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太多巧合便是阴谋

第十五章 太多巧合便是阴谋

        冷凝雪虽冷,但毕竟还是个年轻的女孩,此刻面对露出狐狸尾巴,咄咄逼人的陆天星,终究难免有一丝惊慌。

        “陆少侠,我知道你是个好人,可我对你真的没有那方面的情感,我们还是做普通的朋友吧。”冷凝雪道。

        “好人?哈哈哈……”

        陆天星狂笑不止。

        “好人值几个钱?若不是我,你鱼龙帮上下,早就被神秀山庄给屠帮,鸡犬不留了!你用身体报答一下我,难道不应该吗?放心,做了我的女人,我是绝不会亏待你的!”

        陆天星不依不饶,今天似乎天塌下来,也要把冷凝雪给办了,让她变成自己的女人。

        陆天星步步紧逼,冷凝雪一步步往后退。

        一步,一步,一步……

        直到后背碰到了院墙,退无可退。

        “陆天星,你再敢乱来,我可要喊人了。”冷凝雪咬牙说道。

        “嘿嘿,那你倒是喊啊!你爹和那几个长老、堂主,刚才已经被我灌醉了……你就算是叫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

        就算有不长眼的小喽啰,听到呼救跑过来,也就是多一条亡魂罢了,你若不想害人丢了性命,那就乖乖闭嘴,任我摆布!”

        陆天星已彻底撕下了伪装,丢掉了‘少侠’的假面具,像一头恶狼般逼近冷凝雪。

        冷凝雪无路可退,眼看着陆天星的身体靠近过来,甚至能感受到他犹如发情雄性动物的炙热鼻息,带着燥热,像春天的骡马。

        这时,身后灌木中,突然传出了一阵悉悉嗦嗦的声音。

        “谁在那里?给我滚出来!”陆天星大吼。

        一个脑袋上都是枯叶与枯枝的少年,从灌木丛中狼狈的钻出,一脸看好戏的表情。

        “哎呦,二位真有情趣,这是在嗨皮呢?月下野战呐?”沈炎嬉笑道。

        他像是完全没注意到师姐急迫的哀求眼神,以及暗示他速速离去的焦急目光。

        “呦呵,陆少侠,怎么把我师姐逼到墙边了呢?这是准备玩壁咚的节奏啊,啧啧……好刺激,好嗨皮。那啥,没事儿,我正巧路过而已,陆少侠,您继续!”沈炎极度无赖的表情说道。

        壁咚?

        这又是什么古古怪怪的词?

        冷凝雪虽第一次听到这个陌生词汇,可意外的是,她居然明白了这个词的意思……

        沈炎没有要逃走的意思,随手捡了跟枯树木桩,垫在屁股下当凳子,就这么安安稳稳的坐下了。

        沈炎就像看表演一样看着陆天星这边,还用暗示、鼓励的目光,在鼓动陆天星更进一步。

        但凡还没变态到极点的男人,在自己想做那等好事时,有另一个男人像看戏一样,在一旁看着,恐怕都会性趣索然吧。

        “滚!!!”陆天星像个疯子一般。

        “别呀星哥,我都好久好久没看过这种带有色彩的互动直播了,你忙你的,不用管我!”沈炎嬉笑着说道。

        “啊啊啊……”陆天星愤怒咆哮。

        此刻的陆天星早已经卸下了假仁假义的假面具,此刻面目狰狞,令人心底发寒。

        冷凝雪的心,已经落入了谷底,彻底凉凉了。

        她本以为陆天星只不过有些虚伪,好名声,本质上还是个好人,可她万万没想到……

        沈炎面对陆天星的暴跳如雷,无尽怒火,就像是根本不在意,依然笑嘻嘻的模样。

        “星哥,我知道,你这是馋我师姐的身子,可我师姐都说你是好人了,这是给你发‘好人卡’了,你懂不懂规矩啊,好人卡一发,就是拒绝,就赶紧走人嘛,你这样胡搅蛮缠,不符合我们泡妞界的规矩啊!”沈炎一本正经的说道。

        “滚!!!!”

        陆天星已出离愤怒。

        “你个浑小子,快走啊!”冷凝雪焦急的喊道。

        沈炎留在这里,一点用都没有,顶多也就是多一具尸体,给她陪葬而已。

        “师姐,原来你是关心我的呢!”沈炎一脸幸福的样子。

        冷凝雪都快气晕过去了,这都什么时候了,沈炎这脑袋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陆天星,你还真特么不要脸啊,还想壁咚我师姐,想让女主受辱,让我这男主戴绿帽?这么毒草的剧情,你想让大虾掉粉吗?你当我是杨过吗?可惜你没尹志平的命!

        我师姐都给你发好人卡了,你特么但凡要点脸,就该立马滚球,你还想玩强的,还说什么‘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给你面子,喊你一声星哥,你还真把自己当星爷了?要不要赐给你一条龙内裤啊?!

        你们那什么狗屁潜龙榜的天才,都是这么无耻,这么下流的吗?”

        沈炎收起嬉笑,从枯木桩上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尘,怒指着陆天星,破口大骂。

        然后,他一指莲花池:“碧池!陆天星,你就是个碧池。”

        “你,已经是个死人!”陆天星突然抽出了他的大宝剑,要给沈炎来一套另类大保健……切成一百多块喂狗。

        “你这种蝼蚁,本不配死在我的手上,更没资格死在我的残影剑之下,今夜算你走运,能死在潜龙榜第四,死在我陆天星手里,你应该感到……”

        “停!”

