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老铸剑师的悲哀

第十八章 老铸剑师的悲哀

        “三儿,做了副帮主,以后可威风了。”沈炎不冷不热的说道。

        “炎哥,你再这样……再这样……”侯三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要不,我给你跪一个吧!”

        侯三双膝一软,就要跪在沈炎面前。

        不等沈炎发话,冷锋一把将侯三给拽住了。

        “你现在可是副帮主,在鱼龙帮,除了我,就属你最大,就算雪儿也要听你调遣,你怎可给沈炎下跪?!”冷锋说道。

        侯三却看着沈炎,若沈炎不说话,他还是要继续磕一个的。

        “行了行了,我又不是你祖宗,更不想和你拜堂……起来吧。”沈炎淡淡说道。

        “好嘞!”侯三这才高高兴兴的直起了身。

        侯三这表情……

        所有人都想到了冷锋养的那条忠心耿耿的老狗……旺财!

        “师父,你刚才是不是说,在鱼龙帮,除了您,侯三……不,侯副帮主最大,连师姐和各位长老、堂主都要听命于他?”沈炎问道。

        “那是自然。”冷锋道。

        “嘿嘿,那就好办了。”沈炎朝侯三眨了眨眼睛。

        侯三甚至连怔都没有怔一下,这二人早已经有了默契,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在想什么。

        要不是侯三尖嘴猴腮,极度猥琐,要是他有蓝忘机那么帅,还真能组一对cp,将一众腐女读者深深吸引,绝对赶超‘忘羡’cp,可惜啊可惜……

        侯三他亲娘,你就不能找个白面书生嗨皮吗,非要找尖嘴猴腮,极度猥琐的隔壁老王,你不是残害下一代嘛!

        “炎哥,要几成熟?”侯三突然说了句莫名其妙的话。

        “额……七成熟吧。”沈炎想了想,说道。

        “啪……”

        侯三一个打耳光,劈头盖脸的打在了刚才还阿谀奉承,一个劲讨好侯三的那名堂主,也是以前最瞧不起侯三,欺负他欺负的最凶的堂主,半边脸直接被扇的没了知觉……

        不仅肿了,还红了一大片。

        “炎哥,这颜色,几成熟啊?”侯三问。

        “太生了,半熟都不到……火候掌控的不够啊!”沈炎看了看那红色的巴掌印,摇头说道。

        别说,那一块椭圆形的巴掌印,还真的挺像一块牛排!

        “炎哥,刚才那是试试手,您再看这个……瞧好吧您呐!”

        “啪……”

        又是一巴掌,这一巴掌比之前那一巴掌重了许多。

        刚才左脚只是红肿,这一巴掌打在右脸,直接将这名堂主的三颗牙齿都打飞了。

        鲜血,从他的嘴角流淌下来……

        “这又太熟了,我要的是七成熟,你怎么弄成九分熟了!”

        沈炎一个劲摇头。

        “我给你做个示范,你瞧好了,这力度……那啥,你还有脸吗?”

        沈炎看了看这名堂主左半边的脸,又看了看他右半边的脸,很是为难。

        一个人只有一张脸,他实在找不到另外完好的半张脸给侯三做示范了。

        “那个谁……马堂主,麻烦把裤子脱下来,借你半边屁股一用。”沈炎对这名脸肿的像二师兄一样的堂主说道。

        “沈炎,侯三,你们两个兔崽子,欺人太甚了!!!”

        这名堂主,已然暴跳如雷!

        拍马屁拍马腿上也就算了,还躺枪挨了两耳光,真是倒了血霉了。

        更让人难以忍受的是,沈炎居然要让他当众脱裤子,是可忍孰不可忍……君子动口不动手,他拿出了自己的独门绝技,骂功!

        “师父,他骂徒儿兔崽子也就罢了,居然骂新任命的侯副帮主是兔崽子,这可不行……他明明就是个猴崽子,怎么就成兔崽子了呢……刚才不是说了,鱼龙帮尊卑分明吗?堂主辱骂副帮主,属于以下犯上,这要怎么处罚?”沈炎道。

        “帮主,我绝没有对侯副帮主不敬之意啊,我冤枉!呜呜呜……帮主你可要替我做主啊。”

        这名堂主扑通跪在了冷锋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混合着嘴角的血水,说不出的悲惨。

        “沈炎,够了!”

        冷锋见沈炎和侯三闹的实在太过分,但侯三现在可是鱼龙帮的宝贝疙瘩,又是新任命的副帮主,怎么也要给他留点面子,于是就只能喝止徒弟沈炎了。

        “是,师父。”

        别人的面子可以不给,冷锋的面子总是要给的嘛。

        冷锋毕竟是帮主,是师父……当然,最重要的是,他还是冷凝雪这一世的父亲。

        “你下去休息吧。”冷锋将那名堂主支走,给双方各一个台阶下。

        “时间不早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相信陆家没那么快得到消息,我们至少还有半个月时间可以准备……记住,此事谁要敢对外泄露半句,我冷锋一定亲手灭他满门!”冷锋冷冷说道。

        旋即,他抽出了手中长剑,用力一折,说道:“若有泄密背叛者,犹如此剑!”

