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十二章 你其实是个天才

第十二章 你其实是个天才

        “炎哥,你怎么可以这样!”

        鼻青脸肿的侯三,在南市豆汁摊找到了沈炎,他泪流满面的哭诉,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沈炎是‘外乡人’,按理来说,除了本地人,外人很难适应豆汁那股‘醇厚’的怪味,可沈炎偏偏就喜欢喝豆汁,比樊城本地人都爱喝。

        他们哪里知道,沈炎前世的前世,可是地球华夏国,四九城的顽主,自幼被豆汁炒肝和卤煮喂大的。

        每次喝豆汁,才能让沈炎回忆起那段尘封已久的记忆。

        四九城的胡同,怀念啊!

        “炎哥,那陆天星可是杀人不眨眼的狠人,杀我这样的小人物,比杀只鸡还容易!!!”侯三揉着红肿的鼻子,委屈的嘟囔道。

        “鸡?你还真能标榜自己。在陆天星眼里,你最多就是只臭虫,用手指捻死你,都嫌你太臭,弄脏了他的手。”沈炎丝毫不留情面的说道。

        “炎哥,你就别嘲讽我了!”侯三道。

        “我嘲讽了吗?我的天呐!”沈炎模仿岳云鹏的夸张口吻说道:“我没有嘲讽,我是实话实说……臭虫君。”

        “总之,我差点被你给害死!”侯三愤愤说道。

        “放心,只要有师姐在,最多挨一顿揍,不会有什么危险的。陆天星很可能是个伪君子,但凡这样的人,都极度虚伪,又怎会当街杀人?最多……”

        “最多什么?”侯三追问。

        “最多半夜三更的时候,神不知鬼不觉的摸进你的房间,咔嚓……”

        沈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要知道,但凡是伪君子,都是心理极度阴暗,睚眦必报,绝不留隔夜仇的,你骂他狗,他不会让你看到明天的太阳。”沈炎一边吓唬侯三,还用眼角偷瞄后者的惶恐表情。

        心中还批评自己:沈炎啊沈炎,你怎会有如此恶趣味,侯三多好的狗腿……人啊,你怎能这样吓唬他呢?吓出精神病怎么办?吓出屎来谁给他洗裤子?这种坏习惯,必须……保持下去!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沈炎加上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还……还有比这更可怕的?”

        侯三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了凳子上。

        “三儿,但凡伪君子,都有那么些小怪癖,我老家有个叫岳不群的伪君子,他就把自己的小弟弟给割了下来!还有的,可能有龙阳之好,断袖之癖,半夜摸进你房间,用剑抹你脖子之前,说不定还要赏花的。”沈炎道。

        “赏花?赏什么花?”侯三不解。

        “当然是……菊花啊!”

        沈炎似笑非笑的说完,还哼起了陌生但很好听的小调。

        “菊花残,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花落人断肠……”

        “啪嗒……”侯三从凳子上滑落下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炎……炎哥,今晚我能在你房间睡吗?”侯三脸都吓绿了,用哀求的目光看着沈炎,颤声说道。

        “这个嘛……哎,我还真不习惯和一个男的同被而眠,要不你去一趟泰国吧……”沈炎道。

        “泰国是何处?北州十七国,并无此国啊!”侯三道。

        “额……此国神秘,并不在天元大陆,是一处海外仙岛,此岛国有一秘术,可让男子变身为女子。”沈炎摸着下巴说道。

        “这……这可是妖法,是邪术!”侯三咋舌不已。

        “你没说错,这的确是妖法,是邪术!此乃人妖之法,亚洲四大邪术之一……跟你说了你也不懂,总之晚上小心点就是了。”沈炎道。

        “炎哥……不,亲哥!你是我亲哥!”侯三是真的怕了。

        “真想在我房间里过夜?”沈炎道。

        “是!哥……”侯三甜腻腻的喊了一声。

        沈炎恶狠狠踹了侯三一脚,正如冷锋踹他一样。

        “死开,最特么讨厌男人撒娇了!恶心!”沈炎道。

        “那你还不是一样,在帮主面前撒娇,比这恶心多了。”侯三低声抗辩。

        沈炎一瞪眼:“什么?!”

        “没什么,炎哥……我是说你比那陆天星帅气多了。”侯三道:“什么潜龙榜高手,我呸!”

