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七章 潜龙榜第四

第七章 潜龙榜第四

        白衣少年看着老者,目光冷冽。

        “你叫徐天白?我知道你,一个不入流的老家伙而已,根本不配知晓我的名字。

        若神秀山庄的庄主亲来,要是赶上我心情好,也许会告诉他……你?不配!”持剑少年傲然说道。

        “卧槽!这哥们早上出门忘了刷牙吧,这么大的口气!”沈炎悄声对侯三说道。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啊!这个什么叟的,刚说别人不配做人,只配做狗,现在自己也被人羞辱,说他连人家名字都不配知道,哈哈……墙上这个臭屁小子虽然又狂又傲,目中无人的样子让人不爽,可他羞辱徐天白的样子,真的又嚣张又帅啊!”侯三一脸崇拜的样子。

        很明显,侯三已经被这白衣少年,实力圈粉了。

        “……额,当然了,炎哥比他更嚣张更帅!”

        侯三见沈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浑身一个激灵,赶紧拍马屁说道。

        “没事,哥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像这等风流少侠,心生仰慕,乃人之常情。这样,一会儿你在院里摘一朵小雏菊,将你的雏菊洗干净了献给他,他定会心生欢喜的。”沈炎道。

        “真的可以吗?送菊花会不会有点不尊重?”侯三道。

        “不不,说不定人家少侠就好这一口呢!总之,你听哥的准没错。”沈炎道。

        “行!我听炎哥的。”侯三很认真的说道。

        那边,徐天白的脸都气红了,怒极反笑。

        “嘿嘿……这是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乳臭未干小子,大言不惭,不知天高地厚,我就替你家长辈,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涨点记性,这么嚣张,以后早晚要吃亏的!”徐天白冷哼说道。

        “嚣张怎么了?不嚣张能叫年轻人吗?”

        说话的不是白衣少年,而是......沈炎。

        连徐天白都傻眼了,简直是哭笑不得:这个不知死活的小东西,怎么哪哪都有他啊。

        “那个谁,白衣小帅哥,你来的正好,千万别给我面子,这老货就是欠抽,替我好好教训他。”沈炎道。

        “蝼蚁一般的东西,老夫先送你归西。”

        徐天白终于忍无可忍了,沈炎这个跳梁小丑,他根本没放在眼里,之前没像捏死臭虫一般捏死他,是不屑动手,不想脏了自己的手。

        可沈炎就像一只不怕死的绿头苍蝇,整天在他耳边嗡嗡嗡,徐天白已顾不得江湖地位,决定先拍死了沈炎这只苍蝇,让自己耳根清净了再说。

        徐天白的袖子,像进了风的羊皮口袋。

        冷锋大喊一声不好,持剑想救援,已然来不及了,眼看着沈炎就要被震出内伤,五脏俱裂,吐血而亡。

        ‘唰!’

        一道白色身影,宛若惊鸿,众人眼前一花,尚未明白是怎么回事,远处三丈高围墙上的傲气少年,已挡在了沈炎的身前,一剑刺出......

        这一剑,无法用言语形容,它极快,又极慢,有十数道残剑幻影。

        一剑刺入徐天白宛若鼓风一般的衣袖之中,竟有金属碰撞的鸣金之声。

        徐天白的衣袖,在一瞬间,化作了千丝万缕的布条,他的手臂,像是熟过头的西瓜,被人狠狠踩了一脚,瞬间炸裂,化作一团血雾。

        ‘噗......’

        徐天白口中,喷出一道高高的血柱......

        “卧槽!这老货,本事稀松平常,喷血喷的倒是很有气势,不比对王之王对穿肠差......三儿,去拿个脸盆接些血水,一会儿煮熟了喂给旺财吃。”沈炎道。

        “残影剑?!你......你是......陆天星?”徐天白露出了惊恐之色。

        陆天星?!

        冷锋同样露出震惊之色。

        白衣少年冷哼一声,算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残影剑法,正是陆天星的独门剑法。

        北州十七国,江湖门派无数,像鱼龙帮这样的帮派,区区樊城地头蛇,在流夏国也仅仅是三流,与‘神秀山庄’这等一流势力,完全不在一个层次。

        可神秀山庄,也就是流夏国的‘地头蛇’而已,放眼整个北州,也仅是三流的门派罢了。

        鱼龙帮帮主冷锋和神秀山庄的庄主钟神秀,在那些真正的绝顶高手眼中,也没什么大区别,只是一只小蝼蚁和一只大蝼蚁罢了,都是轻轻一抬手指,就能够随意捏死的存在。

        北州十七国,有‘天龙榜’与‘潜龙榜’,天龙榜是成名已久的绝顶高手,排名前一百的,可以上榜。

        潜龙榜,顾名思义,是年轻一辈翘楚的排行榜,三十岁以下的才有资格上榜,与天龙榜一样,也是最厉害的一百人才有资格上榜。

        神秀山庄庄主钟神秀,紫金神功与排云掌,早已出神入化,如火纯青,扬名江湖数十年,威名赫赫,在流夏国,除了为数不多的几名老怪物,谁都要给神秀山庄,给钟神秀几分面子。

        然而,钟神秀年轻时,也只是在潜龙榜的最后一位——第一百的排名上,呆过不到半个月,就被人给挤出了榜,之后再没有机会上榜。

        至于年过三十后登上天龙榜,恐怕钟神秀连做梦的时候,都没有胆量梦见自己能上榜。

        年轻时曾短暂上过‘潜龙榜’,虽是吊车尾的最后一位,却也是钟神秀最引以为傲之事了。

        而眼前这位白衣少年陆天星,来自北州十七国之一的南晋国,潜龙榜排名……第四!

