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十三章 隔壁王叔

第十三章 隔壁王叔

        当侯三鼓起勇气,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侯三的手没事,石狮的腹部位置,却多了个圆形的窟窿,将石狮腹部厚厚的金刚石,打了个对穿!!!

        这……

        侯三看了看自己的拳头,又看了看石狮腹部的窟窿,整个人都石化了,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一拳所造成的。

        当他走回沈炎的身边,整个人像是丢了魂一样,直勾勾看着沈炎。

        “炎哥……我真的是百年一遇的天才?那个窟窿,真的是我一拳打出来的?”侯三喃喃说道。

        “当然是你!”沈炎笑着说道:“我说了,我这个特殊技能,从来没看错过人!”

        “我……我是……天才?”

        “别怀疑,大声的喊出来,你是什么?”沈炎道。

        “我是天才!”侯三激动的说。

        “大声点,我听不见!”

        沈炎此刻就像美容美发店的店堂经理,大清早在鼓动员工自己扇自己耳光时的情绪,很高昂,很有感染力。

        “我是天才!!!!”侯三大声吼道,双眼都红了,眼眶湿润。

        沈炎伸手抹了一把被口水喷湿的脸,低声说道:“行了行了,那个卖咸菜的大妈都在看你了。”

        “看就看!我是天才我不怕被人看!啊啊啊……我是天才,我是练武奇才!!!”侯三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大吼大叫。

        沈炎:尼玛,给侯三洗脑洗过头了,瞧这小样激动的,洗脑洗的脑子都进水了。

        “先别激动,三儿,咱现在必须低调!隔壁说书的老王,不是说了吗,天才如天上流星,只有从天才蜕变成了霸主,才能高调,太嚣张,很有可能就早早陨落了……低调,咱必须低调!”

        沈炎苦口婆心,就怕吵了卖咸菜大妈的生意,她来了司马缸砸光,把菜缸砸过来。

        “隔壁说书的老王?我们鱼龙帮外面是一片树林子,哪有邻居?”侯三道。

        “哦,我记错了,是我家乡的隔壁老王……他和你母亲应该相熟。”沈炎支吾道。

        “咦?炎哥,你家隔壁住了户姓王的?巧了,我家隔壁也住了个姓王的,我小时候喊他王叔叔,他非常照顾我家,给我家挑水砍柴什么的。”侯三道。

        “额……这个王叔叔是不是每次给你家挑水砍柴,你爹都正好不在家?”沈炎好奇问道。

        “是啊!炎哥,你怎么知道?你会算卦吗,好厉害啊!”侯三很佩服。

        “他是不是对你很好,非常非常好?”沈炎又问。

        “对啊,对我比对他女儿二妞都好,就是后来我和二妞都长大了,王叔就不准二妞和我玩了,说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反正别的都行,就是不让我和二妞在一起。”侯三道。

        “哎……”沈炎轻叹一声:“你爹绿了,你可能不姓侯……不,是肯定不姓侯。”

        “炎哥你说什么,我没听清。”侯三道。

        “额,我是说,王三啊……不,侯三啊,你是武学天才这个秘密,暂时先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炎哥,那你是人吗?”

        “少贫!”沈炎笑骂:“其实,我还有几本家传的武功秘籍,由于我资质太差,所以从未修练过,一会儿回去之后,我拿给你,只要你勤加苦练,不怕苦不怕苦,日以继夜,风雨无阻,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最多十……天,就能打败陆天星。”

        “对!我一定可以……等等,炎哥,你刚才说的是十年还是十天?”侯三道。

        “十天!”沈炎信心满满。

        ——体内有了我沈炎千分之一的真元,一会儿回去再手绘几本宗门最低等的功法秘籍,如果这样,十天后还不能打败陆天星这等垃圾废柴,那你侯三就不是隔壁老王的儿子,而是二师兄老猪的种了。

        “炎哥又说笑,我要是十年后能和陆天星一样厉害,我都回老家,给我死去的爹娘坟上烧高香了。”侯三眼眶都湿润了。

        “额……问一下,你说的那个隔壁王叔,他可还健在?”沈炎问。

        “王叔在我娘去世后不久,就得了重病去世了。”侯三道。

        “还真是个重情义的汉子。”沈炎道:“记得回去祭奠时,顺便给你隔壁老王叔也上柱香!”