        沈炎打断了陆天星喋喋不休的自吹自擂。

        “反派永远都死于话多。”沈炎道:“你直接拔出剑来,一剑刺穿我的心脏,或者割断我的喉咙,不就行了吗?叽叽歪歪说那么一大堆废话,知不知道什么叫夜长梦多,什么叫节外生枝?”

        “夜长梦多?节外生枝?今天你死定了,谁都救不了你。”陆天星持剑在手,恶言说道。

        “哎……你后面这两句话,至少有一万个反派说过,然后,他们无一例外的嗝屁了。”沈炎道。

        反派死于话多!

        “师姐,看来今晚是真的在劫难逃了……我知道你讨厌我,如果有来生,你会喜欢我吗?”沈炎悲戚戚的问道。

        “我不是讨厌你,只是……厌恶你。”冷凝雪道:“就算有来生,我也绝不会喜欢你的,只希望来世不会再遇到你。”

        “卧槽!师姐,你怎么不按套路出牌,不按剧本念台词啊……

        今晚,我是撞破了这禽兽的好事,才会被杀的,那等于是因你而死……你的心里就没有一点愧疚,没有一点点伤心难过,你的良心,一点都不疼吗?”

        沈炎无奈的说道。

        “没有!”冷凝雪的回答,又冷又简洁。

        “靠!一般这种情况下,女主都会对男主态度大转变,被男主的真诚和勇敢所感动,愿意投怀送抱,以身相许才对啊,这尼玛到底是哪里出错了?!”沈炎欲哭无泪。

        “受死!”

        陆天星一声暴喝,便要取了沈炎的小命。

        “住手!!!”

        关键时刻,又是冷锋与一众长老,堂主及时赶到。

        “陆少侠,你这是作甚?”冷锋沉声问道。

        “爹,陆天星欲对女儿不轨,被沈炎撞破后,还想杀人灭口。”冷凝雪忙说道。

        “灭口?哈哈哈……有这个必要吗?我陆天星想要的女人,就一定要得到,也必须得到!谁也休想阻止!”陆天星无比张狂。

        “卧槽!你这是有多禽兽啊!当着人家姑娘她爹的面,说要强上他闺女,你这还是人吗!”沈炎在一旁煽风点火,骂骂咧咧。

        “给我闭嘴!”

        陆天星现在最想做的事,就是将沈炎大卸八块。

        “冷锋,若不是我出手相助,你和你的鱼龙帮,早就毁了,被神秀山庄,被徐天白一伙,杀的片甲不留了。

        我陆天星可是你的大恩人,作为回报,就是将你女儿送给我做个填房暖床的丫鬟,也不为过!”

        陆天星露出了无比残忍的冷笑。

        “你放肆!”冷锋道:“本以为你是个谦谦君子,义气侠少,没想到,你竟是个人面兽心的伪君子。”

        “何止伪君子,师父,我怀疑这一切,包括神秀山庄之事,都是这陆天星暗中操控安排!”沈炎道。

        鱼龙帮的长老、堂主,全都面面相觑……

        “金剑门门主的妹妹,不过是神秀山庄庄主钟神秀的第几十房小妾而已,根本没什么地位。像钟神秀这等枭雄人物,怎会为一房小妾,而断送了自己侠义的名声?传闻,这钟神秀是最为爱惜自己的名望羽翼的!

        再者,即便这钟神秀真的被灌了迷魂汤,被枕边风吹昏了头,答应小妾来给她兄长报仇,那肯定是在半年前,鱼龙帮灭了金剑门后没多久,便会派人前来寻仇。

        怎么会这大半年一点动静都没有,大半年过去了,突然派人前来?

        为何这陆天星又这么巧,正好路过这里?还替鱼龙帮解了围?

        真的是巧合吗?

        我家乡的一位智者说过,如果有太多的巧合连在一起,那就一定不是巧合,而是阴谋!

        这货,一定是早就与神秀山庄的钟神秀商量好了,让神秀山庄配合他演这一出苦肉计,让他成功混进鱼龙帮。

        陆天星赖在鱼龙帮已经十多天了,他绝对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对鱼龙帮有所企图!”

        沈炎层层剖析,似乎已接近了真相。

        企图?还是不可告人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集中到了冷凝雪的身上。

        鱼龙帮,不过是普通的江湖门派,在陆天星这种大人物的眼中,根本不入流,能有什么东西能让他心生企图?除了……

        冷凝雪!

        这位樊城数一数二的美人,有着大家闺秀不具备的侠气,是无数男子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嗯,这陆天星‘不可告人的企图’,一定是为冷凝雪而来了!

        就连冷凝雪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爹,是我害了你,害了诸位叔伯,害了鱼龙帮!”

        旋即,冷凝雪突然抽出长剑,架在了自己粉嫩如玉的脖子上。

        “陆天星,放过我爹和鱼龙帮上下,我就跟你走,当牛做马绝无怨言,如果你不答应,我现在就死在你面前!”冷凝雪决然说道。

        “雪儿,不要啊!爹就是死,也绝不让你受辱!”冷锋抽剑在手,随时要和陆天星拼命的架势。

        “师姐,你这台词和剧情也太老套了吧!”沈炎啧啧说道:“以死相逼?我说师姐啊,你是从哪来的自信,认为陆天星是为了你,才设了这么大一个局?你又是哪来的自信,认为陆天星会因痴迷于你,放过鱼龙帮上下?”

        然后,沈炎说了一句以后被誉为修行界笑谈的话。

        “师姐,你是下凡的小仙女,还是屁屁上,开了两朵大桃花?你的迷之自信,从何而来?”

        旋即,沈炎露出了蜜汁自信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