        潜龙榜时常有变化,或有年轻高手横空出世,或有人早早陨落,在潜龙榜上彻底消失,然而,近三年来,潜龙榜前五名,却是雷打不动的五人。

        “东王西萧,南陆北陈,中神通。”

        “东阳王柳,西城萧风,南晋陆天星,北海陈玄,再加上当世公认的年轻一辈最强者,连续三年占据潜龙榜第一的……符神通。”

        “眼前这位年纪不过十七八的白衣少年,竟是‘南陆’陆天星,我鱼龙帮这回有救了。”

        像这等江湖秘辛,普通江湖中人是根本不可能知晓的,冷锋也是从一位江湖前辈口中,偶尔听来,才知道这世上有如此多的高手,还有‘天龙榜’和‘潜龙榜’这种东西。

        他悄悄将这些,轻声告诉沈炎,原以为沈炎会露出震惊向往之色,不料这位‘好徒弟’却只是伸出食指,扣了扣鼻孔,发现食指太粗,又换了小拇指,一阵掏挖,卷出一坨黑乎乎的东西,用力一弹,不见了踪迹……

        旋即,沈炎用不屑的口吻说道:“什么天龙榜、潜龙榜,师父,你信不信,我刚才弹出的那一坨鼻屎,足以弹死至少五十个,天龙榜排名前五十位的绝世高手……你信不信吧!”

        “你看为师像是早上没吃药吗?”冷锋哭笑不得。

        自己怎就遇上了沈炎这么个二五眼,不学无术也就罢了,牛皮还能吹上天,可冷锋偏就喜欢这小子,从骨子里喜欢!

        他知道沈炎对冷凝雪有意思,说真的,冷锋嘴上不说,心里还真的认可,将来让沈炎做自己的女婿,将鱼龙帮交到他的手上,冷锋就是死也瞑目了。

        “今天我心情好,不想杀人。你这老狗,滚回去告诉钟神秀,就说鱼龙帮这事,我陆天星管了,有本事冲我来,若再敢明里暗里找鱼龙帮生事,我定取他项上人头……滚!”

        陆天星收剑入鞘,傲然说道。

        神秀山庄的人,已然被吓破了胆,搀扶着喷了三斤老血,还爆了一条手臂,成为伤残人士的徐天白,风风火火的来,丧家之犬般走,颜面扫地。

        ‘神鞭无影’胡三娘,离去时深深看了沈炎一眼,狂野而炽热。

        沈炎的目光,不仅没有畏惧躲避,还暗送了一波鼓励的秋波,仿佛在用眼神告诉胡三娘:来吧,狠狠的蹂躏我,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

        “竟是南晋来的陆少侠,在下鱼龙帮帮主冷锋,对陆少侠的侠名,仰慕已久,今日能得见陆少侠真容,三生有幸!”冷锋拱手说道。

        “冷帮主客气了。”陆天星淡淡说道。

        “师父,你这马屁拍的不错啊,不过距离徒儿的马屁神功,还是有些差距的。”沈炎嘴唇微动,在冷锋的耳边,小声嘀咕道。

        冷锋瞪了身旁的沈炎一眼,继续恭维道:“今日若非陆少侠横空出世,冷某和鱼龙帮上下,恐怕都要遭受不测了,大恩不言谢,但凡有用得着冷锋和鱼龙帮的地方,陆少侠尽管开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冷帮主言重了,举手之劳,不足挂齿。陆某去国游历,来到流夏国,途经樊城,赶巧路过此地,遇到此等不平之事,自然是要管上一管的。”陆天星说道。

        此刻,他少了三分傲气与杀气,多了两分儒雅之气,若是将长剑换成了古书,就是十足的翩翩儒雅公子了。

        “想必钟神秀不敢再派人前来寻事了,陆某还要四处走走看看,冷帮主,诸位……就此别过了,后会有期,告辞!”

        陆天星执剑行礼,转身便要离去。

        “陆少侠,你若就此离去,冷某真是愧对先人了。无论如何,还请陆少侠在鱼龙帮住上两天,喝几杯水酒,让冷某尽一尽地主之谊。”冷锋道。

        “这……”陆天星面露为难之色,最后还是无奈的答应了:“冷帮主这般好客,既如此,那陆某讨扰了。”

        “陆少侠能在我鱼龙帮住上几宿,真是令我鱼龙帮蓬荜生辉啊!”

        冷锋旋即吩咐沈炎。

        “还不速去前院,将最好的房间收拾干净,留待陆少侠歇息……快!”

        “师父,你说就说嘛,踹我屁股干嘛!”沈炎拍了拍屁股,裤子上面,明显有一个很大的鞋印。

        “陆少侠,请到前院大厅奉茶。”

        冷锋客套的说道。

        旋即,他大喝一声:“来人,将吴堂主等四人抓起来,关入地牢,严加看管,将武清的尸首,丢去乱葬岗……记住,不要给他买棺材,他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