        “好的,炎哥!”侯三乖乖说道。

        哪怕他已经是天才了,还是都听沈炎的。

        “不管二妞有没有嫁人,千万别喜欢她,更不可以和她在一起!”沈炎道。

        说完,沈炎抹了抹嘴,丢下两个铜板,起身返回鱼龙帮。

        侯三屁颠屁颠跟在后面,追问道:“为啥?我为啥不能和二妞在一起?”

        看样子,侯三还真的喜欢隔壁老王家的二妞。

        “不行!绝对不行!”沈炎强烈反对:“除非你想让你们的孩子,比北街刘掌柜家那个流哈喇子,见人就傻笑还朝人吐口水的傻儿子更傻!”

        …………

        “炎哥,这是你家祖传的武功?”

        才跑去上了个茅房,就来到沈炎房间的侯三,看着手中几本册子,有些疑惑的问。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沈炎道。

        “这墨迹怎么还没干……?”侯三问。

        “额……肯定是一直下雨,受潮了。”沈炎看了眼窗外的大太阳说道。

        “你上次不是说,你爷爷和你爹都是砍柴的樵夫吗?怎么是祖传的……”

        “额……砍柴的怎么了?上山看到个山洞,或者失足掉下悬崖,说不定就获得这武功秘籍了,说书的不都这么说嘛,这就叫机缘,懂不!”沈炎道。

        “哦,懂了。”侯三居然还信了。

        这几册所谓武功秘籍,其实就是沈炎趁侯三上茅房的空隙,随手在纸上画的,还是那种带字的连环画,那画工,简直是惨不忍睹。

        沈炎的美术,绝对不是体育老师教的,而是食堂大妈手把手教的。

        ——另一只手还搂着沈炎小蛮腰的那种!

        “降龙十八掌,独孤九剑,一指禅,如来神掌,打狗棍法,凌波微步,九阴真经,九阳神功,葵花宝典,金品梅……”侯三一本本翻看,沈炎还著明了名字。

        “额,这最后两本秘籍,你现在还不适合修炼,先给我吧!”沈炎将写着葵花宝典和金品梅的两册‘手绘秘籍’抢了过来。

        “先练哪一种?”侯三看着一大堆‘武功秘籍’,有些犯难了。

        “你不是想打败陆天星吗?”沈炎问。

        “对!我要打败陆天星……炎哥,练哪一种能打败他?”侯三问。

        “每一种都可以。”

        沈炎道。

        “不过,既然陆天星是用剑的,那你就先练剑,到时候用他引以为傲的剑术击败他,彻底碾碎他的自信,将他的骄傲踩在脚下……爽,想想都爽,嘿嘿嘿,哈哈哈哈……”沈炎大笑。

        “哈哈哈哈……”侯三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停,停停停!”

        沈炎喊停道。

        “哈……咳咳……炎哥,怎么啦?”

        侯三的一声大笑,刚从丹田到喉咙口,硬生生又憋了回去,差点憋出内伤。

        “嘘……不能这么笑,我们两个躲在房间里,商量怎么对付别人,还笑的这么阴险,这是反派的套路,咱是主角,不能这么偷偷摸摸在背后算计别人!”沈炎道。

        “那应该怎么不偷偷摸摸呢?”侯三问。

        “应该这样……”

        沈炎打开了房间的窗户,捏着喉咙,模仿侯三的声音,嗷的一嗓子:“陆天星!我是鱼龙帮侯三,半个月之后,我要向你挑战剑术,将你打败,像狗一样把你踩在脚下!!!”

