师?你怎么尊师的?当着师父的面,各种花式调戏师父的女儿?!

        逆徒啊逆徒!

        冷锋听到‘尊师重道’四字,差点气吐血。

        “海堂主,快把竹竿给我,我把这小子从围墙上打下来!”

        “让开让开,这坨烂泥赏给他!”

        “玩什么泥巴,低级!让开,我这儿有个马蜂窝……”

        沈炎瞬间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别别别!各位叔伯大爷,手下留情,我这就下来。”沈炎一看情况不妙,赶紧从围墙上翻了下来。

        “我们都挖很久了,该轮到你了。”

        “对,赶紧挖!”

        沈炎接过工具,跳下了他们之前挖出深坑,说道:“不就挖坑嘛,行,我来!我挖深一点,把你们这群老不死的,一起埋了,搞个大合葬。”

        沈炎一边挖土,口中还喋喋不休。

        于是,又一阵闹哄哄的叫骂,竹竿,泥巴,马蜂窝……全都往挖出的深坑里招呼。

        沈炎这个狐假虎威的小子,平日里根本不把他们这些长老和堂主放在眼里,现在可要好好收拾收拾他。

        当然,众人也都是玩闹的心态,内心对沈炎并不是真的反感甚至厌恶。

        ——像沈炎这种能给人带去欢乐的逗比,到哪都不会太讨人厌的。

        “我去!老陈,你丫还真把马蜂窝丢下来!行,你个老小子,听说你孙女长得不赖,看我明天怎么去勾搭她!

        小海,你女儿今年刚满十六,身姿已相当丰盈,可有此事?

        老王……你这泥巴里怎么有牛屎的味道?你个老小子,听说最近新纳的小妾才十八岁,你做她爷爷都绰绰有余了。

        你个老禽兽……晚上能不能行啊?真要力不从心就别勉强自己,看在相识一场的份上,我就替你代劳了,今天晚上就把你小妾送我房间里来。”

        沈炎居然对这几位长老和堂主家里,年轻的女眷了如指掌,当真是人才。

        当然,这件事功劳最大的还是侯三,他是专门给沈炎打探收集情报的。

        冷凝雪冷冷看着地下大坑里的沈炎,丝毫不掩饰对沈炎的厌恶。

        ——流氓又人渣,整天胡说八道,也不知道哪句真话哪句假话,或者全部都是假话。

        总之,沈炎的形象与她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如意郎君,除了长的好看这一点,其余全都截然相反。

        英俊,阳光,一身白衣,斯文儒雅,如书生公子,却又武艺高强,行侠仗义……

        该死!

        这形象,不就是那个虚伪混账的陆天星吗?!

        总之……无论如何,都不会是沈炎这样的。

        轻佻、肤浅、圆滑、满嘴谎言的流氓……而且武功又那么差!

        在冷凝雪的眼中,沈炎简直集合了她所厌恶的所有缺点,一无是处!

        就连长得好看这一点,也因为沈炎时常流露出的色眯眯猥琐表情,而大打折扣了。

        从大清早,一直挖到午后,临近傍晚时分,沈炎等人轮流挖,一直挖了近十米深。

        “已有三丈多深了……这藏宝图不会有什么差错吧?”赤膊着上身,露出一身古铜色腱子肉的强壮汉子海堂主,疑惑的抬起头,朝着头顶大声喊道。

        “再挖挖,羊皮卷地图应该没毛病。”一名长老撸着裤管,两只脚上都是泥,像极了刚从地里起来的老农。

        “我都挖很久了,应该轮到沈炎小子挖了。”海堂主说道。

        “小海,你再坚持坚持,应该没多深了。”

        沈炎通过‘透视’,发现铁盒就在海堂主脚下,不到半米深的地方。

        “帮主,你瞧瞧这小子,一口一个小海的,咱鱼龙帮到底还有没有规矩了!!!”海堂主很不爽的抱怨道。

        “别废话了,赶紧挖!”沈炎站在井口,手插着腰笑嘻嘻的说道。

        他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瓜子,一边嗑瓜子还将瓜子壳往下面吐。

        别人在下面累的像死狗,他在上面轻松嗑瓜子……这尼玛也太欺负人了,哪怕不爽,好歹也装出点爽的样子,给个痛苦又销魂的表情,哼唧两声,配合一下嘛。

        “我不干了!凭什么还是我挖,你为什么不下来挖!”海堂主开始撂挑子。

        “凭什么?就凭你这一身腱子肉啊!啧啧……瞧瞧,这肱二头肌,这胸肌,这八块腹肌,这完美鱼人线,这身板,简直是天生为干苦力而生的,你不干苦力,岂不浪费了这投胎时,为干苦力量身定制的好身板?”沈炎揶揄道。

        “沈炎小崽子,你给我等着,看我上去了之后,怎么收拾你!老子非把你皮扒下来……喂!你干什么?!你解腰带干什么?你脱裤子又是几个意思?!”

