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我师弟太不稳健了在线阅读 - 第三章 小心遭雷劈

第三章 小心遭雷劈

        柳四海心思百转,心中打定了主意,正要开口,最后一次劝说冷凝雪弃剑投降,正当此时,却见一名身穿甲胄的武将,走上楼来,身上鳞甲碰撞,发出金属的叮当声,身后还跟着一队手持长矛的甲兵。

        “哎呀,徐参将,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快,快请坐,和兄弟们一道,喝杯水酒。”柳四海道。

        客套中,带着一丝谄媚的味道,对此人似有几分忌惮。

        此人正是城主府参将徐若虎,城主的爱将,左膀右臂,深受城主器重。

        柳四海的妹妹虽得宠,但毕竟只是城主的小妾,而且已经是第二十几房小妾了,如何能与爱将徐若虎相提并论?

        “不必了!”

        徐若虎冷着脸,丝毫不给这位‘城主大人的小舅子’面子,目光落在冷凝雪身上时,才有了一抹难得的笑意,似长辈见到了宠溺的晚辈。

        “徐伯伯。”冷凝雪行了个晚辈之礼。

        “雪丫头出落的越发标致了。”徐若虎笑着说道。

        旋即,他淡淡扫了一眼柳四海,说道:“开门迎客,和气生财。区区一餐的银钱,付了便是,莫要生事。”

        “徐将军,不是柳某人有意生事,实在是鱼龙帮这小子欺人太甚。”柳四海沉着脸说道。

        “本将说了,此事就此掀过,莫要再提。”

        徐若虎一拍桌子,冷然一笑,眼角那条刀疤,显得异常狰狞。

        “莫要仗着虞夫人在城主大人面前得宠,便这般目中无人,此刻城主大人正在城主府阅看文书,你我一道去城主府如何?看城主是罚你还是罚我!”徐若虎冷哼道。

        柳四海连说不敢。

        冷凝雪在徐若虎的护佑下,带着沈炎和侯三,走出了醉仙楼。

        离去之前,冷凝雪还在桌上放了一锭足有百两重的银子,替沈炎二人付了酒钱。

        “多谢徐伯伯出手相助。”

        醉仙楼外,冷凝雪再次想徐若虎行礼。

        “若非你父亲在醉仙楼安插了耳目,及时得到消息,又快马加鞭派人知会于我,今日之事,怕是很难善了。”徐若虎道。

        整座樊城,知道徐若虎与冷锋真正关系的,屈指可数。

        二人乃生死之交,更是八拜之交,结拜的兄弟。

        说完,徐若虎狠狠瞪了一眼‘罪魁祸首’沈炎,冷哼一声,带着属下士兵离去。

        ......

        沈炎:“凝雪师姐。”

        “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师姐就是师姐,不要连名带姓的喊。”冷凝雪说道。

        那厌恶神色,就差说出‘你不配’三个字了。

        “好的凝雪师姐......我记住了凝雪师姐。”沈炎道:“我忘了和柳四海说句话了,凝雪师姐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好吗,凝雪师姐。”

        冷凝雪:“......”

        若不是父亲的缘故,冷凝雪早就一剑绞了沈炎的舌头,让他下半辈子休想再开口说话了。

        沈炎一溜烟跑回醉仙楼,咚咚咚,一阵脚步声,便上了二楼。

        柳四海正将一肚子的怒气发泄到小二等人的身上,一口一个‘废物’的痛骂着,却见一个脑袋从楼梯下,探了出来。

        “柳老板,这是在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吗?”沈炎一脸贱笑。

        “你还敢回来,找死!”

        柳四海见是去而复返的沈炎,当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

        “柳老板,我回来是想告诉你:像你这般赶尽杀绝,不给别人留丝毫活路,小心遭雷劈!”

        沈炎说完,一缩脑袋,溜了。

        刘四海等人想追,却早已来不及了。

        “沈炎小子,给我等着,早晚有一天,我要剥了你这一身青皮,把你的贱肉剁碎了喂狗!”刘四海指天发誓。

        ......