        “在背后说人坏话是不对滴……虽然你说的都是事实。”

        沈炎哈哈一笑。

        “晚上睡觉,打嗝磨牙放屁吗?”沈炎问。

        侯三一个劲的说不,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行,那就留你睡我房间了,不过同睡一张床是不可能的,你就在屋角支个地铺吧。”沈炎道。

        “好嘞,哥……”侯三感恩戴德。

        “哎呦,今儿个这是怎么啦,这大阴天的,这是要下雨啊,我这老寒腿啊,还有我这老寒腰呦。”

        磨盘那么大的太阳悬在天空,沈炎却睁眼说瞎话。

        “炎哥,我给你捶腿……炎哥这个力度行吗,要不要再重一点?”侯三伺候人还真是一把好手,不去皇宫里做个九千岁实在可惜了。

        沈炎喝着豆汁,一条腿放在长凳上,享受着侯三的按摩。

        “三儿啊,你这马杀鸡做的不错啊,有前途!”沈炎很享受的样子。

        侯三虽然不知道马杀鸡是什么,但沈炎夸他,他还是很高兴的。

        “真的有前途吗?”侯三问。

        “有!我家乡有一个地方,叫做洗浴中心或者桑拿会所,男人们一起在一个大池子里泡澡,完事以后就需要像你这种人去按摩,整个精油开背,推个油啥的,很有前途的,不过通常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子做这个行当。”沈炎道。

        “嘿!你按哪呢?你丫臭流氓!”

        沈炎小腹一紧,骂道。

        “三儿你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癖好啊?你不会内心还渴望陆天星晚上去房里找你,拔掉你裤衩,给你来一通收拾吧!”沈炎道。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侯三脸都吓的扭曲了。

        “哈哈,我跟你闹着玩呢,瞧你给吓的!”

        沈炎看似很随意的在侯三肩膀上拍了一下。

        “行了,别按了,到哥旁边来坐。”沈炎让出了半条长凳。

        “三儿,想成为像我师父那样的人物吗?”沈炎问。

        “当然想!”侯三一脸憧憬:“鱼龙帮,在咱樊城,除了城主府,谁都要给咱几分面子。鱼龙帮上千人马,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而这一切,都是帮主年轻时,一手创立的……我做梦都想成为帮主那样的江湖豪客,真正有身份的大人物。”

        “那你是不是想抢班夺权啊?”

        “那当然……不可能!”侯三还算反应机警,没有被沈炎套路到。

        “其实,你并非没有机会。”沈炎道:“我这人有一个特殊的本领,就是能隐约感觉到一个人的天赋,我感觉你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

        “什……什么?百年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侯三一脸懵圈:“炎哥,你是在和我说话吗?”

        侯三前后左右扫了一圈,看看沈炎是不是在对别人说话。

        “别看了!是你是你就是你,我们的……三儿,就是你!只是你的潜能,还没有被激发出来而已。”沈炎用动漫西游记的调调哼唱道。

        “炎哥,你又拿我开涮了……”侯三很无奈。

        “不!我是很认真的!我的这个能力,十分准确,从来没有出过错……你不相信?那好,我们来做个实验。”沈炎道。

        “什么是实验?”侯三化身好奇宝宝。

        “额……这些小细节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真的是一个武道天才,比那个陆天星天才十倍!”沈炎道。

        “炎哥,你在豆汁里掺酒了吧?一大早就喝酒,不太好,被帮主知晓了,少不得要挨骂的。”侯三道。

        沈炎哭笑不得。

        “我没喝酒,更没喝醉,所以现在说的绝不是胡话。侯三,相信我,我是认真的。”沈炎看着侯三的眼睛,很严肃的说道。

        “炎哥,你知道的,除了帮主,我最相信的就是你,为了你,我连大小姐的话都敢不听,为此还被大小姐揍过好几回的。”侯三道。

        “我知道!三儿,你对我是绝对忠心的,所以哥要赐你一场富贵……那啥,你看到那户人家门口的石狮子了吗?”沈炎手指向左侧说道。

        “那是宏员外家,那一对石狮,各重三千斤,乃金刚石所造,坚硬无比!”侯三道。

        “现在,你过去,随便选上一只石狮,使出全身力气,在它身上打一拳……记住,是全力一拳,去吧。”沈炎挥了挥手说道。

        “这……金刚石可比铁还硬,全力一拳,我的骨头可要碎了。”

        侯三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拳,可怜巴巴说道。

        “去!”

        沈炎不耐烦的再次挥手。

        侯三还想说话,见沈炎已露出不耐之色,一咬牙,朝宏员外家门口的石狮子又去。

        ——打就打吧,最多这只手废掉而已,又死不了人!

        侯三选择了左边的石狮,举起拳头,一咬牙一闭眼,嘴里喊了句‘娘希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狠狠一拳砸在了石狮腹部。

        轰……

        一声闷响。

        闭着眼的侯三,没有感觉到骨头断裂粉碎的剧烈疼痛。

        ……完了,肯定是彻底废了,连疼痛感都没有了,是不是要喊大夫截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