        声音传遍了整个鱼龙帮……

        “炎……炎哥,你……”侯三的脸又绿了。

        私底下雄心壮志,那也是嘴上说说,口嗨一下而已,可沈炎这是……下战书啊!

        “嗯,我帮你下战书了,不用谢哥,这是哥该做的。”沈炎还挺得意。

        “炎哥……我恨你,呜呜呜。爹啊娘啊,还有隔壁王叔啊,我完了,我完了啊!”侯三痛哭流涕。

        “完什么完!刚才不还信心十足,说要打败陆天星吗?怎么突然又怂了呢。”沈炎道。

        “说说是一回事,做又是另一回事嘛!说说又不要钱。口嗨一下嘛,现在可好,整个鱼龙帮的弟兄都听到了,说不定陆天星也听到了……”

        “所以你更不能怂啊!绝不能贪生怕死,畏惧怯战!哪怕是死,也不能丢了鱼龙帮的脸。”沈炎说道。

        “那我现在就去死好了!”侯三沮丧的说道。

        “三儿……三儿!别激动,深呼吸……你调整一下情绪,想想,自己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情?”沈炎无奈,只能再次给他洗脑。

        “什么?”侯三很懵。

        “再好好想想,石狮子……独孤九剑的剑谱……好好想想,你是谁?”

        “我……我是侯三啊……不,不对!我是天才!我一拳能打穿金刚石的石狮腹部,我是百年一遇的练武奇才!想起来了,我都想起来了!”侯三双眼又开始充血,激动的大喊大叫,就像注射了三吨鸡血。

        ——这哥们,真是又傻又天真,还无脑热血,不穿越去地球,不进入传销组织,被人欺骗被人耍,卖了自己的肾换爱疯,真是可惜了。

        “记住了,你可是真正的天才,区区陆天星算什么?潜龙榜第四又算什么?他……算逑!只要你潜心练剑,不出十日,必定可以战胜陆天星!”沈炎道。

        侯三又成了信心十足的热血少年。

        “有没有信心?”沈炎问。

        “有!”

        “大声点!”

        “有!!!”

        “再大声点!!!”

        “有!!!!!!”

        “好……你可以走了,找个地方练剑去吧,刚喝完豆汁,要睡会儿。”沈炎打了个哈欠,下了逐客令。

        “好!我练剑去……那啥,炎哥,就算我真成了高手,成了绝世强者,我也不会变的,我永远是你的三儿,你永远是我的炎哥。”侯三有些腼腆的说道。

        沈炎一怔,旋即笑骂道:“你这是表忠心还是表白啊!你长这么丑,我可不想和你组cp……滚滚滚,赶紧滚,说的什么话,恶心死了!”

        “好嘞炎哥……那今晚我就在那边角落里打个地铺了。”

        似乎沈炎的一连几声‘滚’,对他而言是认可,是夸赞,侯三顿时乐了。

        侯三指了指东边的屋角,抱着一堆‘秘籍’跑了,肯定是躲到哪个角落里,练剑去了。

        “这小子,尖嘴猴腮,面目可憎,长相猥琐,而且是极度之猥琐……不过,心眼还是不坏呢。”

        沈炎看着侯三离去的背影,偷偷抹了一下眼角,心里暖暖的。

        从地球穿越到这方世界,又经历了兵解转世,沈炎的心也随之越来越冷,他已经很多年没体验过,这种心里突然暖暖的感觉了。

        这种感觉,怎么形容呢,嗯……真特娘的!

        响彻鱼龙帮的一声吼,不仅传遍了整个鱼龙帮,传入了鱼龙帮大大小小近千人的耳中,同时也传到了刚从街市上,回到鱼龙帮的冷凝雪和……陆天星耳朵里!

        “陆少侠,这里肯定有什么误会。”冷凝雪硬着头皮解释道。

        她现在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掐死沈炎!

        ——沈炎模仿侯三的声音,别人或许听不出,但绝逃不过冷凝雪的耳朵。

        “误会?呵呵……”

        陆天星的嘴脸,露出一抹残忍的笑意。

        “侯三?我记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