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十章 意念爆头

第十章 意念爆头

        没多久,晚宴结束了,除了沈炎的小插曲,其余都很和谐,宾主之间,其乐融融,鱼龙帮未叛变的一众长老和堂主,轮流给陆天星敬酒,奉承话十辆马车都装不下。

        推杯换盏间,气氛达到了顶峰……

        “陆少侠请。”

        “陆少侠,小心门槛。”

        “陆少侠,小心台阶。”

        “陆少侠,小心……额,小心……小心心。”

        一名四十多岁,风韵犹存的女堂主——红袖堂堂主殷红袖,见一名堂主和一位长老,一个让陆天星小心门槛,一个让陆天星小心台阶。

        她不甘落后,忙也跟着说了声小心,可一时半会儿的,又想不到让陆天星小心什么,心头一慌,支支吾吾,小心了半天,最后居然憋出了‘小心心’三个字。

        一个风韵犹存的漂亮阿姨,喊一个英俊帅气的小鲜肉‘小心心’,这就有点暧昧了。

        尴尬!

        十分尴尬!

        空气似乎凝固了,有人想笑,却硬是憋住了,脸憋的通红,最后都憋紫了,已然憋出了内伤。

        这……这尼玛。

        小心心,放在地球上,属于富婆对于包养小奶狗的昵称啊!

        陆天星的眼角,连着跳动了好几下,似乎在强压着怒火。

        ……堂堂潜龙榜排名前四的天才,有着‘南陆’之称的南晋国第一天才,居然被一个阿姨喊作‘小心心’,这是何等的耻辱?

        不过,陆天星居然忍了下来,没有发作。

        此时,冷凝雪从沈炎的身前经过,后者已经被彻底无视,没有人多看他一眼。

        仿佛,这个一手酒杯,一手酒壶的独饮少年,已经成了一团空气。

        “师姐!我有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必须要告诉你!”沈炎道。

        “什么事?”

        冷凝雪皱了皱眉,虽不想搭理沈炎,可毕竟他名义上还是自己的师弟,而且是唯一的师弟。

        何况,沈炎说话的样子还十分认真,似乎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告诉冷凝雪。

        “师姐,你难道就没有一点危机意识吗?实不相瞒,你虽是女主,但可爱又迷人的萝莉女二号已经出现,从今天,从这一刻开始,你可要对我好些,要不然,女二号很有可能逆袭成为女主角哦!”沈炎道。

        冷凝雪握剑的手,突然紧了紧……

        如果上天能给她一次杀人不偿命的机会,她一定把沈炎的这颗猪头给砍下来,看看里面是否都是浆糊与豆腐花。

        女主?女二号?逆袭?

        沈炎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一人他饮酒醉,醉了开始满嘴吠?

        “刚才我遇到个能飞天遁地的双马尾姑娘,跟神仙下凡似的,突然就出现在我面前,她说她仰慕我的才华,欣赏我的人品和文采,一口一个小哥哥的叫着,要不是我心中只有凝雪师姐一人,我早就跟她走了,做一对逍遥天地间的神仙眷侣。”沈炎趁机向冷凝雪表白道。

        冷凝雪很认真很认真,非常认真的盯着沈炎,看了他好久。

        沈炎心中窃喜:终于被我的真情所感动,不容易啊不容易……

        “光喝酒果真容易喝醉……来人,去宴厅里,给沈炎拿一碟花生米来……让他再喝点,说不定一会儿就不是仙女下凡,连王母娘娘都来陪他喝酒了。”冷凝雪嘲讽道。

        说完,一甩红袖,头也不回的走了。

        “你叫沈炎?”

        陆天星经过时,看似不经意的问道。

        “你叫陆天星?”

        沈炎学着陆天星轻描淡写的口吻说道。

        陆天星淡淡一笑:“其实,我挺欣赏你的,你至少比刚才陪我喝酒的人中,大多数人要强得多,至少你敢和那徐天白顶嘴,嘲讽挖苦,倒是一张伶牙俐嘴,不像他们那些人,虽未降,却低着脑袋做缩头乌龟,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你是在夸我?”沈炎笑嘻嘻说道:“哦,我懂了!你这是先褒后贬了……快吧,赶紧‘但是’,别浪费哥宝贵的时间。”

        “但是……”

        陆天星压低了声音,用只有自己和沈炎能听到的音量说道。

        “……蝼蚁,毕竟只是蝼蚁!我若是皓月,你连萤火虫都算不上。我若是天上的雄鹰,你便是地下的虫豸,怎么跟我比?

        你师姐确有几分姿色,我本对她并无过多念想,不过,你既然那样说了,我就让你知道,女人爱的,是怎样的男人!”

        陆天星此刻再不是那个风度翩翩的儒雅少侠,嘴角出现了一丝残忍的狰狞!

        皓月?萤火虫?

        雄鹰?蝼蚁?

        “哈哈……哈哈哈哈……”

        沈炎笑了。

        他已经好久没有这么发自内心的喜悦了。

        “那谁?哦,陆天星是吧?潜龙榜上的天才是吧?你是雄鹰是皓月,我是虫豸是萤火虫是吧?