        海堂主正准备拽住从上面垂下的绳子,来个‘纵云梯’,在帮主和长老们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轻功,让他们知道,自己虽是横练外门功夫的,练就了一身铜皮铁骨,刀枪不入,可他的轻功也绝不比别人差……

        海堂主的手刚摸到麻绳,还没使劲握住,就看到上方洞口的沈炎,开始宽衣解带……

        “大象,大象……”

        沈炎一边喊,还一边扭。

        “海堂主挖的这么辛苦,一定很渴吧?我这里有一泡童子尿,可助海堂主生津止渴,还有美容养颜,延年益寿之功效呢。”沈炎站在上方,占据着天时地利。

        “你还童子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侯三可一直去花船上喝花酒,左拥右抱的……你童子个鬼!老子才是!

        老子今年四十有五了,至今还是童子身呢!谁让老子练的是外门功夫,横练十三太保,外加金钟罩铁布衫,必须要保持童子之身,否则就会破功!”

        海堂主很气愤的说道。

        “卧槽!小海,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守身如玉的老处哥!

        咦?不对吧,如果是这样,你那个身材已经很火辣的女儿是从哪来的?这世界好像没有试管婴儿吧,难道是重金聘请隔壁老王帮的忙?

        哎呀,我说海哥啊,以后有这种吃力的活儿,可以喊我帮忙的,我不要钱,完事后只要给我炖只老母鸡补补身子就行。”沈炎道。

        “滚蛋!那是我亲侄女,过继给我当女儿的!”还堂主道。

        “原来如此!那啥……小海啊,你女儿是有了,可你还缺个女婿啊。海哥,你看我……”沈炎厚颜无耻到了极点。

        “滚!”海堂主气的在深坑里直跳脚步。

        “既然如此,我就来个天女散花……不,天蛇吐水,让你深切感受到,什么叫久旱逢甘霖。”沈炎道。

        “别尿别尿!”

        海堂主可是了解沈炎的,这个混不吝的小子,真的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别说站在上面往下撒尿,就是蹲下屁股往下拉屎……那应该还不至于。

        顶多是命令侯三拉,他在一旁给侯三喂黄豆和番薯,来个无限循环,直到将这三丈多深的坑井填满为止……

        “那你到底挖不挖?”沈炎问他。

        “挖!”

        海堂主回答的咬牙切齿。

        他已经在心中暗暗发誓,等上去以后,一定要将沈炎好好收拾一顿。

        “吐吐……”

        海堂主在自己的掌心里,分别吐了一口唾沫,双手并拢搓了搓,又开始倔土。

        “哈哈,还是小海最像干体力活的,你们几个老家伙都不行!瞧人家那两口唾沫吐的,多有气势,那范儿,啧啧……太正了!我敢打赌,他接下来十辈子都是个干苦力活的。”沈炎还在一旁,对几名长老说风凉话。

        海堂主将吊下来的簸箕装满土,沈炎指挥几名堂主,又运了几簸箕泥土出来。

        “对!使点劲儿,再来两铲子,应该就有了!”沈炎道。

        “切!你说两铲就两铲吗?你能掐会算还是未卜先知啊,我……叮……”

        海堂主第二铲刚下去,铲尖就被一样坚硬的东西阻住了,还发出了金属的撞击声。

        “你小子……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乌鸦,呸,乌鸦嘴。总之还真被你给蒙对了,真的有东西!”

        海堂主兴奋的卖力开挖,将一口金属的大箱子挖了出来。

        “出货出货,老铁出货了,双击666,点关注不迷路……”

        沈炎又开始说一些大家都听不懂的话。

        “我姓海,不姓铁!”海堂主争辩道。

        “小海主播,你要飞机火箭还是么么哒?这些……都没有!赶紧把大箱子系在绳子上,我们先把箱子拉上来。”沈炎道。

        “应该先把我弄上去!万一我在下面,箱子不小心掉下来,我不被压死吗?”海堂主可一点都不傻。

        “你不是什么十三太保横练,还金钟罩铁布衫吗?不是号称刀枪不入吗?被这么个箱子砸一下就顶不住了?还童子功呢,我呸!”沈炎骂道:“少废话,赶紧将绳子绑上!”

        海堂主那个恨啊!

        可他没办法,人在深坑下,不得不低头,只能照办。

        他可不想被沈炎来个‘久旱逢甘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