        才等了没多久,沈炎从醉仙楼里出来,跑到了冷凝雪和侯三的身前。

        “你干什么去了?”冷凝雪有些好奇的问。

        “额,没什么。”沈炎道:“我只是给了柳四海一个善意的提醒,让他出门时戴个避雷针,他这么卑鄙无耻下流阴毒,很容易遭雷劈的。”

        冷凝雪正好奇何为‘避雷针’,只听得一声巨响。

        轰隆隆......

        碧空万里的天穹之上,毫无征兆的轰隆声,晴天霹雳!

        白光一闪,九天之上,降下雷霆,竟劈在了醉仙楼的楼顶,留下一个贯穿的大窟窿。

        这道天雷说来也奇怪,没有劈到酒楼内别的客人,正巧落在了老板柳四海的脑袋上......

        “啊啊啊......”

        犹如杀猪般的惨叫声,柳四海须发被雷击而倒竖,连衣服都被灼烧,糊了......

        柳四海被雷击之后,轰然倒地,生死不知——即便不死,恐怕以后也将成为一个大小便失禁,生活不能自理的伤残人士。

        “炎......炎哥,你这张嘴可真毒啊!”侯三咂舌。

        天上没有一丝乌云,这霹雳雷霆,说来就来,真是奇哉怪也,思来想去,侯三只能将之归结为沈炎实在太过毒舌了。

        “我说的话,真有这般灵验,犹如言出法随?不行,那我可得试试。”沈炎道。

        “怎么试?”侯三不解道。

        沈炎道:“听说你娘亲年轻时是村里的村花,数一数二的美人胚子,如今虽已年过四十,却还是风韵犹存,我想让你娘帮我......”

        侯三一声惨叫,双手死死捂着耳朵,口中喊着‘我不听我不听’,惊恐的跑远了。

        “......帮我做件过冬衣服而已,瞧给你吓的。”沈炎道。

        他故意将侯三唬走,就是想和冷凝雪有短暂单独相处的机会。

        冷凝雪看着身后醉仙楼楼顶,被雷霆霹雳击穿的大窟窿,惊魂未定。

        沈炎:“师姐,你相信有前世今生,相信在我们所处的世界之外,还有另一个世界吗?”

        “什么世界?”冷凝雪道。

        沈炎:“一个叫做地球的星球,所有人都生活在地球上,有一个叫沈炎的小子,曾和一个叫小雪的女生,一起去听了刘x华的演唱会,在演唱会上,二人突然被一道奇怪的雷霆劈中,瞬间气化消失,去到了另一个世界。师姐......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你不仅是个无耻的泼皮,脑袋也有问题,总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胡话,真不知道爹怎就那么赏识你。”冷凝雪道。

        沈炎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跟她说这种乱七八糟的胡话了,上一次还跟她讲了个故事,一双情侣执行任务,发生意外,双双穿越什么的,简直莫名其妙,不知所谓。

        冷凝雪现在是越发厌恶这个所谓的‘师弟’了。

        ......

        这时,一个浑身被雷电劈中,像从墨池里爬出的焦黑人影,在一帮人的簇拥搀扶下,从醉仙楼里走了出来。

        “卧槽!醉仙楼又出新菜品了?这道碳烤脆皮猪,火候过了,烤焦了嘛。”沈炎站在不远处,摸着下巴揶揄道。

        “闪开,都给我闪开!”店小二大声喊道:“谁去悬壶医馆传个话,让刘神医赶紧过来!就说醉仙楼的柳四海柳老板让雷给劈了,让他速速前来医治。”

        围观者们,这才知道原来这道某人口中的“碳烤脆皮猪”,居然是醉仙楼被雷劈的老板,柳四海!