        断剑明志!

        众人都被冷锋的气势所慑,都在等着佩剑被他亲手折断的那一刻到来,然而……

        冷锋折了半天,也未能将长剑折断,尴尬的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羞耻!

        真的太羞耻了!

        “咳咳……此剑跟随我多年,与我出生入死,并肩作战,我还真不舍得折断了它。”冷锋故意冷着脸说道。

        “师父,这把是新剑,那把跟随你多年的旧剑,上个月不是已经……”

        沈炎‘善意提醒’的说道。

        “你闭嘴!”冷锋瞪了沈炎一眼。

        “那谁……侯副帮主,你替本帮主折断了罢。”冷锋将长剑递给了侯三。

        “好嘞。”

        “叮……”

        侯三轻轻一折,长剑从中间断开,随手往地上一丢。

        尴尬。

        气氛极度尴尬!

        冷锋的眼角在跳动,可怕的跳动……

        这侯三也太真实,太诚实了——让你折断你还真折断,让你吃翔你吃不吃啊?!

        人家可是帮主耶!

        不要面子的啊?!

        你一个刚上任不到一炷香工夫的副帮主,这是在示威,要抢班夺权的节奏吗?!

        “啧……瞧你这孩子,还真以为是你折断的?那是刚才师父暗中已经用内力将其震断了,只是表面还连着一丁点而已!外表虽毫发无损,其实让一个三岁小孩子来轻轻一折,都能折断!

        这不是你厉害,是我师父厉害,懂不懂!

        还有,断剑怎么能乱扔呢?砸到小朋友怎么办?就算砸到后院的花花草草也是不好的嘛,乱丢垃圾,污染环境!”

        沈炎批评了侯三一通,还替师父冷锋挽回了颜面。

        “嗯……的确如此。”冷锋老脸一红,但为了面子,还是厚着脸皮接了沈炎的茬。

        “沈炎,这柄剑,可是我鱼龙帮铸剑师……徐铁匠亲手打造?”冷锋问道。

        “正是老徐!这等铸剑功力,不愧是几十年的老匠,当真不凡!师父,你问这做什么?是不是要奖励这徐铁匠?”沈炎问道。

        “不!”

        冷锋摇了摇头。

        “明天让他去账房领一百两银子,告老还乡吧!年纪大了,也应该回家养老了!子息膝下承欢,享天伦之乐,颐养天年,岂不美哉。”冷锋说道。

        这位铸剑几十年的老工匠,做梦都想不到,有一天自己会因为铸的剑太好,而丢了饭碗。

        “师父,你这话也太……虚伪了。”

        沈炎凑过去,悄悄在冷锋耳边说了一句。

        “师父,您简直就是我的偶像!哪天能达到您这等虚伪的境界,我才算真正出师了。”沈炎笑嘻嘻道。

        “滚!”

        冷锋笑骂道,在沈炎的屁股上又双叒叕踹了一脚。

        他是真的宠溺沈炎,要换做别人,敢这么当面嘲笑他,拿他开涮,冷锋早就赏他一剑,让他早些下去,和他姥姥团聚了。

        “尽给我惹事!”冷锋啐道。

        “师父,这可不是我要惹事,不信你问师姐,是不是陆天星这小子想壁咚她,来个霸王硬上弓?”沈炎道。

        “给我闭嘴!”

        冷凝雪毕竟是个女孩,被沈炎当着众人的面说这些,她如何能不害羞?

        什么壁咚,什么硬上弓……就说欲行不轨,不就行了,说这么多细节干嘛!

        “所以嘛,这事可不是我挑起的,是陆天星早有预谋,我只是路过看戏……不,路见不平,我一声吼,然后就把你们给吼来了。”沈炎道。

        “罢了!事已至此,休要再提!”冷锋道。

        “我们又没提,是你自己在提。”沈炎小声嘀咕道。

        “已快三更天了,大家都回去休息吧,此时明日再议。”

        冷锋抬头看了一眼西斜的月亮。

        总说月黑风高夜杀人夜,其实真正要杀人,又何必在意是否月黑风高呢?有一颗杀人的心,就足够了。

        冷锋看了一眼沈炎,眼中有了一丝欣慰。

        遇事淡定从容,处变不惊,好心性!

        对付敌人,杀伐果决,好气魄!

        冷锋是为数不多,能够真正看懂沈炎的人,所以他欣赏沈炎。

        从骨子里欣赏!

        ——这小子,是块干大事的料!

        “等等!”

        沈炎喊住了人困马乏的众人。

        “师父,还有诸位,你们是不是把最重要的一件事给忘了?”

        说完,沈炎不知从何处掏出了那种陆天星屋中搜到的羊皮卷地图。

        “陆天星机关算尽,真正的目的,就这个……咱们鱼龙帮地下的宝藏!”沈炎道。

        一听到‘宝藏’二字,众人全都来了精神,疲惫一扫而空,比吃了那什么哥,万什么可都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