        哈哈哈……搞笑,太搞笑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遇到你这么天真可爱又搞笑的年轻人了。

        如果我说,你在我眼里,其实连一只蝼蚁都不如,我要杀你,根本不需要一根手指,只需一个念头,你就要死翘翘,你信吗?”沈炎说道。

        “念起杀人?哈哈哈……你以为自己是神仙吗?别说是你这蝼蚁,就是天龙榜第一,江湖公认的第一强者,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龙五前辈,也不可能做到念头杀人的!

        他曾口中吐出一口真气,击杀一名五十丈之外的飞贼,被誉为江湖传奇,武林神话。”陆天星说道。

        他虽骄傲,可说到‘龙五前辈’时,却露出崇拜之色,想必这位天龙榜第一人,就是他心目中的偶像和追赶目标了。

        龙五?我还是赌神高进呢,我还是柳长街呢!

        五十丈,一丈三米左右,也就是在一百五十米外,用一口真气杀人……

        这也就是宗门外门弟子的水平嘛,这种实力,很难通过宗门的入门考核的,三个月的外门弟子试炼后,无法通过考核成为内门弟子,还不是从哪来回哪去?

        说实话,像这种货色,以前沈炎还是‘九师叔祖’的时候,给他提鞋都不配!

        不过,但凡被修行宗门选中,哪怕是被刷下来的外门弟子,也有他们的骄傲,外门的功法虽低级,也是修行功法。

        很多人回家后会继续修炼,等待五年一次的宗门收徒考核,再次冲击内门弟子。

        所以,世俗之中很少有他们的身影。

        说白了就是,尝过了山珍海味,又怎会去争抢一碗果腹的馊米饭?

        什么江湖侠客,什么天龙榜潜龙榜,这些人已根本不放在眼里。

        否则的话,随便一个落选的外门弟子,想必都能将什么潜龙榜,天龙榜上的第一,轻松打败吧!

        一但尝过了修行的滋味,世俗武功与权势名望,就是鸡肋般的存在,根本不值一提!

        层次!

        这就是层次的不同!

        荒野狼王,又企会贪图野狗的午餐,与野狗抢食?

        “本想按照剧本,现在先忍你,然后来个扮猪吃老虎,最后逆袭,啪啪打脸,这样不但可以在师姐面前牛叉叉一把,读者看着也喜欢。不过……你这张脸,实在太令人讨厌了!

        我长得帅,你凭什么跟我差不多帅?你也配长得好看?不,你不配!

        还有,你凭什么、有什么资格一脸傲娇?谁给你的自信,可以容你肆无忌惮的骄傲?就因为你是什么潜龙榜第四?就因为你是什么‘南陆’?什么玩意儿!

        瞧你摆的这张臭脸,全北州的劳动人民都欠你钱,还是非礼你娘亲了?”沈炎一通贬低。

        陆天星竟被沈炎骂的懵圈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愣在了那里。

        走到哪里都被高高捧着的陆天星,哪里挨过这样的羞辱?

        “好吧,其实我是超级高手,我摊牌了!

        今儿个我就不按剧本走,不玩扮猪吃虎的游戏了。

        哥让你瞅瞅,什么叫意念杀人!”

        沈炎目光一凛,原本玩世不恭的脸,突然变得异常严肃。

        不知为何,陆天星接触到沈炎的目光,心头突的一寒,往后退了两步,心中刚涌起的滔天怒火,也被浇熄了一大半。

        旋即,他想到自己可是潜龙榜前四的强者,居然会被一只小蝼蚁吓到,真是羞耻啊!

        所以,他必须要用沈炎的鲜血,来洗刷自己的耻辱。

        沈炎已经感觉到陆天星的杀气,知道他随时都会向自己出手。

        陆天星出手的那一刻,同时也是他死亡的一刻!

        沈炎已然从‘一千零一种死法’中,帮他选择了一种……意念爆头!

        可就在陆天星的怒火即将到达顶点,即将出手的刹那,却突然又将怒意和杀意,强行压制了下去。

        这是什么情况?

        不动手杀我了?

        那我要不要杀你呢?

        沈炎有些为难了……

        你怎么能不杀我?你为什么不杀我?你不杀我,我怎么杀你?

        沈炎很生气!

        于是,沈炎瞪大了眼睛,脑袋晃来晃去,左瞪右瞪。

        “知道什么叫用意念杀人吗?今天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看着我的眼睛,快看着我的眼睛……我要杀死你,用眼神杀死你!”

        沈炎化身为樱木花道,要用眼神杀死对方。

        陆天星的眼角,又开始抽搐。

        有生以来,他从没像现在这么迫切的想要一个人死!

        他的手很痒,真的很痒。

        他的小手指上就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在啃,他的小手指不停的抖动轻颤,如有跗骨之蛆,只有拔剑,唯有拔剑,方能止痒……

        怎么办?

        陆天星一咬牙,最终选择了……忍!

        忍!

        陆天星居然忍了,只冷哼了两声就转身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