        “柳四海啊,我没说错吧?你做事这么绝,肯定会受到天谴的,这不就被雷劈了嘛。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小海子,以后可要听我的话,不然还要倒霉的。”

        沈炎幸灾乐祸的朝柳四海所在的方向喊道。

        柳四海已被雷劈的浑浑噩噩,受了重伤,可一听到沈炎的声音,猛的抬起头来,黑炭一般被灼伤的脸上,一双血红的眼,犹如凶兽一般,无比怨毒的盯着沈炎。

        他喉间发出刺耳的“咯咯”声,无比沙哑的声音说道:“小狗贼,我定要将你碎尸万段,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

        “轰隆……”

        又一道晴空霹雳,瞬间落下,竟又劈在了柳四海身上,连同搀扶他的小二,也受了池鱼之殃,被劈的飞了出去。

        “瞧瞧,大伙瞧瞧,这就是不听老人言,不听好人劝的下场!苍天有眼,举头三尺有神明,大伙儿以后都注意些,话不可以乱说哦!”沈炎道。

        “狗……狗贼子……”

        柳四海不知道是真的硬气,不信天地鬼神,还是被前后两道雷给劈傻了,躺在地上,犹如一截烧焦的黑炭,口中却还在骂沈炎狗贼。

        “这……这柳四海,命可真够硬的,被两道雷劈中,居然还能活下来,牛叉叉啊!”

        侯三咋舌不已,居然还学起了沈炎的口头禅……牛叉叉。

        “一道雷两道雷劈不死,那如果再来个三四五道呢?”沈炎邪邪一笑。

        侯三看着沈炎的笑容,心底突然生出一股很不祥的预感。

        嗯,好像有大事要发生……

        “轰……”

        “轰……”

        “轰……”

        不等侯三开启第六感预测,脑洞尚未开大,耳边传来三声巨响,震的人耳朵嗡嗡,很多人被吓的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裆部已湿了一大片——居然有好几个被吓尿的。

        轰……

        第三道雷劈在柳四海身上,柳四海像被人狠狠摔在地上的青蛙,好一阵抽搐。

        轰……

        第四道雷劈在枯木一般的柳四海身上……

        “咘……”

        柳四海没有再抽搐,甚至连动都不曾动一下,只是放了个花生味道的大响屁……

        “哇塞!被雷劈成这样,还想着释放自己,在雷霆中放空肉身,洗涤灵魂……这个屁,嗯,牛叉叉啊!”沈炎啧啧说道。

        轰……

        第五道惊雷落下,电蛇犹如巨蟒,翻涌着狠狠砸在已经放空自己的柳四海身上。

        柳四海如枯焦木炭的身体,被雷劈的都深深陷进了泥土里。

        安静……

        出奇的安静……

        醉仙楼门口,看热闹的至少上百人,这一刻,鸦雀无声。

        侯三能听到右边两名年轻妇人的呼吸声,很娇媚,很急促,听的侯三也呼吸急促了。

        还有左边的大婶……麻烦你出门之前先漱漱口,嘴巴真的好臭!

        “这……这柳老板,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人神共愤的事,居然被雷追着劈了五次,这……”

        侯三失神的喃喃自语,和大多数人一样,抬头看天,可天蓝日明,连一朵白云都没有,更别说乌云了。

        “肯定是偷看了八岁小女孩和她八十岁的祖姥姥一起洗澡,说不定连旺财的妈妈,那条瘸腿狗都不放过,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嗯,绝对是这样的!”

        沈炎频频点头说道,到了现在,他还念念不忘,往柳四海身上泼脏水。

        “你……你是扫把星转世吗,说什么都能应验,嘴也太毒了!”冷凝雪道。

        在她和侯三看来,柳四海就是被沈炎活活咒死的啊!

        “我真这么厉害?说什么都能应验?那我试试……师姐,你现在就爱上我,回去就洞房,后天就成婚嫁给我!”沈炎道。

        “你做梦!我就是死也不会喜欢你这种无赖小泼皮的,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冷凝雪知道沈炎喜欢自己,但这丝毫不能减少她对沈炎的厌恶之情——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简直是得了失心疯,痴心妄想。

        “师姐,这大庭广众的,你多少给师弟亿丢丢面子嘛。你这么说,我真的很没排面的。”沈炎道。

        冷凝雪连看都不愿再多看沈炎一眼,鼻孔里冷哼一声。

        “师姐,你冷哼的样子都这么美,挖鼻孔的样子一定更美......比如花还美。”沈炎不依不饶。

        ‘呛啷......’

        一声剑鸣,冷凝雪已将长剑,从剑鞘里拔出了一半。

        她虽不知道‘如花’是何许人也,但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冷凝雪猜测,沈炎绝不是在夸自己。